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乱之曲 第十五章 欲火盛主仆淫戏,功夫高大战双娇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23   


    来到逸园后的第三个晚上,也就是我占有舅妈后的第二个晚上,吃过晚饭,因为舅妈要求我在这里的每天都要来陪她,所以我来到舅妈房中,先打发她,然后再想法打那两个舅妈的主意。一进房中,舅妈就高兴地迎了上来,柔情似水、热情如火地拥住我,柔声说道:「好宝贝儿,你真好,真的来陪舅妈了?」「当然了,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又知情识趣,正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女人,我怎么会不来陪你?我舍得吗?加上我还有求于你,怎会不***而来?」「有求于我?不会是让我帮你去勾引你二舅妈和三舅妈吧?要真是的话,你趁早免提。我只能告诉你,凭你的相貌和那根好本钱,加上你过人的旺盛精力,只要你掌握好时机和方法,是没有女人能抗拒的,你一定能成功。就算你直接了当地提出性交的要求,我估计你那两个舅妈也会同意的,你不见舅妈我都心甘情愿地成了你的「枪下之臣」了吗?何况你二舅妈、三舅妈?我只能点拨你这一点,你让我帮你去对付她们,那可不行。」「你心甘情愿?还不是因为我用了春药,你才上了套,怎么能说是心甘情愿?你不要骗我,别让我上了当,真的去当面直接向她们求欢,她们要是不愿意,你说我还怎么做人?」「去你的,你还怕没法做人?你连舅妈我都敢诱奸,还怕丢人?你就不怕我事后翻脸?你嘴上说是怕,其实你心里一点都不怕,因为你对自己的本事里有信心,对不对?」舅妈一针见血地说了出来。「对,舅妈,你真行,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我服气地说。「行什么呀,舅妈要是行,也不会对你这么没办法了,舅妈也不怕你笑话,说真的,就算你不用春药,昨天晚上你要弄舅妈,舅妈也会给你的。因为舅妈从心眼里喜欢你这个既俊俏、又潇洒、既会哄女人、又会讨女人欢心的小白脸,若非你的长辈,心中强自把持的话,早就会让你到手了。所以说舅妈是心甘情愿的,就算你不用春药,直接向我求欢,我也会半推半就的委身于你的,你知道吗?你这个小冤家!」舅妈说着,娇嗔地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我感动地搂住了她,热情地吻着她说:「真的吗?谢谢你了,舅妈,难得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怎么谢?用身子谢呗!谢可不是用嘴说的,所以要把那个言字旁去掉,那就是射!只要你多在我子宫里面「射射」,多射精,我就心满意足了。」舅妈含羞带媚地挑逗我。「好,现在我就射射你、射你吧,只不过可说不定谁先泄谁、谁先射谁呢?」说着,我一把抱起舅妈,将她放在床上,三下五落二扒光了她的衣服,接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顺势压在她身上。舅妈倒也知趣,分开两条嫩白的大腿,夹住我的阴胯,热熨的阴户紧紧地顶着我那坚硬的***,两只手掌在我的背上游动抚摸,像按摩似的摸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伸手一摸,舅妈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看来她早已动情,才会说出那么露骨的话挑逗我,我也不再多纠缠,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对准她那张口等待着的肉洞口,一用力插到了底,一阵猛烈的抽送,三浅一深,旋转摩擦,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舅妈难以忍受这无比的刺激,阴户深处一阵收缩,子宫直颤,因为她的红唇被我的嘴唇堵着,只有从鼻孔连连发出阵阵快乐的呻吟:「哼……哼……嗯……嗯……」经过我不停不休地肏了一段时间,阵阵无穷的快感冲袭着舅妈,她颤抖着腰肢挺动着,臀儿款摆,两腿悬空抖动,花心深处如黄河决堤似的涌出股股的阴精,灼熨着我的龟头。