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畸爱博士 第二十二章 娥皇女英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18   


    翌日清晨,疲惫至极的凌云雪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时,赫然发现女儿婷婷正趴在她身旁,双手托着下巴,扑闪着长长的眼睫毛,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便急道:「你醒啦?快穿上衣服,别着凉了。」

    这么说着,她便想翻身起来给她找衣服,谁料纤腰一挺,身体根本纹丝不动,这才醒悟自己被向东紧紧的搂在胸前,这家伙现在睡得像个死猪似的,又怎能动得了?她更想到被子底下的自己一丝不挂,登时脸泛红霞,咳了一声,对婷婷道:「你赶紧穿好外套刷牙去,我马上来。」

    婷婷却不依道:「不要,我要等爸爸醒。」

    她的小脸蛋上笑逐颜开,敢情是头一回见到父母这么亲密,着实是高兴得很。

    「听话!」

    凌云雪哭笑不得,一剔柳眉吓唬道。

    「不要不要!」

    婷婷这么一嚷嚷,总算是把向东给吵醒了,他睁开惺忪的双眼一看,莫名其妙的道:「婷婷乖,怎么啦?」

    「爸爸,你起来陪我玩嘛。」

    婷婷撒娇道。

    「好好好!」

    向东正待掀开被子,便意识到凌云雪同样头疼的问题:两人被子底下都是赤条条的,昨晚连场激战的各种体液把床单弄得狼狈不堪,性爱的味道浓烈难消,怎好让婷婷看见闻到?

    「嗯!」

    向东计上心来,说道,「婷婷你赶紧刷牙去,如果比爸爸快,爸爸回去请你吃冰激凌!」

    婷婷闻言,果然欢呼一声,翻身下床跑进了洗手间,向东一见她跑没影儿了,连忙掀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当他把掉落地上的文胸和内裤捡起来递给雪儿时,她俏脸上那无法掩饰的羞意,云雨过后那未曾消散的春情,着实让他看呆了眼,而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凌云雪又是一阵面红耳热,难以自处。

    众人退了房,集体用过早餐后,便在徐青的安排下徒步远足,往森林公园的深处走去。留了个心眼的徐青见凌云雪今天满脸的寒霜没影儿了,整个人容光焕发,像换了个人似的,身为成熟妇人的她怎会不明白个中的意味。她又见向东也是满脸喜色,趋前断后的围着凌云雪转个不停,又是递水又是递纸巾的,凌云雪倒也没什么抵触,心中当真乐开了花,暗暗地在自个头上记了一功。

    毕竟带着小孩子徒步不可能走得太远,众人在另一个营地用过午饭后,便绕了一个圈子往回走了,下午三点多,各人便纷纷坐进了自家车子,排成长龙往城里赶,亲子之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

    罕有地跟父母一块儿出游,婷婷着实兴奋得紧,但在车上颠簸了片刻便熬不住睡着了。等她细细的鼾声响起,坐在后座上搂着她的凌云雪暗暗叹了口气,疲惫地靠在座椅上,那个被她刻意压下的烦恼又泛了起来,让她焦躁不安: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她?当做无事发生?当做这两天一晚只是一个放肆的梦儿,雁过不留痕?倒也不是做不到,只是如此一来……她的俏脸上又浮起了一丝哀怨的神色。

    前面开车的向东何尝不是满腹心事?他偷眼看看后视镜里的雪儿,见她紧蹙柳眉,抿着樱唇,绷着俏脸,哪还不明白她的所思所想?他心里一阵踌躇,终于牙根一咬,打定了主意。

    回到所住的小区下车时,凌云雪脸上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神色又尽复旧观了。她抱着婷婷下了车,也不跟向东搭话,径直走向楼道,向东见状,行李也不提了,突然叫道:「等会,雪儿!」

    凌云雪站定脚步,没有回头,胸前秀美的雪峰却起伏不已,婷婷倒是转过身来,好奇的看着爸爸。

    向东紧走两步,忽地长臂一圈,从后面紧紧搂住了凌云雪,嘴巴凑到她耳边悄声说道:「你想回去之后当做一切没发生过吗?我不允许你这样!对,我是贪心,我是无耻,但我再也不愿意放开你了。」

    向东的话语放肆、霸道,凌云雪既感新鲜,又是忐忑,但更多的是羞赧——这小区楼下来来往往的邻居那么多,被他们看到这幅景象,该有多尴尬?

