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堕落 第五章 命运转轮的启动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13   


    打从那天起,源造就完全迷恋上,以女子学生们为幻想对象,来进行自慰的行为。实际上,可以作为幻想对象的人还真不少,截至目前为止,源造已经见到十几位女学生,几乎每一个都变成源造妄想的受害者。

    从微暗的地基空间里,窥视着白天的校园中那些少女们活泼的运动身影,以及更衣室中经常见到脱衣的画面。源造非常享受,每天都以这些场景为对象,来满足着自己的熊熊欲火。

    源造每天都会手淫,来满足已经没有底线的贪欲,追逐着妄想的快感。对于自己有着这样深的性欲,连他本身也感到非常讶异。但是源造慢慢感觉到已经没有第一次所感受到那么强大又猛烈的快感,他开始觉得心中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满足。

    和运动新闻以及杂志不同的是,现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具具真实女子高中生,香甜火辣的纯洁肉体。那当然是具有不容置疑的刺激,但即使如此,自己也仅能用眼睛看着而已,想到这边,过去所感受到的真实感也稍微变了味道。

    在源造心中膨胀的欲望却是没有边际,感觉到自己好像就是统治着这群女高中生们的伟大君王。但这念头也只是存在在单纯的妄想世界中,而实际上自己只有一个因为妄想而频频自慰,不太干净又流浪天涯的中年男子而已。

    然而,这样自大的妄想却不断挑动着源造,他那内心卑微又下贱的色欲,如火上浇油,熊熊欲火不停窜烧,带给他扭曲的万能感觉,自以为是万世之主。陷入虚幻中的源造就这样反复在一面窥视着更衣室一面手淫着的情境中。

    “啊啊……啊啊……啊啊……”

    口中发出呻吟,源造一边套弄着极度怒涨的肉棒,一边像是要生吞似地紧盯着女子高中们的诱人胴体。在他的妄想中,这群少女们像绵羊般温顺屈服在自己之下,高兴承受着自己各种淫猥的性花样。

    “爽吧……浪死你……干死你……”

    发出吼叫的源造不断挺动屁股,巨大的肉棒,在少女狭窄紧锁的阴道里,快速地抽送着。结合的部位发出黏度极高的卜滋卜滋声响回荡在空间。

    “啊嗯……受不了……小穴……小穴……好浪……死了……死了……”

    抬起雪绵丰满的屁股,少女们口中的呻吟不断,背也向上弓起,承受着由后面而来的剧烈抽送着,双脚不停颤抖着。

    “很爽了吧……对吧……大肉棒的滋味不错吧!”

    紧抓着腰骨,不断将纤细柔腰拉向自己,为了想深深刺进花心,源造一面强力抽送,一面逼问肉棒下的少女。

    “美……美死……美死我了!要天了……升天了!”

    受到肮脏又下劣的中年男人野兽般侵犯,女子高中生口中不停窜出妖媚呻吟,同时乖乖地交代出自己因淫乱性交而来的喜悦。

    “要……要射了!”

    过了不久,嘶吼着的源造终于到达高峰。

    “啊嗯啊嗯!”

    少女也发出宛如响应般的呻吟,丰满的圆润屁股不停扭动,把男人推向另一个高峰。

    “我要大……大量……大量的射出来了!”

    是源造喜悦的撕吼声。

    “啊嗯……啊嗯……啊啊……唔唔……”

    “射了!”

    腰用力向前一顶,把肉棒深深刺入不动,然后就开始射精。

    “喔喔!”

    阴道里感应到男人精液的喷出,年轻肉体不断轻轻颤抖着,身子微微弓起,表现出自己的喜悦。

    那年轻充满着生气的柔肉,像是要榨干精液般不停收缩着,接着不断挤压着还埋在阴道里的肉棒。

    “哦哦……哦哦哦!”