「喔……我完了……宝贝儿……我要上天了……」「舅妈,过瘾了没有?」「过瘾了……真要美死我了……谢谢你……」「怎么样,是你先射射了吧?」「是……是我先射了……你还没射呢……那可不行……应该是你谢谢我才对呢……你不射怎么可以呢……」舅妈喘息着,还是不服输地向我挑战。「我是怕你受不了,看来你厉害着呢,那咱里就继续里。」说着,我掀起她的大腿,将她的阴户翘得高高的,猛捅一顿,直肏得舅妈声声讨饶,阴精不知泄了多少,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我才算射了精,烫热的精水,把舅妈灼得又是一阵颤抖。我们两个紧紧地拥抱着,温存着,享受着男女灵肉相交的快感。过了一会,我吻着舅妈的面颊,呢声问道:「舅妈,你刚才说,就算我当面直接向二舅妈和三舅妈提出那种要求,她们也会同意,是真的吗?你拿得准吗?」「嗨,说到现在你还是不相信我呀?你放心,舅妈会骗你吗?我告诉你,你二舅妈和三舅妈的脾气和秉性我最清楚,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了,我会看错吗?「看来,你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心,她们两个和我一样,其实都喜欢你这个讨人爱的小外甥,虽然现在还是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喜欢,但她们守了这么长时间的寡,只要有她们喜欢的男人对她们稍加挑逗,就会忍耐不住而投怀送抱了。「你正是她们喜欢的男人,虽然是晚辈,但成熟女人的欲火其实比男人还要强烈,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见到你这样的美男子,又正是她们原本就喜欢的人,又向她们大胆挑逗,遇到这种情况,连舅妈我都要欲火烧身而不能自禁……「你以为你二舅妈和三舅妈会能忍受住吗?告诉你,她们可都要比我风骚十倍!所以,我才会让你直接了当的去挑逗她们,一定会成功的。你放心地去干吧,包你得到她们!只是别忘了每天来陪舅妈就行了……」「我怎么会忘呢?我会天天来的!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容易,那就谢谢舅妈的好主意了!现在还不是太晚,二舅妈肯定还没有睡,我这就去二舅妈那里试试,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好,祝你成功。」说着,舅妈让我起了身,温柔地帮我穿上了衣服,又给了我一个热情的长吻,才放我出了门。我从舅妈房中出来,直奔二舅妈的卧室,远远就看见她房中还亮着灯光,不由得心中暗喜,看来她还真的没有入睡,那我就有希望了。快步走到她门口时,刚想要推门时,听到一阵「嗯…嗯…啊…啊…」的浪吟声从她房中传出,不由得停了下来,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是舅妈看走了眼,不知道二舅妈已经和别人相好了?那我不就是没戏了吗?真扫兴!」我失望地转身想走,但一转念,又想看看和二舅妈相好的是谁,于是就偷偷地轻轻一推门,正好门没有上闩,我进到房中,走到卧室的窗前,向房里一看,心中不由得窃喜,幸亏我又来看,要不然就少看一场精采的春宫戏。只见二舅妈和她的丫环香菱,双双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两人面对面,小腹紧贴着,二舅妈压在香菱身上,阴户对着香菱的阴户,耸动着屁股,一前一后地用力地摩擦着,两人的淫水沾得黑长的***湿湿的,床上更是这儿一片那儿一片粘粘糊糊的。