    「你快放手!」

    她羞嗔道,伸手来扳向东的手臂,却是徒劳无功。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

    「你!」

    凌云雪惶然四顾,果然见一些街坊熟人带着暧昧的笑意看过来,而门卫老陈可能看不真切还以为两人在干嘛,干脆走近了来,眼看就要走到跟前了……

    「好,你快放开!」

    凌云雪又羞又急,耳根已经烧得红透了。

    向东这才放下心来,双臂一松,放开了她。雪儿得了自由,只想找根缝儿赶紧钻进去,低头疾走,咚咚咚的便进了楼道,连女儿也不顾了。此刻走到跟前的老陈裂开大嘴,无声无息的笑了。他朝着婷婷竖起了大拇指,低声道:「婷婷,你爸爸……有一套!」

    向东苦笑着朝他一点头,也没心思跟他寒暄,提着行李拉着婷婷便上楼去了。

    向东进门时,凌云雪已经躲进卧室反锁房门了,贾如月睁大了澄澈的杏眸看向他,个中征询的意味很明显:她怎么啦?

    「外婆!」

    婷婷笑着扑到贾如月怀里,在她雪腻无暇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记,这才放开她径直找玩具去了,贾如月站起身来,瞧瞧婷婷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玩具上,这才朝向东走了两步,一扯他的胳膊走到一边,低声问道:「你们怎么啦?她怎么气呼呼,脸红红的?」

    向东俊脸上一阵尴尬,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盯着贾如月的眼睛,缓缓说道:「昨晚……我跟她上床了。」

    「啊?」

    贾如月果然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尔后一阵狂喜,摇着向东的手臂,刻意压低声音追问道,「真的?她愿意……」

    瞧她的模样,哪有半分自家男人被抢走的觉悟?

    向东点了点头,依然看着她的眼睛缓声问道:「你介意吗?」

    贾如月一愣,这才意识到向东话里的涵义,旋即不假思索的答道:「介意什么,你们能重修于好,我高兴都还来不及,我……」

    向东打断她道:「我是说,你介意我跟你之间,多了一个她吗?」

    「我跟你……」

    贾如月这才完全明白过来,芳心一震,原来向东根本就没考虑舍她而取雪儿,这么大胆的想法,亏他想得出!光是驰想一下向东所述的光景,她就芳心鹿撞,难以自已了。可能吗?雪儿会愿意跟自己分享她的男人?自己是千肯万肯了,但雪儿怎肯受这种委屈?不可能的。自己能跟他有过三四年时光,已经够了,况且自己正在慢慢老去,向东跟自己又还能再快活几年?我就当做了一场梦,回到自己应该站的位置吧!

    向东见贾如月玉脸上的神色逐渐坚决起来,哪还不明白她的心思,抢先道:「你别有无聊的想法了。要么你们两个我都要,要么我只要你。」

    他停顿了一下,灼灼的眼神不曾稍离她的杏眸,「是的,我卑鄙无耻,我贪得无厌,我是两个都想要。但如果只能有一个,那个肯定是你而不是她。所以,如果你想自个退出,成全我跟她,我是不会答应的!」

    「你!」

    贾如月被他霸道的话语弄得芳心散乱,呼吸凝滞,连脑子也转的慢了起来。不知怎的,她却没有什么抵触的想法,反而因为自己在他心里占着优先的位置而泛起一股甜意。

    见贾如月不知如何应答,向东趁热打铁的道:「就这么定了。这几天委屈你一下,晚上带婷婷,好不好?」

    当男人真的霸道起来的时候,女人反对的意识其实真的蛮微弱的,贾如月此刻的心理便是这么微妙。唉,就认命吧,我怎能拗得过他?这么想着,她倒有些心安理得起来,至少女儿那一关,不需要自己去过。

    「嗯。」

    贾如月有些委委屈屈的应了,其实心里倒有一种天塌下来,自有他顶着的踏实感觉。

    向东看着她温顺柔婉的神色,终于心怀大畅起来。趁着婷婷不留神,他飞快地在贾如月的插云双峰上掐了一下,腻声道:「等几天没关系吧?」

    贾如月羞急地拍开他的大手,佯嗔地瞪了他一眼,那柔媚似水的眼波里明显里着几个大字「去你的!」

    晚饭的时候,凌云雪磨蹭好久才从房间里出来。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有意无意地飞快看了贾如月一眼,见她玉脸上倒没什么异样,这才略略放心了些。

    「来,这是你最爱吃的!」

    刚在餐桌旁坐下,向东就大大咧咧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凌云雪的碗里。凌云雪被他的动作弄得一阵羞窘,忙下意识的又用眼角余光看着母亲的反应,见她充耳不闻,径直在伺候婷婷吃饭,心中奇怪的同时,瞪了向东一眼,那意味自然是说:要你多管闲事?

