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哥哥的电脑九暴风的前夕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16   

    (九)暴风的前夕

    「嗯……那么妳不反对我偶尔抱抱妳,亲亲妳喽?」

    抱抱我?亲亲我?

    难道哥哥真正想要的就仅仅是这些吗?

    在我的脑海里回盪着这些声音。

    抱我,或许问题不大,但是亲我……,这可就是个大问题了。

    我在胡乱想什么。

    问题不在抱或是亲,而是哥哥说他爱我。更要命的是,我也爱哥哥。

    我爱哥哥?可是我真的懂爱吗?

    爱情到底是什么?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恋爱的对象,不应该是自己的哥

    哥,这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

    对,沒错,我是不能和哥哥相爱的。

    厌恶至极了,为什么脑海的这些声音不断的在提醒我,不能和哥哥相爱,为

    什么?为什么?

    「青青,回答我,妳是爱我的。」哥哥似乎在诱导我。

    「我......」

    说话啊!告诉哥哥"我爱他",说啊!大声的说出来啊!

    我好像精神分裂似的,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不断的鼓励着我,要我接受哥哥。

    我迷惘了,到底该听谁的。

    拒绝?

    接受?

    难道我沒有第三个选择吗?

    「哥哥,我们回家吧!」

    这就是我的第三个选择──不回答。

    「好吧!」

    从哥哥的声音里听不出来,是否感到失望,但至少不是绝望。而我为何不干

    脆拒绝哥哥,让他死了这条心;又或者接受哥哥,让哥哥开心。

    难道,我是不忍心哥哥伤心,还是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

    坐在哥哥的身后,环着哥哥的腰,倚着哥哥的背,我反覆思索这些问题。

    ※※※

    一个小时后,已经回到我熟悉的家了。临下车前我突然想起下午答应哥哥请

    他吃饭的。

    「哥,晚上想吃什么我请你。」

    「我想吃什么,妳都请吗?」哥哥摘下安全帽,甩甩头髮后,反问我。

    「是啊!你尽管说,我想,我还请的起。」哥哥不会趁机敲竹槓吧!想着我

    荷包里这个月的零用钱,不由得心痛了一下。

    「我想吃妳。」

    什么?哥哥说什么?吃我?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哥哥,「嗯?」

    「吃妳煮的菜。」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

    「你不是说这样很沒诚意?」真想打自己一个耳光,胡说什么啊!

    「即使是饭店的大厨都沒有青青的手艺好,我又何必捨近求远呢?」

    这么谄媚的话都说的出来,我非好好的露一手了。

    「那么,这位客人,你要点什么菜呢?」

    「让客人在门口点菜吗?」

    说的也是,「欢迎光临。」我摇身一变成了服务生,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

    哥哥在我的注目下走进了餐厅。

    拉开了座椅,哥哥大方的坐下了。

    餐厅、桌椅是现成的,那菜单呢?总不能把食谱摊在桌上让哥哥随便点吧!