我在外面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女人在一起也有这一套,胯下的大鸡巴又不自觉地硬了起来。我继续看下去,她们两个越磨越快,越磨越难过,香菱更是将粉腿张得开开的,屁股用力向上挺,阴户抬得高高的,迎接二舅妈的阴户,二舅妈也是气喘嘘嘘地前后左右用力猛磨,好象这样不解瘾,不能消磨心头的欲火,于是战况又变,两人分开,香菱自动翻身调头,她们两人互相用嘴舐起对方的骚穴,忽吸忽吮,忽急忽缓,浪吟声也越发难受,越发诱人。虽然她们两人用尽功夫,但仍然无法将那强烈的欲火压下,就甚至用手指在对方的阴道里掏弄起来。「二姨太,我……我里面好难过……」香菱浪哼着。「我用手在你里面弄着呀!我那里也很难过,你用力些。」「要是老爷还在世就好了,他多多少少还会插我几下,还能让我过过瘾。」香菱感慨地说。原来这个骚丫头早就让我舅舅弄过了,听说她今年才十六七岁,舅舅在世时,她最多不过十四五岁,就让舅舅给肏了?看来还不是舅舅用强弄了她,要不她怎会说让她过过瘾?可能是自愿的。「是呀,虽然他在世时几晚上才来这里弄我一回,不能让我天天过瘾,但有总比没有好,总比现在没人弄强多了。」「不知道太太和三姨太是怎么过来的?这两年她们不知玩过男人的鸡巴没有?」骚丫头香菱真是骚,浪语连篇,听她这么说舅妈,我不由得暗暗生气,待会儿非好好收拾她不可。「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不要脸的心思?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三姨太倒还罢了,太太那么端庄的人,怎么会偷男人?以后再这么说,看我怎么处罚你!」二舅妈一边骂着她一边用力在她的阴户里狠挖了几下。「啊……好舒服……再来几下……」听香菱这么浪叫,我心中暗想,这个骚货真是浪,小小年纪就这么浪,长大那还了得?正想着,想不到她那张骚嘴中又冒出了一句让我更想不到的骚话:「要是表少爷能来就好了。」「别胡说!你想讨打呀?我是他的长辈,怎么可以?你真是个浪货,真不要脸!」二舅妈羞红了脸,训斥着香菱。「什么长辈呀?老爷都死了,你们还有什么关系?你看表少爷长得多么英俊潇洒,又那么风度翩翩,难道你不喜欢吗?要是他也有这个心,你忍心拒绝他吗?你舍得吗?我是你的贴身丫环,是你的心腹,你老人家对我还有什么好保密的?怕什么?就是不知他的鸡巴管不管用?」小骚货竟然怀疑我的鸡巴不管用,一会我非肏死她不可。我继续看下去,看看二舅妈的反应。「唉,你这个浪蹄子,真让我把你惯坏了,这么放肆,真拿你没办法!让我怎么说呢?实话对你说,我确实喜欢仲平这个好外甥,就是不知他喜欢不喜欢我。不过,就算是他也喜欢我,又能怎么样?好歹我也是他长辈,舅妈能让外甥肏吗?就算他的鸡巴管用,又能怎么样?管用也不能让我这个当舅妈的用吧?唉,没有缘份,也没有这个福份呀!」二舅妈幽幽地说,好象不胜惋息。「要不要我给你们牵牵线呀?」骚香菱浪声说道。「去你的,越说越离谱了!这些心里话说说也就算了,你还要来真的呀?噢,我明白了,是你这个骚货自己想让表少爷玩,这才打着我的旗号,对不对?」「不错,我是这么想,我先去试试,看看表少爷是不是个风流人物,如果是个风流少爷,那么他肯定也对你有意,一挑逗就会上!我再试试他的那东西,如果是好货,我再给你做媒,如果中看不中用,那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骚丫头的鬼主意真多。「你这个骚丫头,花花肠子真多,你想送上门去让表少爷肏你这个骚屄,你就送上门去吧,我不管,但是可不要提我。万一人家没这个心,那多难为情?我这个当舅妈的以后还怎么见他?」看来二舅妈心中已经一万个愿意了,就是女性的矜持还有点怕,不敢吐口同意。