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穿越十年的来回

    发布时间:2021-05-14 00:00:15   

    四.巨乳学妹梅若雪

    期末考试如期到来,这期间单是背十年后的梁胖子学霸同学透露给我的题目答案就让我欲仙欲死,更別论老妈为了让我专心学习而穿着异常保守,如果我敢提个和SEX有关的字,那天的晚饭就不要想了。

    不过也让我看到了穿越能力的逆天,因为我进入全校前百可是在原来的歷史中从来沒有发生过的事情!另外期末考试后中了一千二百万大奖也本不该在我身上发生。

    这让我无法改变歷史的想法终于破解了!可喜可贺……然而我自作自受……有了钱后,妈妈把公司的规模扩大了整整一倍,成为了行业的巨头,但是她就沒有多馀的时间来陪我了,哎……说好的考得好的奖励呢!

    「妈妈答应的事一定会兑现的,只是现在实在沒时间,茂茂要等妈妈哦,摸摸头~ 」妈妈娇笑着从我怀抱中挣脱,把撩起的乳罩放下,佈满唇印的丰乳塞了回去,然后穿上一旁整齐码放的OL装,拿着包包走出门外。

    妈你把我当小孩子耍是吧!

    我一脸晦气的拿起手机打通沈佳人的电话:「喂!来我家学习!立刻!马上!」

    门铃响起,我打开门,一脸怒气的沈佳人站在门外,穿着一身很潮流的紧身T恤和破洞牛仔裤的沈佳人一把把装着沉重课本的皮质单肩包甩到我怀里:「你上火了啊!」

    是啊,快烧着了!

    不过想到沈佳人即将到来的悲催命运,我决定还是安心和她学习。

    要说沈佳人初中时那也是和胖子不相上下的天才级人物,梁胖子是个偏科较严重的理科天才,而沈佳人却是全能型天才,比数理化沈佳人拍马也赶不上已经自学到研究生课题的胖子,但是论成绩,当年也是常年制霸全年级第一的人物。

    过了两个小时,我悲惨的发现,高一的课程上,沈佳人已经超过我了,虽然高一课程很简单,当时沈佳人也沒那么叛逆还是有学习的——我自我安慰道。

    「你怎么这么笨啊你说你怎么这么笨!」沈佳人拍着高一化学用班主任的口气鄙视我。

    「我!」我一口气沒上来,怒向胆边生,抓过坐在一边的沈佳人就啃。

    「別……」沈佳人刚叫了一声就被我堵住了嘴。

    「唔唔……」她渐渐迷失在了我的深吻以及……伸到她胸口的魔爪下。

    高三的沈佳人比十年后的沈佳人敏感的多,未经人事的她胸前的两颗乳头硬邦邦的顶着我伸到她乳罩里的手心划动,当我和她双唇分离时,沈佳人已经满面红潮,两眼水汪汪的望者我。

    「我爱你!」沈佳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动情的说道。

    我坏笑道:「是吗从什么时候」

    沈佳人白了我一眼,道:「不告诉你!」

    「你说不说!信不信我强姦你!」我恶狠狠道。

    「来啊!看谁强姦谁!」沈佳人很强气的回答,说完就解开皮带,拉下拉链,然后拉开白色的小内裤对我道:「看看你敢不敢!」

    我看着她内裤里的黑色丛林,一股热血上头,顿时化身饿狼把沈佳人扑倒在地。

    「哈哈哈!」沈佳人哈哈笑着躺在地上任我把她的T恤捲了起来,然后把乳罩推上去,我埋头便往她丰满的双乳上狂啃。

    「啊……你……你是不是沒喝过奶啊」沈佳人强忍着胸前的快感道。

    我可沒空回答她,嘴巴含着她的右乳头不断吮吸,右手按在她的左乳上疯狂揉捏,而左手则探到她的内裤里寻幽探密。

    这时,门开了。

    「你们!」妈妈站在门口惊讶而愤怒的看着我们。

    「呃!」我和沈佳人急忙分开。

    沈佳人迅速的把双乳塞回乳罩里,放下T恤,一边繫上皮带一边道:「伯母,我们……」

    妈妈却沒有理她,而是伤心的对我道:「你……你居然找这种女人!」她自从得知沈佳人堕落后就一直不同意我和沈佳人来往了。

    叛逆期的沈佳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毛了:「你说什么你这个老女人!」

    「老女人!」妈妈也火了,「你这个沒教养的东西!」

    于是两人吵了起来,我在旁边束手无策,几次劝架都被两人骂了回来。

    接着妈妈就抓着沈佳人走出了家,说要去告状,两人拉拉扯扯的把门砸关上,我则把头往墙上砸,完蛋,船翻了……

    我晕沉沉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直嘆气,忽然一阵憋气感传来,过了一会儿胸口感觉一松,接着胯下传来阵阵快感。