    自己粗糙的右手取代黏糊糊缠人的女人阴道里的黏膜,不断挤压着肉棒,导致真的射精了。

    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自慰的结束。

    “唔唔……呼呼……”

    在扭曲的妄想作用下,终于射出精液的源造呼吸非常混乱,冷静不下来的他擦了擦肮脏的手。

    达到快感的瞬间,源造也被拉回到现实世界。

    安静的地底下……

    头上传来的少女们尖锐的嬉闹声……

    这极端的对比一下子就把源造从射精快感中带回来,和这样快感相反地,一种难熬的空虚在源造的心中不断扩散着。

    每天都可以窥视到这群女子高中生们,她们炫目胴体带给自己无边的刺激。

    以一具具青春无敌的胴体为幻想对象自慰着。

    但是,自慰行为到底还是自慰行为。现在眼前所见到的女子高中们,她们的肢体也和过去幻想对象刊载在杂志和新闻上面的相片和故事一样,最后的结局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每一个都没有真实感……

    心中的某个角落好像感到意犹未尽……

    “混蛋……”

    源造有种淡淡的感觉,不满情绪逐渐沈淀在心底深处。

    安安静静的礼拜六午后的时分。

    对源造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的日子。

    学校没有上课,也没有任何社团活动,在休假的期间里,这些是很自然。周边没有任何学生的身影,四周静悄悄的。

    只有这样的日子,源造失去了唯一可以惬意生活的妄想,他不能边手淫边看着活碰乱跳学生们肢体。

    没有其它的事可以做……

    只是发呆地等待着夜晚的降临……

    没有其它的事可以做。

    “真是无聊……”

    外面是艳阳高照,非常炎热的天气,稍微在外站一下,都会有中暑的危险。

    连在这个地下空间里,还是可以感觉到外面的炎热。

    一直等到太阳下山,天气转凉点才能活动,在这之前大概就是睡觉,所以肚子饿的话,那也事没有办法?

    无所事事的源造随意躺下休息,过了不久,他就迷迷糊糊有了睡意,然后就睡了过去。

    喀哩……喀哩……喀哩……

    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源造的耳朵边忽然间好像听见远处传来一种金属的声音,奇异的声响响遍在这幽静地下空间里。

    “嗯?”

    因为这不曾听过的声音,迫使源造爬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经过反复几声以后,那声音突然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源造感到纳闷了。

    会发出这样声音应该是在入口处的要到这边的阶梯才有的啊。

    “是有谁……要到这里来吗?”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其它人到过这边,所以源造非常放心一直待在这边,但是现在却像有人朝这边走过来……

    “碰到麻烦的话那可不妙……”

    源造一面警戒着一面小心不要发出声音地爬起来,紧绷着神经,慢慢看向入口处。他心中担忧着,如果被建筑工人看到自己在这里的话,那一定会带来麻烦的,这一定错不了。

    四周都是一片不寻常令人害怕的安静,可是,刚刚的确是有人下楼梯……

    还是先做好离开的准备为妙。尽量不要发出声音,快速收拾好自己的破铜烂铁,源造慢慢站起来,弯着腰蹑手蹑脚地向入口处移动着。

    “这个礼拜六……谁会……”

    到早上为止是连一点点要开工的迹象也没有,外面也没有听见人声鼎沸的吵杂声。看来应该不是要开工的样子。

    “是学校里的……人吗?”

    源造开始盘算着最难缠对手的模样。

    但今天是礼拜六,学校是放假,应该不会有人来才对。对自己来说,今天是平淡无奇的一天,可却是一个休养的好日子。

    “那到底是……谁呢?……”

    源造心中对于不知名的入侵者感到纳闷,同时慢慢移往了入口。

    万一真的碰到麻烦事的话,就火速从入口处逃走,源造是有这样的打算。这个地下错综复杂到会令人迷路的路径,源造已经完全摸熟了,所以他有自信可以轻松逃走。

    偷偷向着最暗的地方前进着,身体也趴的低低的,不敢用力呼吸,静静看着会产生怎样的局面。

    地基里鸦雀无声。

    这时感到潮湿的沈闷空气也是有着压迫人心的气氛。

    什么都听不见。

    “……”

    无声无语一片寂静。

    沉默的时间继续着,但远处的球场对面的墙壁那边,好像有白色的影子在晃动着。“……嗯?”

    源造凝神观看。

    白色的衣服一晃一晃出现在视线里,又旋即隐藏在阴暗角落里。

    “那是什么?”

    不了解那是什么东西,源造感到无名的压力。

    是谁会到这地基里呢?源造走向球场的对面。如果自己判断正确的话,那个不知名的人是不会注意到自己,所以可以走到入口。但,在看见那个白色身影之前,源造的心中却已经没有先前那种要逃走的打算。

    “那是……谁呢?”

    心中摇起一股奇异好奇心支援着源造,就连潜意识中将行李放在一边也不在意。

    “好吧……”

    肚子饿的源造尽量不发出声音,慢慢开始移动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