    不过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请点餐。」我摊开一本食谱放在哥哥面前。

    「这么专业啊!是不是我点哪一道妳都做的出来?」

    「那当然。」这可不是我吹牛,这本食谱上的每一道菜我都实际料理过。

    「嗯......那我仔细瞧瞧。」哥哥拿起食谱认真的瞧着。

    「那先来个『五福拼盘』好了。」

    不是这么认真吧!现在是什么时候,给我点这道『五福拼盘』。

    「再来个,『八宝鱼翅』,这有个什么『金丝万缕』挺有意思的,也来一份

    好了。」

    「等等......我看您也甭点了,你点的这些菜都沒有。」干脆收起哥哥手里的食

    谱,「什么『五福拼盘』,家里沒有腰果,『八宝鱼翅』还鱼翅咧!不过这『金

    丝万缕』倒是不成问题。一个小时后上菜。」

    「一个小时?」

    「怀疑吗?你沒看到食谱上写的:『干贝用水浸泡30分钟后,再加腌料入蒸

    笼蒸30分钟取出』,这加起来不是要一个小时。刚好前天妈妈买了一些干贝,这

    道菜有材料,本厨师就接受下单了。」

    「总不能只有一道吧!」

    「说的也是,好吧!我想想,冰箱有鱼,有鸡,那就来个『糖醋鱼』和『宫

    保鸡丁』吧!再来个『开阳白菜』,什么汤好呢?」我认真的想着。

    「来个『人蔘鸡汤』如何?」

    我差点晕倒,「只有『蛋花汤』。」

    「『蛋花汤』,不是吧!『糖醋鱼』、『宫保鸡丁』、『开阳白菜』,听起

    很丰盛的样子,配个『蛋花汤』,会不会太......寒酸啊!」

    「我柳青青的手艺,您还信不过吗?放心啦放心。那就来个『出水芙蓉汤』

    如何?」

    「『出水芙蓉汤』?那是什么?」

    笨蛋,还是『蛋花汤』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选好菜了,那就看我大显身手了。

    围上围裙,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该洗的洗、泡的泡、煮的煮。这年头像

    我这般贤慧的女子,上哪找啊!

    「要不要我帮忙?」哥哥走进厨房来,问道。

    「好啊!帮我把鱼杀了吧!」正好从冰箱里取出一条鱼来。

    「这鱼还活着吗?」

    「当然沒可能啊!帮我把沒刮干净的鳞刮一刮就好了。」

    「喔!」看哥哥拿着一条鱼,不知所措的样子真有趣。

    「菜刀拿去。」递给哥哥一把菜刀,可能他也不会使用,「还是我来吧!」

    「说了要帮忙的,只是刮鳞嘛!很简单的。」

    「別逞强喔!」真怕他鳞沒刮掉,倒割伤了手。

    「小意思。」说着真的用菜刀从鱼背及鱼鳍的边缘下手,一片片的鱼鳞就这

    么被剥落而掉入在水槽里。

    这么俐落的身手,看的我目瞪口呆啊!

    「好了,刮的很干净,妳摸摸看。」哥哥还真的抓起我的手在鱼背上摸着。

    「还有沒有其他事啊!」哥哥继续问着,「这鱼还要沾粉对吧!」说着哥哥

    把鱼放在沾版上在鱼身的正反面上,各用菜刀划了三刀,「姜在哪?」

    「在这。」递给哥哥一块生姜。

    当我回过神来,哥哥已经把鱼处理好,擦过姜、抹过盐、裹上面粉了。

    「好了。」

    「呵呵,你挺上手的嘛!」我傻笑着。

    「沒什么啦!和艾芠一起做过几次菜,都学会了。」

    原来如此啊!

    不知怎地,听哥哥提起艾芠,心里头的感觉,就跟我正要倒进碗里调味的醋

    一样,酸不熘丢的。

    「喂喂!妳醋是不是放太多了?」哥哥大声叫着。

    「啊!好像是太多了,那重新调过。」一下子倒了半碗醋,这糖醋鱼肯定酸

    死。

    本来还以为哥哥会越帮越忙,沒想到有了哥哥的协助,料理的时间少了三分

    之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把鱼煎好,一会就可以开饭了。」怕哥哥久等,先预告一下。

    「不急,慢慢来。」

    「客人应该到餐厅等候。」我把哥哥推出了厨房外。

    为了保持鱼肉表面的酥脆,所以鱼是最后才下锅的。

    锅子烧热后,倒入适量的油,等油烧热,鱼就可以下锅了。小心翼翼的把裹

    了粉的鱼置入油锅中,嗤的一声,鱼身慢慢的变的金黄。

    突然哔啵几声,唉呀!怎么有水滴进油锅,我赶忙闪身离开,但还是让溅起

    了油给喷到手了,「啊!」我自然的喊了一声,并立刻开水沖洗。

    「怎么了?」哥哥焦急的跑进厨房来。

    「沒什么,刚刚手沒擦干,可能滴了一点水到油里......」

    「有沒有烫到?」哥哥胡乱的翻看我的手。

    「这里被喷倒一点点而已啦!」我指着手背说道。

    「我看看,有点红红的,我拿药膏给妳擦。」哥哥一转身便离开厨房,但很

    快的又回来了。

    「来。」提起烫伤的地方,哥哥轻柔的替我抹上一层药膏。「小心点,以后

    还是到外面吃好了。」

    这不是因噎废食嘛!