    「呃……」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

    我发现自己的神经比较大条,穿越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判断自己在家中,而不是看向胯下的OL装美女。

    「哦……」我满足的呻吟着打量胯下的美女,她穿着一套高档的OL装,一般这种服装的领子都特別低,因为女同胞们里面都要穿一件衬衫,然而这个美女并沒有穿,露出大半大的犯规的双乳,凭我目测,至少都有J罩杯!

    这美女我并不认识,她长着一副漂亮的鹅蛋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过肩黑髮,身材高挑,尤其是那对套着高档黑丝袜的大长腿和她的巨乳一样引人入胜,气质和妈妈差不多,也是女强人类型的,十分激发男人的征服慾望。

    不过我现在被她征服了!精液向不要钱一样射到她的嘴里。看着OL装美女咕嘟咕嘟的嚥下我的精液,我开口问道:「你是谁」

    看来十年后的我经常和她玩类似的游戏,美女把嘴角的精液舔了回去,道:「我是你的秘书啊,老公!」说着抓起床边的漱口水漱了漱口,然后吐到边上的杯子里。

    嗯,老公,看来最后我也沒和沈佳人结婚啊,真可惜……不过想到歷史可以改变,我决定今朝有酒今朝醉,先享受眼前的巨乳美女先,嘿嘿嘿……

    「你这两大坨巨乳不会是隆的吧」我淫笑着把手伸进她敞开的衣领中,她的巨乳就像棉花一般柔软,在OL外套中被我揉成各种形状。

    「嗯……」美女呻吟一声,道:「我从初一开始被你肏到现在,你会不知道吗」

    哇!也就是说眼前这美女在十年前最多上初一,而且从初一开始就和我做爱了!

    刚刚由于射精缩下去的肉棒又迅速的变粗变长变硬了!

    「我要肏死你!」我不由分说的把她按到床上。

    掀开她刚刚超过阴唇1cm的短裙,露出包在黑丝长袜的下身,竟然还是开裆的情趣丝袜!美女下身当然沒有穿内裤,所以剃光了阴毛的完美会阴就完整的暴露在我的面前。隆起的大阴唇向两侧打开,露出充血的暗红色小阴唇向蛤肉一样探出,下方的小洞一张一阖不断吞吐着淫液,而上方一颗调皮的阴蒂从包皮中伸出,妄图吸引我的视缐,但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把肉棒插到她的阴道最深处!

    我抱着OL美女包裹在手感极佳的丝袜中的长腿,下身朝前稍挺,半截肉棒就顺畅的插入了OL美女的肉穴。

    「啊……今天好硬啊!」美女呻吟一声,两腿盘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抽插摇摆着屁股。

    「是吗」我得意道,这当然是最近严重慾求不满的结果!

    「啊……啊……肏我……肏我……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啊……啊……狠狠的干死我!」巨乳OL美女摇摆着皓首大声的呻吟,头髮散乱。

    我欣然领命,俯下身抱着她,把头埋到她的巨乳中间,下身如打桩机使劲的撞击着美女娇嫩的下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每次……每次……都要……啊啊啊……都要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肏我……肏我……啊啊啊啊……」美女身体很敏感,蠕动的阴道很快就水漫金山。

    我起身拔出肉棒,美女不愧和我做爱多年,稍微喘息了一会儿就起身换成四肢着床,屁股对着我轻轻摇摆,红色的小穴大开不断吐出淫液,回头对我腻声道:「老公,来肏妹妹嘛!」

    「啊啊!受不了了!」我大吼一声,扶着肉棒又插了进去。

    「天啊!」美女娇声呻吟:「哦哦……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也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肏干着她,一边抚摸她包裹在丝袜里的臀部和大腿,一边感慨,真是个完美的女人!一摸就知道常年保持着锻鍊,沒有一丝赘肉,丰满又富有弹性。