    向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倒是点到为止,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晚饭后凌云雪径直回了房间,到婷婷玩累了该洗澡的时候才出来。等她领着婷婷洗完澡后,正待把她带回房里睡觉,谁料婷婷嚷了起来:「妈妈,今晚我要跟外婆睡!」

    凌云雪心里一个咯噔,问道:「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喜欢跟外婆睡!」

    凌云雪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呀?这小丫头每天晚上都跟自己睡,怎么现在又喜欢跟外婆睡了?明显就是母亲教唆她讲这番话的。那么说,自己跟向东的事儿她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凌云雪觉得一阵别扭,浑身都臊热起来。

    「去吧,外婆在等你了。」

    这时候,穿着睡衣裤的向东走了过来,微笑着拍了拍婷婷的头。

    婷婷一听,重重的一点头,回身飞快的往外婆房间跑去。凌云雪看了看她的背影,又看了看向东身上的睡衣,哪还不明白他的想法?顿时晕生双颊,霍的一转身就进了卧室,本能的要待闭上房门,向东却早便见机的挤了进来,自个把房门反锁了。

    「雪儿……」

    他涎着脸径直来搂凌云雪,她一个旋身躲开了,把亮晶晶的眸子看向他,问道:「你跟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呀。」

    「少来……否则她能有这么默契,把婷婷叫过去一块儿睡?」

    向东看着她的神色,直至确认她应该不会反应过激,才缓缓的道:「我只跟她略略提了一下,然后她就主动提出晚上带婷婷……她的意思,你该明白。」

    凌云雪突然气上心头,说道:「你当你自己是香饽饽吗,还让来让去的,当我们什么人了?」

    向东见她委屈得眼眶里都泪汪汪的,叹气道:「皇天在上,我真的没敢那么想。是的,是我委屈你了,也委屈她了,我他妈的卑鄙无耻,的确是个王八蛋!」

    说罢,他猛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

    见他不似作态,凌云雪的怒意消散了些,正默不作声的当口,又听向东柔声说道:「但是,哪怕死后要滚刀山上油锅,我也不能再放开你了——除非你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凌云雪闻言,心里的委屈更盛了:我哪有别的男人?这么些年了,被你害得我压根心如止水,竟然没考虑过接受别的男人……

    见凌云雪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滑下脸颊,向东既怜且惜,再不多言,一舒长臂,搂住了她温香酥软的身子。

    凌云雪被紧里在向东宽厚的怀里,满腔的委屈有了宣泄的出口,干脆伏在他胸膛上哇哇大哭起来。如果说昨晚的云雨是情难自禁之故,经过一个白天的冷静,她今天的思绪又已不同,直到此刻,她的心扉才真正的软化了。

    向东满心感慨,轻轻抚着她的背脊,直到她的哭声渐渐止歇,才低下头来,吻上她的额头。他的动作很温柔,完全不带肉欲的意味,然而在他的亲吻之下,凌云雪却勃然动情起来,皓臂死死地箍住他的厚背,娇嫩的酥胸抵着他的胸膛缓缓的厮磨。

    在这种氛围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在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中,向东已经卸掉了两人的衣装,把不着片缕,肤光胜雪的凌云雪拦腰一抱,放到了床上,尔后自己顺势卧倒在她身上,顺手一拉,用被子盖住了两人。

    「我爱你,雪儿!」

    向东喃喃的道,自己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虽然不止爱你一个。

    凌云雪脸红耳热,浑身轻轻颤抖着,勉力睁大一双朦胧的俏目看着向东,似乎要确认他这话的真伪似的。

    「我来啦。」

    向东一边蜻蜓点水的吻着她的脸颊,一边分开了她两条纤柔的长腿,虎腰一挺,那根硬梆梆的阳物便熟门熟路的点在了她湿热滑腻的玉户上。

    在这当口,可叫凌云雪如何回答?她轻咬着丰润的下唇,眼神儿顿时水媚了起来,向东心领神会,屁股轻送,那话儿便「嗤」的一声,缓缓的挤入了那处火烫繁复的蜜穴。

    时隔不过一天便再次被向东侵入,凌云雪的身体其实并不太渴求,但当向东抽插起来,那种舒爽的滋味自然而然的驱使着她款摆纤腰,配合着他的动作,下意识的追逐着那醉人的巅峰风光。而就在这种羞人的心思主宰下,她便渐渐的把两条腿儿打得更开了些,双臂也搂上了向东的虎腰,心里方才对他的芥蒂早便烟消云散了。

