•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三章

    发布时间:2021-04-20 00:00:17   


    在这样的场合下,突然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我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一下子愣住了。

    林美玉接过女儿手中的雨伞,回头跟我告别:“小袁,我走了……咦,你怎么了?”

    少女看到我的呆样儿,也忍不住扑哧一乐。

    我这才回过神来,明知故问:“这是……你女儿?”

    林美玉呵呵一笑:“怎么,我们娘俩长得不像?”

    “不是,不是。”我连忙摆手。

    母女俩相视一笑,出门走了。

    整个中午,我跟丢了魂似的,眼前都是刚才那少女的影子,她那俏笑嫣然的摸样仿佛还在门口定格。这么可爱的女孩,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斤小姐啊,怎么她的父母是这种人:一个是照相馆里形容猥琐的秃顶老头,一个是打扫卫生的临时工,我不由得慨叹命运的不公。

    然而,另外一个念头浮上我的脑海,既然这样,这个少女就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而且她母亲就在我身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我能讨好林美玉,我就有希望得到那个少女。

    假如我能跟这个少女共度今生,我将是多么的幸福啊!我第一次感到人生是如此美好……

    下午,大雨仍在不停地下,同事们纷纷回家了。我不愿意回到自己的单身宿舍,就仍旧在办公室里看书。

    然而,我的心思根本不在书上,两只耳朵仔细倾听着走廊里的动静,我多么希望林美玉下午能来,我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她。

    可惜,直到下班,整座大楼依然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来。

    我自嘲,这么个鬼天气,林美玉自然不会来了,你心急如焚,人家又怎么会知道?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单位,林美玉正在打扫卫生。我走到她身边,小声说:“干完活了,到我办公室吧。”

    林美玉看着我,笑着点点头。

    我出去买了点水果和瓜子,匆匆赶回办公室,一路上很怕同事们发现,那这些东西肯定会被他们瓜分殆尽。

    幸好还没人来上班,我回到办公室,将零食摆好,便等着林美玉过来。

    时间过得真慢啊,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忍不住起身在屋子里来回地踱步。

    终于,林美玉推门进来了,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竟然有点慌乱,说话也有点结巴:“林……林阿姨,快过来坐,吃……吃点儿瓜子吧。”

    林美玉笑得更欢了,袅袅娜娜地走过来坐在椅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用甜得有些发腻的声音问我:“小袁啊,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啊?”

    我居然不敢跟她对视,因为我发现她的眼神好像喷射着火焰,我低头吭吭哧哧地说:“没……没什么事,就是想跟阿姨聊……聊天。”

    林美玉咯咯一笑:“你个小家伙,肯定是居心不良,说吧,有什么事?”然后冲我一努嘴,“去,把门关上。”

    我不假思索地赶紧去把门关严,回来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刚开口说:“林阿姨……”

    林美玉打断了我的话,嗔怪道:“别叫阿姨,好像我多老似的,叫我‘姐姐’吧。”说着,竟然起身来到我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头,将脸凑到我的跟前,发嗲的声音说道,“我的傻弟弟,有什么事跟姐姐说,姐姐都答应你……”

    我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如果她不是我梦中情人的母亲,我肯定起身躲开了,可我现在怎么敢得罪她呀?看来,她是会错意了,以为我对她献殷勤是想占她便宜,居然主动迎上来了。

    怎么办?实话实说,我看中的是你的女儿而不是你?那这女人肯定会恼羞成怒,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唉,我还是逢场作戏,见机行事吧,只要能让她高兴,我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想到这里,我顺势抚上了她放在我肩头的手,脸上带笑地对她说:“是怪我,你这么年轻,我怎么能叫你‘阿姨’呢?”