    我俯身压在美女背上,左手往前抱着她的双乳揉捏,右手往下一捞,抚摸她被我肏的淫水飞溅的小屄,食指按在她硬硬的小阴蒂上不断的揉动。

    「別……啊啊啊啊啊啊啊……每次……每次都玩人家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女话都沒说完就高潮了,人直接被我压到了床上。

    我绅士的放缓了抽插的频率,让美女舒畅的在高潮中徜徉。

    「唿……」过了进5分钟,美女缓过气来,大喘了几声,回头媚眼如丝:「每次都要弄人家的小豆豆……啊……啊……总是……啊……总是要看人家出丑……啊啊……啊……啊……」

    哦敏感点是阴蒂啊我挑挑眉,淫笑了一下,下身又迅速的发起了攻击。

    「啊啊啊啊……还……还来……啊啊啊啊啊啊……」美女大声淫叫。

    「当然,哥哥我还沒射呢!」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弄人家的……啊啊啊……小……小豆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我把精液射到美女子宫里时,她已经被我肏的快精神错乱了!

    我抱着一身正装的OL美女满足的躺在床上歇息,手上不忘把玩她丰硕的双乳,看她迷迷煳煳的眼睛一闭一闭,都快睡着了。

    啥时候回到原来的时间点呢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认识她了!我枕着右手想到,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墙壁上竟然挂着妈妈的照片——黑白照!

    我打了个冷颤,什么时候!!!

    「快醒醒!」我摇着OL美女。

    「嗯……人家要睡觉啦!腰都快被你肏断了!」OL美女闭着眼睛迷迷煳煳道。

    「什么时候……」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咳,我妈妈什么时候去世的」

    美女依然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回想了下道:「婆婆,嗯……听你说,是十年前,那会我们还不认识,你把前女友带到家里,被婆婆看到,她们两人吵了一架,吵到了马路上,然后被卡车……」

    我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着沒有一丝波动:「那……我有沒有告诉你是哪条路」

    美女还是听出了不对劲,睁开眼睛道:「小区外的马路啊,老公你怎么了」

    我还沒有回答她,因为我又回到了原来的时空。

    不顾心灵上的疲惫,我迅速的冲出家门,从刚刚的对话得知,妈妈和沈佳人就是这个点出事的!

    迅速的跑出小区门,两人正在马路上大声吵架,我心中一喜,谢天谢地她们两人还沒有出事,然而正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从弯道迎面驶来,看驾驶室里,司机头一点一点的,疲劳驾驶沒跑了。

    我大惊失色,一边大叫着她们的名字,同时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她们冲去。

    万幸!在最后一刻抓到了已经意识到发生什么吓的动弹不得的二女的肩膀,把她们往我身后推去,然而由于惯性,我止不住向前迈了两步。

    好痛痛痛痛痛!

    全身就像被一万只哈士奇轮了一般,呃……等等,这个比喻好噁心!

    我尝试着睁开眼睛,是洁白的天花板,耳中是竟是滴滴滴的嘈杂声。

    「呃……」我呻吟了一声,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傢伙走了过来。

    「醒了啊!」他惊喜道,然后掏出一个笔形的小手电,翻开我的眼皮对着晃来晃去。

    「你还记得发生什么吗」他接着掏出个小本本写来写去。

    「唔……记得……被撞了……」我回想起来,对那个疲劳驾驶的司机咬牙切齿。

    接着我被从ICU转到了妈妈包的特护病房,单人间,厕所、浴室、电视、冰箱、空调齐全,嗯,大户,不差钱!

    沒过多久,妈妈就红着眼睛冲了进来。

    「茂茂!你终于醒了!」

    「呃……老妈……你和佳人沒事吧」

    「沒事,我们都沒事!」妈妈哽咽道。

    「嗯!那,司机抓到沒!」确定妈妈和佳人都沒事后,这是我最关心的事。

    「抓了,判了两年!我託人在里面好好『照顾』他!」妈妈咬牙切齿。

    「那我就放心了!」我欣慰道。

    很幸运,我只是被卡车擦了一下,只是一些地方皮下出血加脑震盪,所以医生让我絶对卧床,絶对卧床的意思是,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这么大人了让还让妈妈把尿开屁股,想想就尴尬,还好在ICU里我只是靠输液供能,暂时沒有便意,和妈妈聊了一会儿,得知她和沈佳人已经和好了,我松了口气,接着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迷迷煳煳中听到沈佳人的声音:「阿姨,你守了阿茂一天了,今天我来吧,你回去休息下。」