现在她们两人经过这一阵互相的手淫和口淫,正是淫性大发的时候,并且她们又正在谈论着我、正想让我肏,现在我直接进去正是时候,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怎能让它错过?再加上我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戏,早已欲火高涨,大鸡巴硬得像铁一样憋得难受,实在忍不住了,便一推卧室门闯了进去。「二舅妈,我来了,让我好好地伺候你吧!」说着三步两步来到床边,在她俩还没反应过来时已一边一个搂在怀里。二舅妈和香菱羞得满脸通红,二舅妈更是拉着被子想盖住身躯,口中训斥着我:「仲平,你想干什么?快出去!」「好二舅妈,你就别骂我了,我在外面站了很久了,都快憋死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好二舅妈,你就救救我吧,我喜欢死你了!」我哀求着,用力抱紧了她。二舅妈听我这么这一说,知道我在外面将她们的浪态尽收眼底,那些淫声浪语也听了个一清二楚,又听我说「喜欢死你了」,知道我是在暗示她,响应她刚才所讲的「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更是羞得红透了脸颊,一语不发,将脸埋在我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我一见如此,乐得心花怒放,就放肆起来,开始挑逗她们,揉揉乳房,摸摸阴户,并用力地在二舅妈的脸上、唇上亲吻起来。她俩被我东揉西摸的,弄得欲火更是大起,骚香菱竟然伸手去帮我解开扣子,褪掉衣裤,我的大鸡巴一摆脱裤子的束缚立即直直地向上挺立起来,一下子把她惊呆了,惊喜万分地叫道:「哎呀!二姨太,你看他的鸡巴,好大呀!」二舅妈急忙抬头一看,果然我的大肉棒雄纠纠气昂昂地挺立着,直冲上方,还不断一颤一颤地,像是在向她点头致意呢!二舅妈再也顾不得羞耻,伸手就去抓,一握之下,玉手竟然围不拢,可见我的鸡巴有多粗。她又用两只手去量它的长度,不由得由衷地赞叹着:「仲平,好宝贝儿,你这个鸡巴可真大,这么粗,还这么长,有没有八寸长呀?真怕人,比你舅舅的大多了!」二舅妈说着手可没有闲着,又爱又怕地反来复去玩着我的鸡巴。我被她如此拨弄着鸡巴助兴,欲火更加炽烈,便急忙翻过身子,将二舅妈娇躯摆平,掰开她的双腿,用手扶着鸡巴屁股一用力,只听「叱」的一声,借着她的淫水的润滑,一下子全根到底,直弄得她「啊」的一声,连声呻吟起来:「啊…仲平……怎么这么疼……你这东西也太大了……叫人怎么受得了……」「好二舅妈,等一会儿就不痛了,我会让你美上天的。香菱,好好地在本少爷的屁股上用力推,等一下就轮到你舒服了。」我心中想,这个骚丫头也只配给人推屁股。香菱便默不作声地在后面用力地、有节奏地推起我的屁股来。二舅妈那荒芜已久的阴道,被我这根世上少有的大鸡巴,全根尽入地塞得满满的,美得她浑身乱颤,口中浪吟不已,娇软无力,媚态十足,春情荡漾,艳丽迷人,看着这迷人春色,怎不叫我神魂颠倒,更用心地使出浑身解数,用力猛肏。这样急抽快送的约有十来分钟,二舅妈已经是淫水如同泉涌一般,娇喘嘘嘘,显然已经渐入高潮,于是我更加卖力地肏她,她也开始用力地向上挺送着,迎合着。就这样不停地干了几百下后,二舅妈也疯狂起来了,向上挺送的速度和力度都明显加快,口中浪叫起来:「好孩子……真能干……你弄得二舅妈美死了……二舅妈要让你弄得上天了……真舒服……」「二舅妈,我干得你舒服吗?这么干合你的心意吗?」「对……就这么干……再用力些……再深些……」于是,我迎合二舅妈的需要,更用力、更深地肏她,弄得她更加兴奋,更加疯狂。又过了一会儿,她又浪叫起来:「好外甥……好孩子……好大鸡巴……我要让你弄死了……不行了……啊…啊…二舅妈要泄了……」果然,她又用力地挺送了几下,一阵阵阴精便如黄河决堤一般,喷涌而出。我由于有香菱在后面推屁股,不需要太用力,所以并没有感到太吃力,至于离射精的地步就更远了。骚丫头香菱早已难以忍受,一见二舅妈泄了身,于是就迫不及待地想让我肏她,俏生生地问:「表少爷,该轮到我了吧?」