    林美玉又是一阵咯咯的轻笑,将身子凑得离我更近,另只手竟然抚摸我的脸庞,调笑道:“知道错了就好,那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姐姐说怎么罚我都行。”

    林美玉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娇笑道:“真乖,让我想想怎么罚你……算了,今天先放过你,以后再跟你算账。”说着,又是一声轻笑,扭身回到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冲我俏皮地眨眨眼。

    我暗暗地长抒一口气,这才惊讶地发现,林美玉跟她女儿真的很像,不但是五官长相,就连神态、语气甚至笑声都很像。幸亏女儿继承了母亲的基因,如果长得像她爸爸,那可真没法看了。

    我的神态渐渐地放松了,便开始跟她拉家常:“你老公在哪工作?”

    林美玉顿时神色黯然,不耐烦地说:“别提那个死鬼,他在照相馆上班,马上要退休了。”

    “那你女儿呢?”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你说我家方芳啊?她马上接死鬼的班,也去照相馆。”提到自己的女儿,林美玉的神色才和缓过来。

    哦,我的梦中情人的芳名叫方芳,多好听的名字啊,我暗暗记在心里。

    “你女儿多大了,有对象了吗?”我有点迫不及待。

    “今年十八了,还没呢。”

    哦,跟我同岁,就是不知道谁的月份大。

    林美玉忽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狐疑地问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是不是看上我女儿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不……不是,我怎么高攀得上呢?”

    林美玉认真地打量着我:“你个坏小子,怪不得今天这样,原来真的是有事!

    不过,你如果没有对象,倒也不是不行……”

    我顿时喜出望外,追问:“真的,林阿姨你不是在哄我吧?”

    “看你那猴急样,行不行我说了又不算,我闺女看没看上你可也难说,即便是方芳看上你了,我们家是那死鬼说了算,他要说不行,你也是白搭!”林美玉说到后面,语气有些发狠。

    我顿时有点泄气,是啊,八字没一撇呢,我激动个啥?

    林美玉看着我,忽然扑哧一乐:“不过,你讨好我是没有坏处的,我倒真愿意当你的丈母娘。”

    我心情一下子好转,猛点头不迭。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同事们陆续来上班了。林美玉起身来到我身边,伸手在我脸上扭了一把,咯咯一笑,转身走了。

    过了没几天,林美玉来到我办公室,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一边递给我,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我跟方芳说了,她不讨厌你,这是今天晚上的两张电影票,你晚上七点在电影院门口等她。”

    我心中狂喜,赶紧掏钱:“林……姐姐,怎么能让你花钱,给你!”

    林美玉又是一阵咯咯的娇笑:“我喜欢你叫我‘姐姐’,可你要是跟方芳成了,还喊我‘姐姐’?算了,钱就别给我了,记得你欠我两次人情了啊!”说完,就起身出去了。

    我手里捏着钱楞在那儿了,这么容易?命运之神也对我太好了!

    下午,我去理了发,又洗了个澡,草草地吃了点饭,就赶紧穿衣打扮,直到自己感觉满意了,才直奔电影院。

    到那里一看表,离开演还有一个小时。我买了些零食拿在手上,便眼巴巴地看着前面,期待着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出现。

    等啊等,我望眼欲穿,可电影都开演了,还没见到方芳的身影。

    我的心一点一点地凉了,心想,莫非她不来了?

    又过了五分钟,我的心彻底凉了,看来我是空欢喜一场了,便想回去,方芳不来,我哪有心情看什么电影!

    就在这时,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是方芳!我的心情从极度的沮丧刹那间变得极度狂喜,心脏都要承受不住了,我感觉呼吸困难,想开口招呼她,却发不出声;想上前去迎她,却迈不动脚。

    方芳颦颦婷婷地走到我身旁,冲我浅浅地一笑:“进去吧。”

    我精神还在恍惚,像个木偶一样地跟着她,进入了电影院。

    电影演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我的心全在身边的这个少女的身上了。她身上有一种甜甜的香气,如兰似麝,让我十分陶醉。我的眼睛一直看着身边的她,仿佛身边的所有景物都消失了,全世界只有她。

    电影散场了,我木呆呆地跟着她往外走,却连牵她小手的勇气都没有。她在我心目中如同天仙般不容亵渎,我生怕贸然的举动会惹她生气。

    我想送她回家,可方芳摇摇头,拒绝了。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这一夜,我又失眠了。

    第二天,林美玉来到我办公室,走到我身边,埋怨道:“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嘛,昨晚是怎么回事,方芳回去跟我说你就像根木头!”

