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学姐好辣下51.5KB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12   

    本帖最后由 水瓶牛仔 于 2012-5-5 03:21 编辑

    期待已久的鹿港采风行已到,带着忧喜参半心情的我,在鹿港彰化客运总站等待

    两人的到来。(粉嫩女孩一个人来就好 )

    不晓得等了多久,终于看见他们了。粉嫩女孩穿了件无袖T恤,真是可爱又不失性

    感啊。(又有邪念 )

    粉嫩女孩:「ㄟ,导游,打算带我们到那里去玩?你最好认真以赴喔,不然我会给

    你打叉叉喔。」『嗯?评什么分?男友标准吗?』

    情敌一号:「呵呵,我可是请她请老半天喔,要是不满意,你就"灾系啊"。」(哭笑

    不得 )

    情敌一号并不知道我也打算追粉嫩女孩,从他雀跃的心情可以看出来,他也信心十

    足。『从现在起,我们两个就公平竞争吧。』

    鹿港,小地方,罗大佑曾写过一首歌,鹿港小镇,对当时的环境而言是满贴切的,

    我的老家就是一堆古蹟庙宇跟小吃。

    做为导游的我,当然是费盡心力让他们能够逛的开心,最重要的,是让粉嫩女孩加

    深对我的印象。『我对她瞭解也不多。』

    摸乳巷、九曲巷、天后宫、瓮墙、意楼、蚵仔煎、牛舌饼、绿豆糕、肉圆、生炒五

    味...等等。(反正就是吃透透玩透透。)

    当中情敌一号有带相机,我们拍了很多照片,也玩得不亦乐乎。就在此时,一个关

    键时刻,粉嫩女孩给了我她在BBS上的ID。

    『这次粉嫩女孩对我印象似乎很好,嘿嘿嘿,我还是有希望的。我带团已经有段时

    日了,自然有点程度。』

    带他们逛完鹿港,时间也到了傍晚六点多,于是在吃过晚餐后,便目送情敌一号与

    粉嫩女孩上公车离开。

    回到家之后,晚上十点多也沒啥事可做,就用慢慢的拨接上网。(那时候可沒有AD

    SL可用。)

    所以,在龟速上网时代,打逼是比较常做的事,抓东西还是交给学网吧。

    上学校的BBS,除了遇见同学,当然还有情敌一号及粉嫩女孩啰。

    不出所料,粉嫩女孩一直在试探我,是否知道情敌一号喜欢她。

    不过似乎大家都在玩心理战,情敌一号若有似无的回应她,所以她只好向我确认情

    况了。(实际情况是我们两个都...)

    站在朋友的立场,我只能对粉嫩女孩说真话,对,沒错,他很喜欢妳。(那站在情敌

    的立场呢?我是沒想那么多。)

    但是接下来,似乎已经决定这场兢争的结果了。

    粉嫩女孩:「我把你们都当好朋友。」

    『看样子我也得下勐药了。』

    我:「那,妳有喜欢的人吗?」

    粉嫩女孩:「嗯,应该算有吧,只是他不知道罢了。」『喔喔,情敌二号出现,这下

    真的棘手了。』

    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就说一声吧。至于他(情敌一号),妳最好亲自跟他解

    释一下。」

    粉嫩女孩:「唉,很尴尬啊,都是同班同学,实在很难启齿。」

    我:「难道妳要继续这样下去?那只会让他更加努力追妳的。」

    陆陆续续跟粉嫩女孩聊了很多,感觉她是一个外表开朗,个性大而化之的女孩,但内

    在却是不擅于表达感情的人。

    (沒种就对了,呃...我也是啊。 )

    暑假,偶尔跟朋友出去玩,但重心仍是放在粉嫩女孩身上,有空档就三人行。

    我的暑假就在打工与打逼之间渡过了,然后,新学期开始,终于,晋陞为二年级。

    盛夏,高雄的天气依旧炎热,与三五好友在福利社找位置坐下,一边喝饮料止渴,一

    边纳凉,好不惬意。

    是的,开学了,又有菜鸟们进来这间学校准备接受荼毒了。

    同学甲及乙都很走运,都有相当可爱的学妹。后来同学甲就入手学妹了。(小孩子真是

    太好骗了 )

    至于我,我的直系是学弟。不知学姐会不会把目标转移呢?如果沒有的话,那原因就很

    明显了。

    迎新过后,结果出炉,学姐只会抱我,不会抱学弟。『我该高兴还是哭啊?』

    连学弟都会说:「学长,你跟学姐有一腿厚?」

    照惯例,学姐仍会邀我跟学弟出去玩,不过偶尔会单独约我出去。(越来越头大,却又

    不敢说)

    粉嫩女孩呢?开学后有一段时间沒看到她了,有时会在BBS上遇到,沒啥进展,不是在

    BBS斗嘴就是聊些无关紧要的天。

    再说到情敌一号,似乎打击很大,每次看到他都无精打采的。(可能被粉嫩女孩判出局

    了吧。)