    「一点点小伤而已,沒关系啦!多注意一点就好了。」

    这一耽搁,鱼应该翻面了。拿起锅铲,正要替鱼翻个身。一只温暖的手掌覆

    在我的手上,「交给我。」

    「你行吗?」

    「当然行啊!」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我就放手了,再争下去,鱼可要焦了。

    好不容易,所有的菜全上桌了。

    「哇!好香啊!」哥哥深唿吸一口道。

    「不赖吧!」

    「嗯!确实是不错。」哥哥用筷子夹起一口鱼肉,放进嘴里,「果然色香味

    俱全,这是我吃过最棒的糖醋鱼了。这糖和醋的比例刚好,有点酸又不会太酸。

    鱼皮也很酥脆,真是美味极了。」

    看哥哥吃的赞不绝口,我也很开心。

    「咦!好像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数了数桌上的菜,『糖醋鱼』、『宫保鸡丁』、『开阳白

    菜』一样不少啊!

    「汤呢?」哥哥放下筷子,用右手背拍打着左手心,打了二拍说道。

    「汤?我忘了。」果真是漏了,「看我的,客倌您请慢用,汤随后就到。」

    说罢,我即刻奔进厨房,烧了一锅水,切了点葱,打二个蛋进碗里用筷子打

    散。等锅里的水一热,下蛋汁、倒盐巴、撒葱花,一锅美味的『出水芙蓉汤』便

    完成了。

    「上汤了。」吆喝一声,热汤上桌,「『出水芙蓉汤』。」我报声汤名。

    「妳说这就是『出水芙蓉汤』?」哥哥用极度怀疑的眼神看着我问道。

    「沒错。」

    「明明就是『蛋花汤』嘛!」

    我抿起嘴来对哥哥傻笑,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样。

    「很好,那我就不可气了。」我看哥哥也只有认命了。

    不到十五分钟,桌上的菜全部清洁熘熘,幸好我的手脚也不慢,要不然只能

    分到菜渣了。

    「好饱喔!」哥哥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慢的移动步伐走到我的身

    后。

    他要幹什么?

    「青青,谢谢妳了。」我还不及反应,哥哥已经从背后抱起我,在我脸颊上

    亲了一下。

    「哥哥......」

    「妳一定沒有准备甜点吧!」

    「甜点?」

    「妳看妳的嘴角还有糖醋汁。」

    经哥哥提醒,我伸出舌头要舔掉糖醋汁,怎料,哥哥倏地扑上我的脸,用他

    的舌头替我舔掉了。我当场愣住了。

    「我要开始享用我的甜点了。」

    我还沒弄懂哥哥的意思,哥哥已经扥起我的下颚,用舌头在我的嘴唇上来回

    的舔着。不知几时,我惊讶的张开嘴,却让哥哥趁隙而入,用他灵活的舌头再次

    勾引我笨拙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翻搅着。

    「唔......唔......」我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这般的声音。想推开哥哥,才发

    现自己的柔弱无力。

    在哥哥的主导下,我离开了椅子和哥哥一起站立着。哥哥的手离开了我的下

    巴,正好有逃离的空隙,可是,沒想到哥哥的嘴唇力量也那么大,把我的嘴吸的

    紧紧的,让我根本无法挣脱。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身后施力,我的身体已经紧紧的靠着哥哥。哥哥的手

    在我的臀部上来回的抚摸着,那是一种轻柔的抚触。可是在下腹的地方,却是一

    种被坚硬的物体抵住的感觉。

    哥哥厚实的胸膛,压迫着我丰满的乳房,好像要喘不过气来似的,四周的空

    气越来越稀薄。身体一阵阵灼热的感觉,像周围有熊熊烈火在燃烧一般,我快要

    被哥哥的热情融化了。

    就在此时,一个开锁的声音,让我的心跳加速,是谁?谁在这时回来?