    「嗯……还是我来吧……」妈妈道。

    我睁开眼睛,穿着校服的沈佳人和妈妈说着话,我对妈妈道:「妈,你也累了,回家歇息一下吧。」

    看我们两人劝说,妈妈犹豫了一会儿同意了。

    妈妈离开后,沈佳人搬了个凳子坐到我边上,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道:「谢谢你。」

    我也深情的看着她:「这是我该做的,只是……」说着我露出痛苦的深情。

    沈佳人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哪里疼吗你等着,我去叫医生!」

    我一把拉住她,道:「不,沒有疼,只是想撒尿。」

    沈佳人的脸腾的红了,「撒,撒尿……呃撒尿,对,撒尿,但……但是医生说你不能起来……」

    我用眼神示意她看床下的尿壶,沈佳人的脸上都快冒热气了,但她还是拿起尿壶,掀开我身上的被子,看到我胯下一个鼓包,噎了一下,「呃……」

    嗯,大家都知道,男人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硬那么一会儿,所以当沈佳人脱下我的裤子时,狰狞的肉棒直挺挺的往上翘着。

    沈佳人小嘴圆张:「啊……你的怎么,呃,这么大!」

    我得意道:「天赋异禀,嘿嘿。」

    沈佳人白了一眼,「去死。」还是乖乖的伸手握着我的肉棒,废了很大力气才把肉棒压低,尿壶接上去,等了一会儿,道:「你怎么还不尿啊」

    我用深沉的口音回答:「你知道,男人勃起的时候,是很难尿出来的。」

    「啊那要怎么办,等一会儿吗」沈佳人束手无策。我「难受」道:「不行,膀胱憋炸了,好难受啊!」

    「那,那要怎么办……」沈佳人咬着下唇,我则「灵机一动」道:「要不你帮我把它弄软吧。」

    沈佳人明白过来,瞪着我道:「好啊,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

    我破罐子破摔:「你到底帮不帮忙吧!」

    沈佳人由于了一会儿,最后「哼!」了一声,还是把手放在我的肉棒上拨弄,她可不是十年后的风尘女子,现在的沈佳人虽然抽菸喝酒化妆成小太妹,近期还打算去纹身,但是对于男女之事还只停留在日本爱情片上。

    「这么大,怎么能塞进去啊」沈佳人有些好奇的凑近了看,「红通通的,这么烫!」

    我无赖道:「你试试就知道了呗。」

    沈佳人柳眉倒竖,啐了一口道:「你想得美!」

    哈!你要死知道自己在十年后被我肏的叫爸爸,会不会很后悔自己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不过我还是转移话题,和她聊起天,沈佳人一边和我说这话,一边为我撸,时不时的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你怎么还不射啊!」沈佳人皱着眉,嘟着红通通的小嘴不满道。

    「呃……」我发现这是个机会!于是我满脸痛苦道:「不行,在不尿出来我的膀胱要炸了啊啊啊!」

    沈佳人有些惊慌失措,道:「那怎么办」

    我则继续道:「要不,你帮我含一下吧!」

    沈佳人毫不犹豫的拒絶:「你去死!」

    我用可怜的眼光看着她:「真要死了啊!」

    沈佳人受不了我,终于松口了,「好吧。」看她的神色,其实挺想试试的。于是她张嘴,皓首慢慢低下,含住我的龟头,轻轻吮吸。

    「啊……」我舒爽的嘆了口气,「对,就这样,用舌头舔一下,对……啊……別用牙齿……对,就是这样。」

    听了我的话,沈佳人吐出我的龟头抬起头不忿道:「你事怎么这么多!」

    我立刻装死:「哎呀哎呀,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

    沈佳人气的差点一口气沒船上来,决定不理会我,继续为我口交。

    过了会儿,门开了,是妈妈走了进来,她看着我胯下吞吐肉棒正欢的沈佳人,眼神顿时就变得鋭利无比。

    「你们在幹嘛呢!」妈妈转身锁好门,严厉道。

    沈佳人吐出肉棒,对妈妈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你!」妈妈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急忙打圆场:「妈妈,是这样的……」我把谁都不会信的理由说了出来。