    我也对自己的没用感到懊恼,真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所以对林美玉的话无言以对。

    “唉,你让我怎么跟方芳说?她本来对你印象还挺好的,觉得你长得好,又有文化……可方芳不会喜欢一个书呆子的!”

    “姐姐,你就再帮我一次吧!”我一下子抓住林美玉的手,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说出的话里都带着哭音了。

    “哎呦,我的小可怜,你这个样子真让姐姐心疼。好吧,姐姐就再帮帮你,不过,这样你可欠我三个人情了,你不怕还不起吗?”

    “不怕,姐姐让我干什么都行!”我信誓旦旦。

    “那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的小亲亲。”林美玉忽然在我脸上“叭”地亲了一口,娇笑着跑开了。

    我失神地摸了一下脸,没错,不是幻觉,林美玉刚才的偷袭在我脸上还留下了一丝口水。唉,这叫什么事?媳妇还没影,跟丈母娘倒是快上床了……

    又过了几天,一个周五的下午,林美玉悄悄地告诉我,明天早晨八点钟,让我到公园门口等方芳。

    县城只有一个公园,公园只有一个门,这个公园很简陋,里面有个土山,山顶有个凉亭,然而,这里却是我的福地,这次的约会很成功,我超常发挥,口若悬河,谈天说地,幽默风趣的语言把方芳逗得几次掩嘴轻笑。

    在那个小凉亭,我第一次牵了她的小手;往回返时,我用手揽了她的腰;在公园门口,我买了一瓶饮料给她喝;虽然她还是不让我送她到家门口,却让我陪着多走了一段路。

    我相信,这次的约会会改变方芳对我的印象,离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日子不远了。

    果然,周一上班后,林美玉便迫不及待地来我办公室给我报喜:“方芳跟我说,觉得你人不错,跟你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怎么样,还不谢谢我?”说着,就把脸凑过来。

    我会意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林美玉满意地笑道:“这还差不多。”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娇笑着走了。

    我哑然失笑,我追她女儿,她却好像在追我?唉,一切以大局为重吧,该牺牲色相的时候要舍得嘛,我安慰着自己。

    之后我跟方芳的关系逐渐升温,在电影院里,我亲吻了她的脸庞,在夜晚的树后,我们第一次拥吻,在公园的角落,我的手摸到了她的胸前……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林美玉告诉我,晚上让我去她家里,她的那个死鬼想见见我。

    我知道又一个人生的考验来临了,赶紧回宿舍收拾打扮一番,到商店买了烟酒礼品,按照林美玉说的地址找到了她家。这是一个单位家属院,都是平房,房子已经有些旧了。

    进门后,我看到了那个秃顶老头坐在正对着门的椅子上,眼神不善,正冷冷地打量着我。

    我心里暗叫不妙,脸上堆起笑容,拎着礼品走上前打招呼:“叔叔,你好。”

    老方头没有起身,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仍旧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

    林美玉和方芳将饭菜端上桌,招呼大家落座,才算给我解了围。

    老方头在两个茶杯里倒满了白酒,递给我一杯,说:“第一次见面,干了它。”

    “啊?”我大吃一惊,这一杯至少有三两,让我一口喝干,不是要我的命吗?