「骚丫头,你慌什么?我二舅妈还没有过瘾呢,我怎么能让她吃个半饱就把她拋下不管?等一会就轮到你了,你还是继续用力推吧。」我存心吊她的胃口,故意不肏她,要是换成其它人,我早就轮着换干了,不会让一个完全吃饱后再去弄另一个,那不把在边上等的人害苦了?但对香菱,我是有意做弄她的。过了一会儿,二舅妈恢复过来了,感觉到我的大鸡巴还是坚硬如初地插在她的阴道中,来回轻柔地抽送着,于是她的淫兴又起,又开始哼哼唧唧地迎合起来。我一见二舅妈这样,知道是时候了,就对香菱说:「你要想让我早点弄你,就开始用力吧,你用点力,让我早点把二舅妈打发美了,不是轮到你吗?」于是,香菱就在我身后用力推起来,我顺着她的推送,用力地肏着身下的二舅妈,直弄得二舅妈两眼迷朦,满面通红,淫声浪语层出不穷:「唷…大鸡巴……好鸡巴……你真能干……美死了……爽死了……你插吧……用力弄吧……就是被你捅死了……我也心甘……捣吧……捅吧……啊……又要丢了……」四五百下之后,二舅妈浪叫着丢了精,竟连续两次泄精,直泄得她浑身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像昏过去了。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满足了,再干下去就过量了,于是就拔出大鸡巴,把她向里边抱着挪了挪,让她躺着休息,好腾出地方,让香菱躺在床中央。香菱刚才在后面替我推屁股,看着我们的激战,听着二舅妈那令人销魂蚀骨的浪叫,实在难以忍受,就用力地把两腿夹着来回使劲磨,早已跟着二舅妈泄了次身了,泄出来的阴精把两条腿都流得湿了,可是内心的欲火却难以消减,现在见我让她躺在床上,又看见我那硬挺着的大鸡巴,急忙把两腿像八字似的擘开,好方便我的插入,那个桃源洞口早已是淫水四溢了。我见香菱春情荡漾,浪态迷人,知道她已经欲火涨到了极点,再不弄她说不定真会把她急死,于是就伏在她身上,提着气昂非凡的大鸡巴用力一插,「噗滋」一声,全根被充满淫水的阴户吞了进去。「啊!真美呀!真粗真大真长!真过瘾!」骚丫头就是骚。「噫,你不是才十七岁吗?你这个骚屄怎么这么松呀?一下子就全根尽没了?」我故意问她,想弄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失身的。我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香菱一定对我是有问必答的。「是二姨太有时晚上睡不着觉,我们两个就像刚才那样互相用手弄对方,挖成这样的。」香菱羞红了脸的解释着。「那你有没有被男人的鸡巴弄过你的骚屄?」我追问着,并用力地抽送两下。「啊…啊…好舒服……我曾经被老爷肏过……那还是老爷在世时的事了……他和二姨太玩过……偶尔也会玩我一阵……那时我以为已经够美……没想到和你一比差远了……鸡巴也没你的大…没你的粗…更没你的硬……也没你会玩……啊呀……噢……好表少爷……你真好……真会肏屄……小骚屄被你的大鸡巴……顶得舒服死了……」香菱一边向上挺送着迎合我的抽插,一边腻声回答着我,那口气听上去显得她舒服极了。「那你第一次被我舅舅肏,是在什么时候,是怎么回事?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还是舅舅强迫你的?」「这个……」香菱羞红了脸,娇笑着不语。「快说!不然我就要抽出来了!」我说著作势要抽出鸡巴。吓得香菱忙搂住我,双腿盘在我的屁股上用力地缠着,说道:「你问二姨太吧,她什么都知道。」「她呀,是她自己……」二舅妈在旁边开了口。「二舅妈,你别说,让她自己说!」被我打断了。「好,那我就不多嘴了,香菱,你就自己说吧,怎么,你这个骚丫头也会怕羞吗?」二舅妈羞着香菱说。「自己说就自己说,有什么好羞的?是我自己送上门的,那年我还不到十五岁。」香菱这时候倒大方起来了。「才十五岁就自己送上门去让人肏?你那么小怎么会想让人肏的?」我不解地追问着。「你不知道,我发育得早,十二岁就来了月经,十三岁嫩屄中就经常发痒,有时候痒得实在受不了就用手指进去挠。