    ************翌日早上,凌云雪破天荒的上班迟到了。当她气喘吁吁,满身香汗的从电梯里跑出来时,赫然发现那个自作多情的宋杰正百无聊赖的在电梯间里徘徊,手里还端着一杯早便没了热气的咖啡,她略略一怔,不顾他脸上绽开的一个惊喜的笑容,便一阵风的从他身边跑过,进了公司,打了卡,匆匆回了自己座位。

    过了片刻,待她惊魂略定,消化了迟到二十分钟这个事实后,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前台打来的:「雪儿,有位先生找你。」

    「嗯?」

    凌云雪的心思还没完全回来,闻言撂下电话,便迷惘的起身走向前台,然而当她一看清杵在前台的那个男人,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雪儿!」

    宋杰急道。

    「你干什么?雪儿也是你叫的吗?」

    凌云雪霍地转身,不满的道。

    「都是一句嘛。」

    宋杰涎着脸,扬了扬手上的一个塑料袋,「喏,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饭,新鲜热辣的!」

    「我吃过了,你快走!」

    凌云雪俏脸微红,因为前台的同事竖着耳朵在听呢,再跟他缠夹不清,恐怕自己跟他的绯闻下午就要传遍公司了。

    「不吃没关系,聊两句嘛。」

    宋杰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居然丝毫不受打击。

    凌云雪心头一阵恚怒,心道:也好,跟你这只蛤蟆把话说清楚了,省得老来纠缠!想罢,她当先开了玻璃门,迅步走往楼梯间。宋杰三步并作两步跟在后头,灼热的目光盯在她曼妙的背影上,心里快要笑出花来了。

    「你想追我?」

    凌云雪转过身来,双臂抱胸,看着宋杰淡淡的道。

    没想到她说话这么直接,宋杰着实一愣,旋即嘿嘿一笑:「可以吗?」

    「我有男人了,你可以收回这无聊的想法了。」

    宋杰闻言,将信将疑地看向凌云雪。身为欢场老手的他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她俏脸上的确有股慵懒的春情,显然最近确实有跟男人缠绵过。不过那又怎样?

    我不也是昨晚才从另一个女人身上爬起来?不怕你没男人,就怕你压根儿不喜欢男人。

    这么想着,宋杰洒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就算你有男人,我也有信心把你抢过来。」

    凌云雪忍不住乐了:「哦?你有什么资本可以打败我的男人?说来听听。」

    宋杰好整以暇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悠然道:「论相貌,我自问还算帅哥一枚。论事业,我的年薪也接近七位数。你的男人能比我强?」

    凌云雪心里一盘算,论相貌,这货是比向东要俊美一些,但那反倒显得脂粉味太浓了,以气质、身材来论,向东随便甩他八条街;论事业那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凌虐:早四年前向东的稿酬就已经过了两百万,这四年来哪怕她没有跟向东有过直接交流,但光看报纸都可以知道身为当红作家的他收入翻了两番不止……这货到底有没有眼力见儿?也难怪,他不知道自己的男人是向东。

    凌云雪在做着这番比较的时候,浑然不觉自己内心里已经完全接纳了向东为自己的男人了,只听她嗤笑一声,不屑的道:「就这样?不好意思,你完败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什么?完败?」

    宋杰难以置信的道,「我不信!如果你男人赚得比我多,就不会让你来这儿来上班,一个月拿个几千块钱……」

    「你觉得我是那种靠男人才能活着的女人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宋杰急道,「但一个男人倘若有能力,总是尽力让自己的女人穿得好一些,过得好一些。很明显你男人没把你放在心上。」

    凌云雪恍然:敢情是因为自己平时所穿的服饰是普通货色,这货才那么笃定,自己肯定抵挡不住他的追求。他说的不无道理,但又哪里是向东对自己不好了?

    若是自己肯穿,家里多的是崭新的华美衣裳。

    「好吧,你该说的也说了,可惜都没说对。」

    凌云雪淡笑道,「倒是你,连我刚到这儿上班几个月都已经听说了你刚甩掉了十七楼的一个美女,害人家寻死觅活的——这么快你就复原了?自愈能力挺强的嘛。宋先生,如果你以为有副好皮相,兜里有两钱就能随便玩女孩子,不好意思,你找错对象了。」