    但是我最好奇的还是情敌二号,真不晓得是何方神圣,有如此魅力令粉嫩女孩难以抗拒。

    正所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啊,不是,是至少也要被对手彻底打败,打从心底认输,

    这才甘愿。(面对事实 )

    有天躺在床上发呆,想啊想的,忽然有股冲动要跑去找学姐。『我们之间也该做一个

    了断了。』

    就这样,就跑去科馆,在导仔的研究室吹冷气泡咖啡,一边与导仔啦赛,一边等候学

    姐下课。

    噹~噹~噹~噹~下课钟声响起,我也离开研究室,走下楼去找学姐。(心情忐忑不安)

    学姐:「ㄟ~学弟,你怎么在这?」(一脸高兴的样子)

    我:「等妳咩,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肚子好饿说。」(我也只能掰出这种藉口)

    学姐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于是,我们便跑去买了麦当劳回学姐家吃。

    在吃东西的过程里,我脑子不断思考着该如何开口,在吃饱喝足后,趁学姐上洗手间的

    几分钟,沈淀一下心情。

    『我先自爆好了,这样学姐也不用说什么,也避免说出什么而造成我们之间的尴尬。』

    我:「学姐,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了,XX科的。」

    这句话一脱口而出,感觉学姐的头皮开始发麻了,学姐挤出一个笑容,声音有点颤抖的

    说:「真的吗?那很好啊,改天带来给学姐看。」

    我:「嗯,我们还沒在一起啦,纯欣赏,有机会我会行动的。」『终于说出来了,好紧

    张好紧张。 』

    离开学姐住处,我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今天的天气感觉好温暖、好舒服。

    如释重负的我,心情顿时开心起来,放开了,彻彻底底的放开了,这种感觉真好。

    这应该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有如此大的勇气,做出决定。『懊恼吗?后悔吗?不,并沒有。

    我反而觉得我做对了一件事。』

    以前的我老是犹豫不前,深怕受到伤害,也怕伤到他人。但是今次,我不会让自己有任

    何遗憾。

    说真的,我的学姐,有着一头俏丽的短髮、秾纤合度的身材、亮丽的外表,试问有男人

    不会多看她一眼吗?不会受她吸引吗?

    打从小时候,我对女孩子的印象就是柔顺的长髮,白皙的肌肤,柔情似水的眼睛。(所以

    学姐不是我真正喜欢的那一型)

    每个人其实多少都会对外表有着不同喜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喜欢画画的缘故,我对视

    觉印象的感觉很深刻。

    于是,总是如此,女孩子的外表若是合我意,我就会觉得她看起来特別顺眼。(恋X癖吗? )

    有人说爱情是男女之间的化学变化,但是化学变化这种过程,有道理可循,有公式可带

    ,但是爱情沒有,真的是发自内心。

    我,喜欢学姐,但,不是男女感情。粉嫩女孩,是因为喜欢,所以喜欢。(人类真是难以

    理解的生物啊 )

    鼓起勇气向学姐说了那些话,我不确定我是否伤了她的心,她也沒有表现出来。(他人的

    痛,就算你懂,但你还是难以体会痛的程度)

    起码我知道,知道我真正的目标在哪,什么不确定性,也都确定了。现在,开始动了,我

    们三人之间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翌日,体育课时碰巧遇见粉嫩女孩与几个人正在操场旁的草地练习。(她的社团跟绳子、

    制服、小扁帽有关 )

    粉嫩女孩跑过来,对我说:「ㄟ,你上次不是说要帮我画海报?」

    我:「老是ㄟㄟㄟ的,很沒礼貌喔,请叫我的名字,OK?」「请人帮忙态度也要和善一点

    嘛,兇巴巴的,是欠妳钱喔?」

    粉嫩女孩:「好啦,我下次会注意的。」「那么,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基本上晚上六点以后都有空啰,然后假日大概是中午过后。」

    粉嫩女孩:「猪喔你,睡睡睡。」「怪不得长不高。」(噗,重伤了。 )

    我:「我是不高啦,反正我还有发展空间,不像某个恰北北的傢伙,这辈子大概不会长大

    了。 」

    粉嫩女孩:「你!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晚上六点来团室,我

    还要练习,掰。」

    交待的还真是快啊,一点说话的馀地都沒有。『至少也要ㄠ顿晚餐还是什么的。 』

    还可藉这次机会,去打探情报,顺便看看情敌二号的卢山真面目,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晚上,在BBS上与粉嫩女孩讨论关于海报设计的事,看样子他们似乎都已经万事俱备,只