    在此之前,我也喝过酒,最多喝到三两就不行了,而且那是慢慢喝的。

    “怎么,连这点酒都喝不了还想当我家的女婿?趁早滚蛋!”老方头声色俱厉,一点都不留余地。

    我一咬牙,豁出去了,举起杯就往嘴里灌,一股强烈的辛辣呛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喝完后,我头疼欲裂,眼前天旋地转,在椅子上都坐不稳了。

    “嗯,还不错。”老方头点点头,自己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他又倒了两杯酒,还是满满的,将其中的一杯放到我的面前,“再干了这杯。”

    “嗯?还喝?”我瞪着失神的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长相猥琐的老头。

    “当然,先干三杯,然后随意,这是老规矩。”老方头淡淡地答道。

    林美玉和方芳都看出来我不行了,可她俩都不敢吭声,只是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酒意上涌,我感到胃里一阵阵的恶心,有种要呕吐的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模糊,我的手端起杯子,却好像抓不稳,抖得厉害。

    老方头盯着我,沉声说道:“喝了它!”

    不就是一杯酒吗,喝了也死不了人!我心一横,举起酒杯往嘴里倒,没想到手拿不稳,一杯酒倒有少半杯撒到了外面。

    老方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怒:“哼,一看你就不是实在人,喝酒还偷奸耍滑,这样的人当我的女婿?门都没有!”

    我被他的话激怒了,把酒杯往地上一摔,大声回应道:“你太欺负人了,你是酒鬼,我不是!不要拿喝酒来刁难我,也不要拿当女婿来要挟我,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是不喝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老方头气得破口大骂:“你妈了个屄的,想翻天啊!你给我滚,永远不要再登我的家门!”

    方芳赶紧上前扶住她的父亲,气苦地说:“爸爸,你干嘛这样?你别这样嘛!”

    林美玉过来扶我:“小袁,要不你先回去吧。”

    我晃晃悠悠地向外走,心里一阵阵的郁闷难当,我没想到方芳的父亲是这样的人……

    林美玉不放心地跟着我,直到把我送回了宿舍才回去。

    半夜我撕心裂肺地难受,哇哇地呕吐,快要把胃都吐出来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我都没去上班,身体的痛苦很快就恢复了,可心理的痛楚又怎能恢复?如果我失去了方芳,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多么盼望方芳能来看我,可我失望了,难道她不知道我正在为她痛不欲生吗?

    方芳没来,林美玉来了。进到我的寝室,看到我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头,便不由分说地给我收拾屋子。

    我静静地看着她,几天没见,她也神色憔悴了许多。

    收拾完,她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庞,无限怜惜地说:“小袁,你别这样糟蹋自己,你这样,让我看了……心疼。”说着,眼泪簌簌地落下。

    林美玉此时此刻的样子好像是一个慈母,我忽然想到了我的母亲,她要知道我现在这样,会不会也这样心疼自己的儿子?

    我的眼泪无声地滴落,用虚弱的声音问她:“方芳怎么不来看我?”

    林美玉没有回答我的话,却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总往坏处想,毕竟,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说完,她抽泣着起身,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扭头走了。

    林美玉的到来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她那最后一句话又重新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之火。我挣扎着起床,暗下决心,要振作起来。

    我又重新回到了单位上班,同事们都知道了我的事情,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却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虽然看上去我的生活恢复了正常,可我知道我的心一直在滴血,方芳音信皆无,林美玉也好像在躲着我,我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任何事情能让我心情好一点。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林美玉忽然找到我,神色不安地说:“你今晚再去我家一趟,死鬼有事情跟你谈。”

    一股子狂喜冲击我的心头,我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我跟方芳的事?”

    “嗯。”林美玉说完就赶紧走了。

    难道是老天开眼了?!我顿时精神振奋,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又去商场里买了好多的礼物,晚上天还没黑就到了方芳家。

    方芳给我开的门,我看得出来,许久没见,她也形神憔悴。

    老方头仍然坐在那个正对门口的椅子上,我进来后,方芳把门轻轻关上,示意我坐在床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林美玉坐在床角。

    老方头目光如炬,使得我不敢跟他对视,只听他说:“今天把你叫来,是因为我想好好跟你谈谈你和方芳的事。”

    我抬起头,迎着他那逼视的目光,朗声说道:“我对方芳是真心的,希望叔叔成全我,我一定好好对待方芳,好好孝顺你和阿姨。”