    说罢,凌云雪转身就走了。

    宋杰张目结舌地看着凌云雪柔美的背影,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凌云雪坐回到办公室的格子间里,过了好一会心情才平复下来。但她旋即便想道:是不是男人只要有些资本,总是压抑不住原始的冲动,贪心不足,拼命想追逐更多更好的女人?向东是这样,这个宋杰也是这样。但话说回来,向东的品性比宋杰好多了,至少他对不住自己之后,甘心为自己做牛做马四年,那宋杰玩腻了十七楼的那个美女,转个身拍拍屁股就走了,之前所有的承诺全都当了放屁,那才是不折不扣的混蛋。平心而论,以向东的资本,愿意主动黏上去的女人也不在少数,连自己母亲都会被他迷倒,就是明证。但这么多年,却不曾发现他有过其他女人,也算难能可贵了。没错,他是跟自己母亲搞上了,但若是跳出传统的道德观念,又何尝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至少他没跟外人乱搞,感觉上似乎能好一些……

    想到母亲,凌云雪幽幽一叹。即便自己放下向东曾对自己不忠的事实,但总是有一个人,有一个坎儿是绕不过去的,那就是母亲贾如月。难道说,向东真的会从此不再碰贾如月?她相信母亲可以断绝跟向东的关系,当初若不是自己默许,她势必到现在都避向东如水火。然而,向东能做到吗?昨天下午在小区楼下他搂着自己所自责的「我很贪心,我很无耻」,岂不正是暗示着他做着享齐人之福的美梦?

    这四年来,凌云雪惊觉当初自己暗暗立下的永不原谅向贾二人的毒誓,根本是幼稚得可笑。她改变不了贾如月是她生母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向东是她第一个男人兼她孩子的生父的事实,过往的情感纽带,在他们宁舍己身的付出中,早便被点点滴滴的修复,乃至于现在她非但对他俩恨不起来,甚至都不忍他们重新堕入自虐的炼狱之中了。

    唉……不然怎么办?难道让她憔悴至死吗?若真有那天,那跟他也不过是貌合神离罢了,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芳心纠结,愁绪满胸之下,她已经将指间的一张纸巾碾成粉尘。

    ************接下来一连六晚,贾如月都抢着跟婷婷睡觉,关键的是婷婷也非嚷着喜欢跟外婆睡,凌云雪无可奈何之下,已经连续七晚被向东摸进房里,折腾一周下来,快美是快美了,但禁欲几年突然连服几天猛药,她的身子着实虚耗得厉害,腰酸背痛不说,连精神都有些疲乏,懒懒的无心做事。

    转眼又是周日,眼看着婷婷洗过了澡,贾如月又要来拉婷婷,凌云雪忙回身护着婷婷,说道:「今晚婷婷跟我睡!」

    「不要,我要跟外婆睡!」

    贾如月一怔之下还没作声呢,婷婷不干了。

    「听话,让外婆歇一天!」

    凌云雪说道。

    「没事,我不累的……」

    贾如月忙道。

    「不累该歇也得歇。」

    凌云雪面上微热,径直拉着婷婷回了房。

    这时向东也从厅里走过来了,贾如月不知所措地看向他,却不料他竟然浑不在意,还给了她一个无声的飞吻,登时把她臊得玉脸飞红。

    「我去看看。」

    向东几近无声的对她低语道,便推开门进了凌云雪的房间。

    「婷婷,你去找外婆玩一会儿,爸爸跟妈妈说会儿话好不好?」

    婷婷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挣脱了凌云雪的手,跑了出去。

    「怎么啦?」

    向东见女儿跑没影儿了,便老实不客气的在凌云雪的翘臀上掐了一把。

    「没怎么,今晚你不要来。」

    凌云雪耳根一热,低声道。

    「我问的,正是为何今晚不让我来嘛。」

    向东健壮的身躯往前一靠,贴紧了凌云雪曲线玲珑的背脊。

    「你不会看啊。」

    凌云雪禁受不住他的逗弄,粉脸早就火烫异常,只好一甩头,用下巴点了点床头柜的位置。

    向东一看,床头柜上放着一包打开了的卫生巾,这才明白是她的月事来了,便轻笑道:「那也没什么,今晚我老实点不就行了,你不让我上床,难道我睡街边去?」

    凌云雪没好气的一翻白眼:「你会没地方睡?那这四年你都睡哪儿的?是睡的街边吗?」

    向东一阵尴尬,却又被她的言外之意弄得大喜过望,急道:「这么说,你同意……」

    凌云雪淡淡的打断道:「不多说了,你爱睡哪儿就睡哪儿,我没兴趣知道太多。帮我把婷婷叫进来。」

    「谢谢你雪儿!」

    向东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了,忘情的在她嫩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他早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却没成想凌云雪这么快就解开了心结。这四年来,还有比这更好的更让他兴奋的消息么?