    欠我这个东风了。

    此时情敌一号捎来讯息,说他心已死。我也只得苦口婆心的劝他看开点,毕竟天涯何处无

    芳草,感情是不能勉强的。

    与情敌一号聊了一会,我便知会他,我等会直接去寝室找他。稍后在贩卖机投了两罐咖啡,

    便找情敌一号到宿舍天台散心。

    皎洁的星空,微风清拂,顿时让人不自觉的陷入一种意境之中。我闻到一股味道,叫做心痛。

    与情敌一号聊了好多好多,也知道他是有放感情下去的,所以才会这么难过,但,我并未

    向他提及我对粉嫩女孩的感觉。

    由于昨晚与情敌一号聊的很晚,下午我就翘课在宿舍睡觉。(睡觉才是王道啊,什么疲劳痠

    痛感全部都一扫而空。 )

    就这样,到了约定时间,匆忙的起身穿衣服,便奔向她的团室。

    就在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团室前,稍微调整一下唿吸还有紧张的心情,然后,推开门,

    走进去了。

    『惊,人还真多啊。有够吵的。 』我一进去,在一堆好奇的眼睛注视下,粉嫩女孩开口了。

    粉嫩女孩:「ㄟ,迟到啰,你很大牌ㄟ你。」

    我:「沒办法,我很忙啊。 」(故作镇定)

    稍微看了四週,至少也有二三十人,有男有女,不过能引起我注意的只有粉嫩女孩还有

    一个高眺男孩。

    『大概就是他了吧,质感很好,有着阳光男孩的味道,身高起码也有180。』(的确是个

    少女杀手)

    高眺男孩:「Hi!你就是要帮我们制作海报的人吗?真是谢谢你了。」

    我:「还不都是交友不慎,老是要帮朋友两肋插刀。」

    粉嫩女孩:「ㄟ,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有要求过你吗?是阿丰(情敌一号)叫你帮忙的,

    他是你好朋友,你帮他忙理所当然啊。」

    我:「同学,阿慈(粉嫩女孩)都是这个样喔?恰北北又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团员甲:「嘿啊,习惯就好,我们被她"苦毒"惯了。」

    团员乙:「是啊,这里她最大尾,谁叫她是小队长。」

    粉嫩女孩:「ㄟ,你们很"厚话"喔,不说话会死啊。」

    我:「真是家门不幸,你们社团怎么会有这种人啊?」「不过看起来你们满融恰的啊。」

    高眺男孩:「是啊,这些小萝蔔头就是喜欢打打鬧鬧的。」「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阿

    凯。」(情敌二号正式登场)

    高眺男孩:「其他人自我介绍一下吧,阿慈就跳过了,反正你也认识,从XXX开始好了。」

    在一片喧鬧之中,我草草认识了这个社团的成员。也开始讨论海报的题材及设计等事项。

    经过一番争论(用讨论太和平了,当时真的很吵。)终于决定主题及设计方针,于是我便拿

    起铅笔,在白纸上画些草稿让他们过目。

    在一阵惊嘆声中,我画的几张草稿被选出,于是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好吵 』

    我的注意力不时放在粉嫩女孩身上,看她与团员吵吵鬧鬧的样子,真是可爱。

    至于情敌二号,一样的沈稳,充满自信的表情,静静的看着这一群小男生小女生。『高年

    级果然不同啊,稳重多了。』

    终于,决定了一切,我负责画比较重要的几张海报,社团几个成员也负责画其他海报。

    然后,时间不早了,互道再见,便各自回去了。情敌二号在外租屋,所以走往停车场方向

    ,我与粉嫩女孩及小玲,则一起回宿舍。

    粉嫩女孩:「看不出来你还满会画的嘛,这次你要是画不好,皮给我绷紧点。」

    我:「呵呵,妳不是早就知道我很会画了,我靠这吃饭的耶,以前帮人画海报,起码都有

    饮料晚餐消夜之类的。」「打算怎么跟我算?」

    小玲:「哎唷,小佑,不要这样子咩,下次买饮料请你啰?你要喝什么?」

    我:「咖啡,要不就红茶吧。」

    粉嫩女孩:「ㄟ,都还沒开始画,就给我耍大牌啰!」

    我:「利益交换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然,我找阿凯要啰。」

    粉嫩女孩:「你...!哼!」

    小玲:「呵呵,我好像闻到醋罈子打翻的味道啰。」

    我:「嗯?我只闻到火药味耶。」

    小玲:「嘻嘻嘻,有些事你不懂啦。」

    粉嫩女孩:「厚,你们,讨厌啦。」

    我:「哈哈,真是受不了刺激啊,看来妳也只不过是只纸老虎而已。」

    粉嫩女孩一拳朝我胸口打过来,距离太近,动作又快,闪避不及,中招。

    我:「"夭寿喔",杀人啰。」

    粉嫩女孩大概已经怒火中烧了,白了我一眼,气唿唿的说:「你去死啦,哼!」

    接着便快步走回宿舍,我与小玲互看一眼,便笑了起来。(奇怪,我是在爽什么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