    爸妈今晚要去喝喜酒,八九点才会回来。难道是漏了东西回来拿吗?

    我开始推挤着哥哥,哥哥先是离开了我的唇,剎那间,我感到那燃烧的火焰

    已经慢慢的熄灭,等到哥哥完全放开了我,就只剩灰烬了。

    我向后退了几步,稍稍整理凌乱的衣衫,然后收拾起桌上的碗盘。

    哥哥站在原地向大门的方向望去。

    门被开启了,走进来的人,竟然是小桓。

    他怎么会在这时回来?

    「姐,有沒有东西吃,我好饿喔!」小桓可怜兮兮的边说边向我走来。

    「你翘课啊!」哥哥沒好气的说着。这不难理解,谁让他坏了哥哥的好事。

    可我要感谢他的即时回来,才沒有让我因为一时的迷失而铸成大错。

    「我肚子痛,就提早下课了。」

    我这才发现,小桓一直抱着他的肚子。

    「怎么了?你又乱吃东西是吧!」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拉了一下午了,好难受喔!有沒有东西吃。」小桓的视缐

    移到餐桌上,「你们刚吃饱啊!」

    「是啊!」哥哥冷冷的答道。

    「早知道我就早点回来,想说再撑一下看看,结果还是不行。」

    「好可怜啊!你拉肚子是吧!」我问道。

    「嗯!」小桓抱着肚子回答。

    「那我煮点稀饭给你吃好了。」

    「我就知道姊姊对我最好了。」这小子突然兴奋起来,把我抱住在我的脸上

    乱亲了一阵。

    「臭小子,把书包拿去放好,再下来吃饭。」哥哥厉声道。

    「好。」小桓高高兴兴的跑上楼去。

    我得先把餐桌收拾好,再去煮稀饭给小桓吃。

    「我来收拾就好,妳去煮稀饭吧!」哥哥自告奋勇的替我收碗盘。

    「哥,你真好。」我感激的看着哥哥。

    「我可不想累坏我的宝贝......妹妹啊!」哥哥怜惜的看着我。

    我迴避了哥哥的眼神,立刻走进厨房去。

    在狭小的厨房里,瓦斯炉上锅里的热气上升着,看着哥哥贤慧的洗着碗,我

    的心里也觉得暖暖的,「哥哥。」

    「嗯?」

    「谢谢你。」

    「傻ㄚ头,谢什么呢。」

    哥哥突然放下手里的碗,向我靠近,一个亲吻落在我的脸颊上。

    「哥,小桓在......」小桓已经回来了,我不能不提醒哥哥。

    「我知道。」嘴巴说知道,却又在我唇上亲了一下,才肯罢手。

    唉!我在心底嘆了一口气,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

    小桓吃完稀饭,我让他先去洗澡,要他早点睡觉。

    而我则回房打电话给巧婷,问她今天的功课。

    一天沒上课,进度又落后了,本来就不擅长的数学,今天可是排了二堂。本

    来哥哥是可以教我的,可是我不敢再和哥哥有过多的接触了。刚才如果不是小桓

    突然回来,我真不敢想像后果会如何?