    听得向东兴冲冲的回身跑出了房间,凌云雪俏脸上浮现一丝苦笑,芳心里幽幽的长叹了一声。

    「婷婷,妈妈叫你去睡觉了,你要乖哦,明天爸爸给你买你最爱吃的肉包子!」

    向东跑进厅里,压抑住满腔的兴奋哄婷婷道。

    贾如月本来满脸忧色,见到向东眉飞色舞的神情,略略放心了些,却仍是不解的看向他,不知道何以他竟劝婷婷跟雪儿睡。

    婷婷是小孩心性,哪里懂得大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听到爸爸的许诺,便高高兴兴的回房找妈妈去了。向东听得雪儿房里响起了反锁房门的声音,这才绽出一个酣畅至极的笑容,回身看向贾如月。

    「今天你怎么啦?」

    贾如月不知所以,瞪大一双杏眸奇道。

    「回房再说。」

    「什么?你跟她才和好几天……」

    贾如月晕生双颊,低嗔道。

    「我是拿了懿旨的,听明白了吗?」

    向东笑嘻嘻的在她耳边呵气道。

    「你是说,她同意?」

    贾如月的声音也颤抖起来,一张玉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声音小些,到房间里再说。」

    向东说着,关了厅里的灯,便拥着贾如月进了她的卧室。一俟房门闭上,他便迫不及待地搂实了她绵软如絮的娇躯,低头寻到了她两片嫣红鲜润的唇儿索吻。

    「急什么,你先说说她怎么同意的?可不要骗我!」

    贾如月被他啃了两口,浑身酸软,勉力挣开了他的怀抱,娇喘吁吁的道。

    向东一五一十的把他跟凌云雪的对话复述了一遍,贾如月听罢,满脸流霞,显然是对凌云雪熟知她跟他的情事颇有一些赧然。然而,羞涩归羞涩,晓得女儿的确默许自己继续保持跟向东的不伦关系,她又开心得难以言叙,对向东趁机在她娇躯上乱揉乱摸也都不计较了。

    「想不到这么快她就主动同意了。」

    向东喃喃的道,一边用力的掐着贾如月软滑陷手的臀肉。

    「你现在春风得意啦,我们母女两个都……」

    贾如月低啐一口,显见对母女共事一夫这事实也颇有一些不甘心。

    「你不乐意?」

    向东故作讶然,「那好办,那咱俩到此为止,明儿你另找一个男人,反正想追求你的男人多了去了。」

    「不行!」

    贾如月羞嗔道,柔荑一攥,攥紧了向东那火热硬挺的话儿,好像他真的会立马离开似的。

    「那不就结了。向东抚着她滑腻的脸庞,低叹道,「月儿,实话说,真到了今天,我不敢有一丝一毫肤浅的得意,有的只是十分的惶恐,生怕不能让你跟雪儿快乐。身为这个家唯一的一个男人,我深知身上的责任。这种心情,你能体会吗?」

    贾如月听得满心感动,哪里还舍得让他纠结下去,主动地送上一个温柔的香吻,低声道:「我开玩笑的。向东,你真的很棒,除了你,我跟雪儿还能找到哪个这样的男人?先不说雪儿,至少我是心甘情愿跟了你的。」

    玉人难得讲出这么直白的情话儿,向东欢喜欲狂,迎着她香甜的两片樱唇用心地吸吮了半晌,这才在她耳边低语道:「大姨妈早走了吧?今儿……」

    贾如月娇羞地微微点了点臻首,只把向东看得心痒难搔,再也等不得半秒钟,便径直来给她宽衣解带。时近深秋,天气微凉,贾如月今天穿着一件珍珠白的圆领修身薄线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贴身长裤,把她丰腴秀美,曲线夸张的身段展露无遗,白天的时候就已经让向东看得干咽了无数次口水了,此刻在晕黄的灯光下,明暗相间的灯影效果更是她娇躯的线条美如妖孽。

    向东的猴急让贾如月芳心如酥,娇躯如棉起来。换了五年前的她,敢幻想到了四十二岁还能得到像向东这样英俊健壮的青年男子倾心爱慕吗?她不敢想,越是如此,她越是爱煞了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她从来都羞于从口里说出这个「爱」字来。