    「是吗」妈妈装作自己信了,但我们都不信她会信这个谁也不会信的理由。于是妈妈放下东西,走了过来道:「我也来,要你这样,我儿子估计要被憋死了!」

    「妈,我来就可以!」沈佳人瞪着妈妈道。

    「谁是你妈!」妈妈瞪了回去。

    「那,姐姐。」沈佳人毫不示弱,坚决不肯让步。

    妈妈被噎的不说话,到床的另一边,和沈佳人争夺我的肉棒,两人同时低下头,用舌头在我的肉棒两侧舔来舔去。

    「哦……」我满足的嘆息,看着胯下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这简直就是天堂啊!

    虽然两女的舔舐并沒有刚刚沈佳人无师自通的深喉来的快感十足,但是却让我得到精神上的无比愉悦,人生赢家也不外如是了!

    精神上的愉悦让我很快的就射到了两个美女的脸色。

    妈妈优雅的拿出面巾揩拭脸上的精液,一副贵妇人的形象,而沈佳人看到后也不甘示弱,妩媚的用手指把脸上的精液拨下来含到嘴里,一副魅惑众生的样子。

    我的天,在这样又要硬了!我可不想真被尿憋死,于是让老妈赶快把尿壶对准,畅快的尿了出来。

    幸运的是,我在医院只呆了两天就出院了,这让我很可惜,毕竟两个大美女一起为我口交的情景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的!

    回到家后,我的生活在此平静了下来,老妈最近生意扩展,忙得不要不要的,別说和我搞暧昧,连回家吃一口饭的时间都沒有。高三马上就到了,短暂的暑假就像白驹过隙,沒闲多久,我又回到了课堂。

    遗憾的是,我的能力自从车祸以后再也沒有出现过,所以我依然是一只处男高三狗……真讽刺,算起来这几个月都搞过四个女人了,然而我竟然还是处男!

    「喂!你的眼睛怎么变绿了!」乖乖坐在我边上的沈佳人疑惑道。经过我的感化,她已经从良了,但是……你要不要从良的这么彻底!不论我怎么暗示,沈佳人视若无睹,像一个正常的,还沒进入恋爱阶段的,紧紧是保持好感的小姑娘,上课认真听讲,我们最亲密的身体接触也就是不小心碰到一下手肘,然后她就像触电一样把手缩回去……

    女人心海底针那,同志们!

    「你说呢!」我不满的瞪她。

    「嗯……我们来说说这题要怎么解吧」沈佳人拿出一本习题,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这妞沒制了。

    于是这堂本该因为老班病假而变成自习的欢乐课堂真的在我们两人的自习中度过了……

    接下来是体育课。

    本来高三狗是沒资格上体育课的,然而这本该是老班禁脔的体育课由于老班的突然请假,別的老师都沒有注意的情况下,又变回了体育课,体育老师被这消息惊呆了——他完全沒有备课,于是我们开始自由活动,大部分同学都回教室继续自习了,我刚回头想抓沈佳人,发现她竟勾搭上了班长给她开小灶,如果不是班长是女的话,我直接就两大脚丫子废了她!

    郁闷的在操场上晃来晃去,现在上体育课的都是低年级的学生。忽然我眼睛一亮,我发现了十年后我的女秘书!

    她穿着初中的校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哭着,我为什么能认出来因为她高潮的表情和她哭的表情真的很相似!而且那犯规的胸部,如今就比沈佳人大了!

    我很自觉的走了过去。

    「哭什么呢」

    她吓了一跳,看到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沒……沒什么……」

    我不客气的坐到她边上,利用学长的威严道:「你说不说!」

    「呃……」她吓的都不敢继续哭了,「是……是她们骂我……」

    我挑了挑眉:「谁骂你,我帮你揍她们!」

    她有些慌:「不……不用,谢谢学长……」

    我挠了挠头,道:「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

    说来惭愧,把人家肏了一遍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怯懦的看了我一眼,估计是怕我欺负她,最后还是告诉了我名字:梅若雪。

    「小穴……啊不,小雪啊,她们怎么骂你了」

    「她们……她们叫我奶牛,怪物什么的……」梅若雪的声音越说越小,偷偷的看着我,怕我也歧视她。

    我义正言辞:「你懂什么!她们是嫉妒!」

    听到我的话,梅若雪的眼睛顿时亮了:「真的吗」

    「真的!你看,平时的电视、广告、电影里面,是不是胸部大的女生最受欢迎」

    「嗯……真的啊!」梅若雪点头道。

    我把手按到她的双乳上,一本正经道:「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胸部大的女生!对了,你初几」

    「嗯!」梅若雪点点头,「我今年初二,十四岁了。」

    天!初一就这么大了!即使隔着一层校服加一层T恤加一件胸罩,这对乳房也给我带来了极致的触感,简直不敢想像是初二女生的胸部!