有一天晚上我无意中发现老爷和二姨太在玩,才知道男女之间的这种快乐,于是每到老爷来二姨太这儿住,我就一场不漏地偷看……「直到有一天,我在外面看的实在忍不住了,就脱光了衣服闯了进来,求老爷弄我一次,老爷就这样开始肏我了。」「是这样的吗,二舅妈?」「不错,那时我看她真的好可怜,小小年纪就忍受不住欲火的煎熬,她进来时淫水把两条腿都弄湿了,实在是欲火难耐的样子,我不忍心看她那副可怜相……「再说她是我的贴身丫头,让老爷肏也是很正常的,于是我就默许了,本来我还替她担心,怕她十四五岁那么小的年纪,会受不了老爷的大鸡巴,没想到会那么顺利,一下子就弄进去了。我可不是说你舅舅的鸡巴大,因为那时我只见过你舅舅的,就以为够大的了,没想到现在一见你的,和你的一比,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个骚丫头要是第一次就遇上你,让你这个大鸡巴为她开苞,可没有那么顺利、那么幸运了,至少要吃一番苦头。」二舅妈媚声说。「二舅妈,你说什么呀,什么开苞不开苞的,她哪里有什么苞可开?你知道那时为什么那么顺利吗?因为她本来就不是处女了,所以舅舅才会那么顺利地弄了进去,你记得她那时流血了吗?」「哎,对了,她那时是没有流血,你怎么会知道?香菱,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已经让别人弄过了?」二舅妈迷惑不解。「我没有让别的男人弄过,没有流血是因为……」香菱不好意思启口。「让我来替她说吧,没有流血是因为她的处女膜已经被她自己用手弄破了,我说的对不对?」「对,表少爷你真是料事如神,是我自己弄破了处女膜,当我屄里痒的时候,我就用手去挠,可是抓来挠去总是不过瘾,我一急,用力一戳,就把处女膜弄透了,很疼,还流了许多血,把我吓坏了,可是里面还是痒,我就继续把手伸进去,谁知这一伸进去挠,里面感觉好多了,我这才知道了解痒的方法,以为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谁知后来见了老爷和二姨太在床上玩,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男人和女人弄是要用男人的鸡巴才过瘾,于是我才想让老爷弄我。」香菱不好意思地说出了真相。「原来是这么回事,仲平你是怎么知道的?」二舅妈仍有疑问。「这还不简单?你没听她刚才自己说有时痒得受不了就用手进去挠?那层处女膜又是什么结实的东西?那还不是一不小心一捅就破?加上你刚才说本来还替她担心受不了舅舅的鸡巴,没想到会那么顺利,一下子就全弄进去了?那还不是处女膜已经破了?再说,她小小年纪,要不是她自己送上门去让人肏,谁会去打她一个小孩子的主意?所以,她的处女膜一定是她自己弄破的。」我一边说一边用力地肏着香菱,她也在下面用力地向上挺送着,我知道这是一个天生尤物,不是轻易就能打发的,于是就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狂抽乱捅着,直肏得她浑身打颤,浪哼不断:「好少爷……你真厉害……我受不了了……你要把我弄死了……啊……啊……要上天了……我不行了……要泄了……啊…啊…」香菱刚才跟着二舅妈已经泄了次身了,现在又浪叫着泄了,我却并不因她已经泄过两次身而停止肏她,因为刚才在外面听她浪语不断,又是说舅妈不知玩过男人的鸡巴没有,又是怀疑我的鸡巴不知管用不管用,我早已暗下决心,非好好收拾她这个骚屄不可,不把她肏个半死誓不罢休,所以我继续不停不休地用力弄她,直弄得她又浪叫着丢了两次身,前后一共泄了四次身,直泄得她浑身瘫软,四肢无力,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下身的阴户被捣成了一个圆洞……香菱的淫水阴精早已流成了河,她身下的床褥已完全湿透了,就像刚从水里边捞出来一样;脸色也由开始的羞红变为后来的腥红,最后变的像纸一样惨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呼吸微弱的几乎听不见,鼻孔中出的气多进的气少,我一见她成了这个样子,知道她已被我肏得半死了,再弄下去她就真的会没命的……二舅妈也在一边骂我:「仲平还不停下来,你想要她的命吗?」