    熟门熟路的向东很快就把她的珍珠白薄线衫卸掉了,不出所料地,他又退后半步,眼里放射出贪恋的光芒,在她丰满挺拔的雪峰间流连难去。贾如月既感羞涩,又是骄傲,自然而然地挺直了秀背,好让胸部显得更为挺秀一些。可能是心有灵犀吧,她今儿特别戴上了一个肉色半透明的文胸,上半个乳房被一层透明薄纱罩着,那视觉效果比没穿还要诱惑三分。她的双乳维度极大,被文胸一兜,中间那乳沟已经不能称作沟了,根本只是一道深邃的黑线,早上她还特地往里边塞进了两根手指,结果两根手指轻易便失去了踪迹,由此可见其深。贾如月自己也每每惊异,何以到了这个年纪,这么丰硕的乳房竟然还能保持滚圆微翘的绝美形态,仿佛岁月和地心引力在她身上完全失去了效用一般。她自然明白这泰半归功于向东,正是他勤奋的爱抚起到了保健的效果,而又正是他的浓烈爱意给了自己满满的自信,在这种心理作用之下,自然身体机能的衰退就来得慢了。

    「还看?」

    贾如月终于忍不住娇嗔起来。

    「当然,就算再看上一百年,我也不会厌倦。」

    向东柔声道。

    「又来哄我。」

    「哄你我是乌龟。」

    向东轻笑道,「真的,你比雪儿的诱惑力还要强上三分。你啊,就别妄自菲薄了。」

    向东这番情话句句出自肺腑,贾如月自是心里了然,因为他身体某处的激烈反应,他爱抚的温柔程度就是最好的明证。只是由于羞涩心理作怪,她还是佯嗔道:「我比她大了十九岁,怎能跟她比呢?你不嫌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不相信?」

    向东喃喃的道,「不信你摸摸,这东西在跟她时都没这么硬过。」

    一边说着,一边逮着她的柔荑按住了自己的裤裆。

    贾如月羞不可言地低啐了一口,心道:你跟她时有多硬,我怎么知道?只是这番话无论如何她也是说不出口的,倒是手心处感受到的那坚硬火烫的质感,着实让她难以组织词语跟向东纠缠了。

    贾如月早便体软如棉,向东当然心中有数,是以他也不多言,嘿嘿一笑,把她拦腰一抱,就往床上走去。在男人有力的臂弯中,羞喜的贾如月不舍得闭上星眸,偷偷地瞧向他的脸庞,见他满脸温柔喜乐,顿时心花怒放,玉脸上漾上了几分无法抑制的笑意。

    向东把贾如月放平在床上,自个也上了床躺在她身边,凑过大嘴来吻她的樱唇。一俟被他的大嘴封住,贾如月只觉脑门轰的一声作响,尔后便陷入了一种甜蜜的晕眩之中,她的思绪也忽地转得慢了许多,但仍然可以清晰地意识到向东火热的手掌、健美的身体也在无微不至地刺激着她身上的各个敏感地带,意识到他已经悄无声息地脱掉了自己的黑色贴身长裤,意识到他隔着自己那条跟文胸同款的肉色半透明蕾丝内裤缓缓地捻着自己那两片肥美的蜜唇,意识到自己膣道深处的淫液已经在汨汨的涌流而出,把内裤打湿了湿滑的一小滩……

    各式各样的快感纷至沓来,贾如月忍不住发出了柔媚的呻吟声,娇躯也缓缓的扭动起来。她好想时光永远的停在这一刻,却又深知最销魂的那一刻尚未到来,就在这难捱的矛盾中,她不自觉地举起了柔腻的小手,摸向了向东的胯下。

    「等不及了?」

    向东低声坏笑道。

    「讨厌!」

    贾如月本已经触到了那根烧火棒一般吓人的物事,闻言只好一缩小手,改握为拧,狠狠地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死不承认,还要谋杀亲夫?」

    向东做作地叫了一声痛,笑嘻嘻的道。

    「你是哪门子的亲夫?」

    贾如月逮住了他话里的漏洞,不无酸意的反驳道。

    「哦,不对,是奸夫才对,是女婿才对!」

    向东低语道,只觉得这两个词一蹦出口,他心底的冲动更为野蛮的滋长起来。

    「不准说!」

    听到这些禁忌的词儿,贾如月浑身滚烫,羞不可抑,忙低嗔道。

    「不说那就做吧。妈,女婿要来了。」

    向东粗声道,三下五除二便把她身上仅余的内衣裤扒了个精光。

    呜呜呜……光是听着这羞辱无比的话儿,贾如月竟然就小小的丢了一回,而向东已经霸道地打开了她两条丰腴滑腻的长腿,把那肿胀到了极处的话儿对准了她兀自在流着涎液的蜜穴洞口,尔后虎腰一沉,便整根没了进去,嗤的一声轻响,伴随着贾如月鼻端里绽出的一个柔媚的颤音,便让卧室里的旖旎春色满溢起来。