    「嗯……」梅若雪轻咬着下唇,并沒有排斥我的揉捏,反而挺了挺胸部来方便我,表情中甚至带着一丝窃喜,看来很高兴有人喜欢她的巨乳。

    沒过一会儿,我就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把玩她的双乳,于是对她说:「坐到我腿上来,让我仔细看看你的胸。」

    梅若雪想都沒想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双腿张开面对面的坐到了我的腿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向后倾,使我能近距离观看她的双乳。

    她任人採撷的模样使我食指大动,我拉下她校服的拉链,里面是白色的修身T恤,完美的展现了她双乳的轮廓,隐隐透出底下白色胸罩的样子。我把她的T恤往上捲起,雪白的巨乳在胸罩的衬托下挺拔异常。

    「真完美!」我感嘆道。

    「真的吗」梅若雪兴奋的问道,脸红的像苹果。

    「是啊!这么饱满有弹性,真的很完美!」我兴奋的把她的胸罩往下拉,一对巨乳颤巍巍的便跳了出来,顶端的粉红色乳头硬硬的,彷彿随时会滴下乳汁一般,看来将来一定是一个好妈妈!

    我左手捏着她右边的乳头轻轻捻动,张嘴叼住左边的乳头舔吸。

    「嗯嗯……」梅若雪发出小猫一般的呻吟,从未受过如此刺激的她在本能的驱使下忍不住想夹腿摩擦,「哥哥,嗯~ 好奇怪的感觉。」

    我吐出乳头引导道:「是什么感觉呢」

    「嗯……痒痒麻麻的,但是好舒服!」梅若雪的眼睛都快滴出水来了。

    「还要继续吗」我问道。

    「要!」梅若雪肯定的回答。

    「哈哈!」我大笑着双手一起揉捏她的双乳,嘴上前吻了上去。

    「嗯……」梅若雪本能的回应着我的热吻,生疏的用小舌头和我伸到她嘴里的舌头相互纠缠,吞吸双方的唾液。

    良久唇分,我才发现她的下体不断的在我胯下怒胀的巨龙上轻轻摩擦,诚实的身体告诉她这样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哥哥,我好像尿出来了!」梅若雪也发现了自己下体的异常,差点哭了出来。

    「这不是尿哦。」我瞬间化身生理老师,给她普及了下淫液的知识,「……不信你脱下裤子看看。」

    梅若雪站起来乖乖的脱校裤,里面是卡通图案的小内裤,底端已经湿了一片,紧贴在皮肤她的下体,勾勒出大阴唇的图案。

    我目不转睛的顶着她的下体道:「你把内裤拉下来看看。」

    「哦。」梅若雪纯洁的如同小白花,顺从的把内裤脱到膝盖,露出长着稀松阴毛的阴阜,大阴唇微微打开,能明显看到充血的粉红色小阴唇。

    我把手指伸到她的胯间,卡在阴唇中央摩擦。

    「嗯……好怪哦感觉……」梅若雪像羊羔一般小声呻吟,「嗯……嗯……啊……哥哥,我……我要尿尿了……」

    说着一股淫液喷薄而出,溅了我一手,梅若雪软软的贴到我身上,一对光熘熘的乳房压在我脸上,下体不自主的在我手指上来回摩擦,过了一会儿才松懈了下来,淫水四溅,遍佈地上,她的腿上,我的手上以及我的裤子上……

    可惜的是,下课铃声已经响起,很快大批的学生就要出来了,我们不得不结束了这场旖旎,整理好衣裤,梅若雪和我亲了亲嘴,依依不捨的和我道別。

    啧,我第一次希望上课时间能再久一些!看来身体上的处男还要保留一段时间啊……

    还好这是最后一节课了,于是我赶快打车回家换裤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