「好,二舅妈,我这就停,不过,我还没有射精呢,要想让我饶了她,那就得你接着来了。」我知道二舅妈休息这么长时间,已经完全恢复了,所以才向她求欢。「好,二舅妈就舍命陪君子,谁让我这么爱你呢?就是让你把我肏死我都心甘!来吧,来肏你的亲舅妈吧!」二舅妈充满爱意地说着,并自然的擘开两条大腿,等待着我的进入。「先等一下,让我先帮这个骚丫头做做人工呼吸,别真的让我把她肏死了,那才败兴呢。」我吻住香菱的柔唇,她的嘴唇已经发凉了,我忙向她口中渡入元气,一口接一口,过了一会儿,她的呼吸才渐渐正常了,脸色也趋于红润,我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于是就从她的阴道中拔出湿淋淋的大鸡巴,从她身上起来,爬到二舅妈身上,二舅妈扶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肉洞口,我一用力,整根大肉棒全插了进去。「啊……仲平……好孩子……你真猛……真壮……二舅妈的嫩屄让你涨得满满的……你就用力弄吧……二舅妈让你弄个尽兴……」我抬高她的双腿,三浅一深,急抽猛插,一顿猛肏,直弄得二舅妈浑身乱颤,口中「啊…啊…啊…啊」地呼个不停,终于又在一阵猛颤中泄了身,喷涌而出的阴精直洒在我的龟头上,刺激得我再也控制不住,滚烫的阳精一波一波地射入二舅妈的子宫深处,灼得她甘美无比紧紧地搂住我,我也搂住了她却并不把鸡巴拔出来,让它留在二舅妈的阴道中,感觉着她阴道内有节律的痉挛,享受高潮过后的快感。「二舅妈,要是我刚才没在外面看到你们互相手淫、磨镜,也就是说换在平常,我要直接挑逗你,你会让我肏吗?可要说实话啊!」「嗯,宝贝儿你问这个干什么?」二舅妈反问我。「我想看看舅妈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是说琴姐(舅妈闰名爱琴)吗?她说了什么?这和她什么关系?难道你们……」二舅妈疑惑不解。「不错,我昨天晚上已经和舅妈好上了,不过不是她主动的,而是我设下了圈套,她才失身于我,我告诉她我想和你与三舅妈也好上,她让我放心大胆地向你们求欢,说你们是不会拒绝我的,说你们肯定也喜欢我,又守寡守得芳心难耐,一经挑逗就会上手的,所以我才问你,看舅妈说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又怎样?是不是要是真的,你就要直接向三舅妈求欢?」二舅妈故意逗我。「不错,本来我就是想直接向你求欢的,没想到碰上了你们这场好戏,省了我的事,不用挑逗、不用哀求就让我肏了。」「去你的,什么好戏,唉,你不知道我的苦衷,你以为我想那样吗?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要是不经过男人的性爱也就算了,偏偏是尝过甜头了,又没有了男人,每到晚上更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那种男女交合的愉悦,就急得心痒难搔、烦燥不安,那种滋味真不是人能受得了的,又没有办法解决,处在我们这样的身份地位,能胡来吗?刚好香菱这骚丫头也是春情勃发,欲火难捱,我们就想出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稍解心头的欲火……谁知却让你偷看到了,还闯进来把我俩给肏了,真是前世的孽债。」「对,我们前世有缘,命中注定要好的,说了半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快说,要是我直接向你求欢,你到底愿不愿让我肏?」我追问二舅妈。「你说呢?我会让你肏吗?我会不让你肏吗?