    向东甫一侵入,贾如月就感觉一种火辣辣的充实感从蜜穴洞口开始燃烧,一直烧到了下腹深处,继而就像被一根棒儿搅动了一池春水一般,一股难熬的潮热从彼处波动开来,瞬即间就漫遍了她的躯体,在热浪的冲刷下,她浑身都泛起了细细的香汗,一缕成熟美妇的浓烈体香便缓缓蒸腾开来。

    「要死了,怎么每回被他一进来,我就舒服得死掉也甘心似的?」

    贾如月心里无力地想道。这种感觉已经不新鲜了,然而还是让她既胆怯又贪恋,两条雪腻的腿儿已然不自觉地一拢,圈住了向东的屁股。

    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于向东而言,并没有任何乏味的感觉,相反,贾如月虽则看着没有一丝赘肉,骨肉匀停,恰到好处,实质上她的身子肥腻之极,一卧倒在她上面便全然感受到了这份软弹丰盈,好比躺在了一个滚热水袋的上面,质感却又要美上百倍。所以向东此刻如卧云床,只靠着两个膝盖支撑,带动着屁股往复来回,把那巨硕粗长的阳具插进拖出,牵引着佳人蜜穴里头的粉嫩膣肉忽隐忽现,那景象千般淫靡,却也万般撩人。

    「感觉好吗?」

    向东不忘柔声问道。

    「你这死人!」

    贾如月用湿淋淋的眼波白了他一眼,心道,「还非要人家亲口承认才称心么?」

    她故意不让向东得逞,却没成想她鼻间压抑不下的娇喘声息,其实已经胜过了任何的回答。

    ************在向贾二人行云布雨的当口,婷婷躺在妈妈凌云雪的怀里,却也还没睡着。

    她扑闪了几下长长的眼睫毛,忽地问道:「妈妈,让爸爸一个人睡沙发不太好吧?」

    「谁说他睡沙发了?」

    凌云雪正是心绪不宁呢,闻言勉强一笑,柔声道。

    「那他不睡沙发,还能睡哪里?」

    婷婷奇道。

    「不知道。」

    凌云雪这才惊觉失言,粉脸一红,说道,「他有地方睡的,你就不必瞎操心了。」

    「我去看看爸爸睡了没!」

    婷婷兴冲冲的说道,便要翻身下床。

    「不行!给我乖乖的躺好!」

    凌云雪蹙眉低喝道。

    见母亲来气了,婷婷只好按下了下床的念头,她灵活的眼珠子转了转,忽地又道:「妈妈,我不陪着外婆睡觉,她一个人睡会不会害怕呀?」

    凌云雪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妮子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便瞪她一眼道:「哼,你外婆一个人睡舒服着呢,要你担心?」

    「我明天还是跟外婆睡好了,她说,妈妈最喜欢跟爸爸一块儿睡呢,让我不要妨碍你们。」

    婷婷天真的笑道,「妈妈,外婆说得对吗?」

    凌云雪粉脸通红,半晌才说道:「她真的那么说?你这小东西,大人的事儿要你来管?你爱跟谁睡就跟谁睡,但今晚必须跟妈妈睡!」

    「哦……」

    ************贾如月的房里,向贾二人的肉体纠缠已经到了最要命的时刻,向东的屁股像调到极速的打桩机似的,下下高举急落,力度巨大、行程极长的抽插令两人的皮肉交击声如同鞭炮溅射,不绝于耳,之间又夹杂着两人粗重的喘息呻吟之声,各种声响的频率越来越急,终于贾如月呜的一声拔高的娇吟,向东死死地用阳具顶在了贾如月蜜道的尽头,股股浓烈的精液忘情的喷洒,浇淋在她娇嫩的子宫壁上,又把她烫得紧蹙娥眉,咿呀不绝,那音儿凄美地就像魂丢天外,人间哪得几回听闻。

    「阿嚏!」

    俄顷,软软地伏在贾如月身上不愿动弹的向东忽地打了一个喷嚏。

    「小心别着凉了。」

    贾如月还在回气儿呢,闻声也不由关切的低语道。

    「没事。」

    向东奇道,「莫不是有人在骂我?应该是雪儿吧……」

    「讨厌!」

    贾如月闻言大羞,狠狠地逮住他胯下那软垂着的话儿拧起了麻花。

    呜呜呜!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忽地划开了静夜,便连天上的月儿也不忍地蒙上了一层轻纱,收起了方才那照尽无边风月的清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