    听了我的话,老方头目光柔和了许多,他点点头:“嗯,说得不错,希望你记住你自己说的话。不过,我有三个条件,你如果答应了,明天就可以跟方芳领证;如果不答应,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我家方芳你也别想了。”

    我赶忙点头:“叔叔,你说。”

    “第一,我就方芳这一个女儿,你要是想跟她结婚,就得倒插门,将来你们生的第一个男孩姓方,后面的孩子可以跟你姓。”

    “这……”我没想到第一个条件就如此苛刻——在我们老家,倒插门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谁家儿子给别人倒插门几乎就是奇耻大辱。

    “怎么,你不答应,那后面的话也没必要谈了。”老方头的目光忽然又变得严厉起来。

    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我几乎可以连命都不要,还在乎这点面子?于是我心一横,点点头:“我答应。”

    老方头也长出了一口气,目光再一次地柔和起来,点头赞许:“嗯,好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第二个条件,你跟方芳结婚后,家由她当,你的钱全部由她保管,你不许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对方芳要一心一意,对我们老两口要像亲爹亲娘那样地孝敬。”

    我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婚后是没有什么自由了,但只要能跟方芳厮守终身,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于是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方头笑了,语气也变得很温柔:“第三个条件嘛,这个……因为我跟女儿关系很好,不比一般的父女,所以……所以你们结婚后,方芳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是……我的……”

    老方头的语气怪怪的,我不由得抬起头看着他,他脸上的神情也是无法捉摸,我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纳闷地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方芳,忽然发现方芳粉脸通红,忸怩不安。

    我更加纳闷,回头看看坐在床角的林美玉,发现她的神情也很奇怪,见我看她,赶紧低下了头。

    老方头有点不耐烦,冲我摆摆手,说:“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以后你会明白的。你自己想清楚,这三个条件你必须都得答应,才能跟方芳结婚,不然的话就各走各的路!”

    我虽然满腹狐疑,但我知道我的生命和方芳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她,所以我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点头答应了。

    老方头哈哈一笑,说道:“小伙子,恭喜你过关。不过丑话说到前头,你如果今天答应了,过后又反悔、失信,可别怪我翻脸无情。别看我快六十了,照样能打断你的狗腿,你信不信?”

    我赶忙说:“我信,我信!”在老方头的面前,我好像是一只任他玩弄的鸡雏,毫无还手之力。

    老方头满意地起身,招呼大家:“好了,正事谈完了,吃饭!”

    这次的饭桌上,老方头没有再拿喝酒刁难我,他自斟自饮,让我随意,但他还是劝我说,男人在酒桌上不能装怂,那会被人看不起,所以我以后要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酒量。为了讨他的欢心,我还是硬着头皮喝了多半杯白酒。

    饭后,老方头叫林美玉:“走吧,咱们出去溜达溜达,给这小两口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估计都憋坏了,呵呵……”

    林美玉嗔怪地扭了他一把,起身跟他出去了。

    方芳红着脸去关好了门,回身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我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跟她倾诉,但在此刻都显得那么多余,我们狂热地搂抱在一起。

    方芳主动地亲吻着我,小手伸到我的裆部去摸弄我的生殖器,我顿时淫兴大炙,阴茎忽地勃起,不由分说地将方芳抱到了床上。

    接下来的过程几近疯狂,直到我的精液突突地射进了方芳的阴道,我还好像是在梦中。衣服是怎么脱的,我是怎么进入的,做了多长时间,我都记不起来,晚饭时喝的那点酒让我的脑子一阵阵的迷糊。

    方芳已经穿好了衣服,一边快手快脚地整理床铺,一边催我赶紧穿衣服。

    等我穿好衣服,方芳抱着我亲了一口就催我走,说她父母回来看见了不好。

    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宿舍,临睡前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方芳是处女吗?

    刚才我没顾上看,她到底有没有落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