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呢?说不让你肏吧,我又舍不得,说让你肏吧,我又不好意思,你说我是让你肏还是不让你肏?」她不好意思明说,却耸了两下屁股。「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了二舅妈的意思,正如舅妈所说,她心中是一万个愿意,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女人就是这样可爱,看来肏三舅妈也不成问题了。「你明白了吗?那你准备怎样去向你三舅妈求欢?是直接挑逗还是暗示爱意?」「到时候看情况再定,你说三舅妈会让我肏吗?」「当然会了,连琴姐和我都让你上了身,何况你三舅妈?她可是青楼出身,比我们两个更需要这个,特别是你的这根鸡巴这么大,又这么能弄,弄得我俩先后泄了七八次身,她会不急着品尝吗?」「你只知道我把你俩弄得泄了七八次身,还不知道我来你这里之前已经和舅妈来过一次了,她也让我弄得泄得一蹋胡涂,你说我的性能力强不强?」「真的吗?你真是个天生的「性神」!看来你夜御十女都不成问题!刚才你要是接着弄下去,香菱非让你真的肏死不可,你这根鸡巴真厉害,厉害到能肏死人的地步,真怕人。」二舅妈赞叹不已,又接着逗我:「以后你要是想杀人,用不着用什么武器,只要用你这根鸡巴就能要人的命,不过必须是对女人,对男人就不行了。」「二舅妈,你怎么这么说我?你以为我真的想肏死香菱吗?我不过是想让她过过瘾罢了,她不是说不知道我的鸡巴管用不管用吗?我就让她看看到底管用不管用!」「好表少爷,我真服了您了,您的鸡巴真管用,真厉害,都快把我弄死了,我再也不敢说浪话了。」香菱这时才完全恢复,有气无力地媚声低语。「你没见过世面还要说大话,吃苦头了吧?」二舅妈笑骂她。「什么呀,这不是吃苦头,表少爷让我尝到了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忘记的甜头,刚才弄得我舒服极了,就是真的被他弄死,能死在他的鸡巴之下,我也心甘情愿。」香菱说着,用手轻轻揉着她那被我肏得红肿的阴户,又说:「就是小屄被肏得生疼,不知几天才能复原。」我用手摸了摸香菱又红又肿的阴户,故做关心地问她:「怎么样,很疼吗?让我帮你揉揉。」香菱感激地说:「好表少爷,你真好!」这时二舅妈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弄三舅妈?」「明天晚上我就去,希望能马到成功。」「你一定会成功的,你不是马到成功,而是「枪」到成功,凭你这杆肉枪,你三舅妈一定也会心甘情愿地让你肏的。只是别忘了多来陪陪二舅妈就行了。」「二舅妈你放心好了,我会多来陪你玩的,呀,对了,你想不想要孩子呀?舅妈就想让我给她播下种,以后也好有个依托,你呢?想不想要我的孩子?」「当然想,要真能让我怀上个一男半女的,那就谢天谢地了。」「那好,我这几天就多陪陪你和舅妈,希望能成功。」天遂人愿,经过我这几天的辛勤耕种,她们真的被我弄大了肚子,十月怀胎,在同一天都生了个儿子,很可能就是这个晚上同时怀上的,要不怎么会同一天分娩?不光她们,小杏和三舅妈的丫头春玲也都在这十天里怀上我的孩子,不过她俩生的都是女儿。至于骚香菱,不知怎么这么巧,每次和我弄都赶不上趟,每次都是把她肏得大泄特泄时我还不到射精的地步,所以从来没有在她的骚屄中射过精。而三舅妈因为当妓女时被老鸨用药弄坏了身子,所以不能生育。她们几个生育时,已经因时势的变化而迁到了台湾,知道底细的佣人都留在了大陆,只有被我肏过的主仆六人一起去了台湾。到了那里,没人认识她们,对外只说她们怀的孩子是丈夫的遗腹子,所以无人怀疑,没有引起什么风波。后来,骚香菱因受不了欲火的煎熬,沦落风尘,而剩下的五个女人就带着我的四个孩子生活在一起,相依为命,因我家和她们家都隐姓埋名,所以到台湾后就失去了联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