    我才不相信哥哥所谓的爱,只是想抱我、亲我那么简单。一对相爱的男女相

    处到最后,会做些什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我并非一无所知。如果继续由着

    哥哥胡来,迟早会出事的。

    叩叩叩,「青青,妳在房里吗?」是哥哥的声音。

    一听到哥哥的声音我就心跳加速,「有什么事吗?我在写作业。」

    「要我帮妳吗?」

    「不用,都是文科的,我自己可以搞定。」

    「开一下门好吗?我有话跟妳说。」

    「......」

    「青青。」哥哥继续敲着门。

    我该开门吗?「什么事?你说吧!」

    「小桓刚睡了,我怕吵醒他,妳还是开门吧!进去再说。」

    「青青......」

    「进来吧!」我也不想小桓听到什么,只好放哥哥进来了。

    「写什么作业?」哥哥看着我摊在书桌上的数学作业簿,「这是文科?」

    「我只是拿出来看看而已,一会就要收起来了。」我心虚的说着。

    「还沒写完就要收?」

    「后天才要交的。」其实是明天要交的。

    哥哥在我的书桌椅上坐了下来,「哦喔!第三题和第六题不会算?」哥哥转

    头看着我。

    「嗯。」我只好点点头。

    哥哥把梳妆台的椅子拉到书桌旁,拍着椅埝说道:「来,坐下。」我只好过

    去坐下。「这一题,这样解......」

    哥哥细心的告诉我每一题的解法,我也认真的听着。可是我的心里总想着,

    哥哥不会只是来教我数学吧!

    「数学写完了,还有什么作业要我帮忙的?」

    「地理要画图。」好吧!既然有人要帮忙,我又何必拒人于千里呢?

    有了哥哥的分工,明天要交的作业很快就完成了。

    「功课都做完了?」哥哥问着。

    「嗯,都做完了。」我把作业一一放进书包,「你刚刚说要和我说什么?」

    该说的还是要说。

    哥哥又一把把我抱住,「青青,妳真的不接受哥哥吗?」

    放下书包,我转过身来看着哥哥,「你是我的哥哥啊!永远都是青青的哥

    哥。」

    「只是哥哥?」哥哥的手稍稍的松开了。

    我点点头。

    「哪妳为什么亲我?」

    我知道哥哥问的是昨晚的那个触碰,「我沒有亲哥哥,我只是......」我伸出手

    指在唇上碰了一下,然后放在哥哥唇上。

    哥哥随即抓住了我的手,「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摇摇头。

    「妳的心意。」

    「不是的,我只是好奇而已。」

    「心意也好,好奇也罢,妳要怎么说都随妳。」

    真的?我相当怀疑。

    「但是妳告诉我,除了我,妳还会喜欢上別的人吗?」

    「当然会啊!」

    「回答的这么快,我的心好痛啊!」

    「你为什么认为我不会喜欢別人?」

    「直觉。」

    「直觉?」太荒谬了,「那是你的直觉,不是我的感觉。」我的脑海里突然

    浮现了一个影像,那个桀骜不驯的刘文聪。虽然才认识他不久,不过既然他说喜

    欢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哦!」对我的回答,哥哥颇不以为然。

    「还记得我昨天提起的那个男同学吗?」

    「叫刘什么的是吗?」

    「刘文聪。」

    「怎样呢?」

    「他说喜欢我。」

    「然后呢?」

    「其实,我也对他满有好感的,说不定我们是一见锺情的那一种。」

    「哦!」

    我留意着哥哥的表情,可是哥哥的情绪似乎不受影响,沒有丝毫波动。

    「你看,我就会喜欢刘文聪啊!还说我不会喜欢別人。」

    「那好,你约他到我们家来玩。他要是敢来我就给他好看。」后面那句是我

    想像的,不过哥哥的眼神就是给我这种感觉。好端端的约人家来,不是摆明了是

    鸿门宴吗?哥哥想幹什么?

    「那有什么问题。」话是这么说。可是刘文聪那个人怪怪的,要是他不答应

    的话,那我的面子不就挂不住了,也更沒有藉口拒绝哥哥了。

    「好啊!就这个週末,妳约刘文聪来。要和我抢女人,得看看他有沒有这个

    本事。」这回,最后的那句话,可不是我幻想的喽!是哥哥亲口说的。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这么做,会不会害了刘文聪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