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渣女撩汉系统 第八章 论如何清纯吃鸡儿

    发布时间:2021-09-27 00:00:15   


    “都出去。”

    白书闲声线平静,语气却森寒。

    连习惯了他日常释放冷气的姚宋都愣了一下,他很少听到白书闲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上次还是很多年前,有人不小心碰碎了白书闲母亲留下的东西的时候。

    后来发生了什么来着?

    总之他是再也没见过那个手贱的小子。从那以后他便知道,就算白书闲一贯的语气都是云淡风轻,但一旦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便有人要倒霉了。

    于是他赶紧无声的打了个手势,一群勋贵子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姚宋的神情不像开玩笑,连忙大气也不敢喘的就要离开包厢。那些正办事办到一半的,也不得不灰溜溜地把湿漉漉硬邦邦的东西强塞回裤子里,提着裤腰带跑得倒是一点不慢。

    不一会儿,原来喧闹的包厢里,人就走了个干净。姚宋最后离开,在踏出房门前,他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两人。只见此时,白书闲正背对着他,将少女围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宽宽的肩背将少女娇小的身影遮了个十成十,不容人窥伺一分一毫。

    这是真的上心了。

    姚宋在心里叹息一声,道:“我也先走了。”

    白书闲头也没回地嗯了一声。

    姚宋张张口,欲言又止。却还是迈开脚步走了。

    此刻,白书闲的手正轻轻抚在安笙的脊背上,他看着怀里似乎有些不明所以的少女,抿了抿唇,还是开口道:

    “对不起。”

    他说,“刚刚我状态有些不对,一时没有考虑到场合。”实际情况是,性瘾发作的状态下,除非欲望得到纾解,性瘾者很难停止自己的性行为。而他能在发现少女的裸露时,及时清醒过来,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了。

    安笙轻轻“啊”了一声,然后突然脸色涨红,连忙摆手道:“没…没事的…”

    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暴露在怎样的危险之下,只以为他在为他的孟浪道歉。

    真单纯啊。

    [叮——接收到白书闲爱意值10点,当前好感度50/100]

    他怎么会因为亲了她、咬了她、摸了她就道歉呢?他甚至还想……

    白书闲的眼神渐渐重新漫上欲色,脸色却由阴转晴,突然扶额低低地笑了一声。

    “一直这样也好。”

    一直这么干净下去,也许……他就能忍着,不去真的碰她。

    安笙愣愣地看着他,一时连演戏都差点忘了。

    她是不是眼花了?白书闲居然笑了?这个冰疙瘩原来也会笑?

    “系统系统,030,叁叁,零零,快帮我看看,白书闲是不是坏掉了?这还能继续攻略吗?”

    因着片刻笑意,白书闲从来淡泊的眉眼,似乎一时间都显得柔和起来,脸上一贯拒人千里的冷漠气质,似乎也随着这一笑,雪霁冰消。

    安笙是真的有些不敢置信,毕竟叁年低头不见抬头见,她连他稍微柔和些的神色都很少见到,更不用说笑了。

    她对白书闲的印象,就是个帅到让她腿软的死人脸,哦,现在再加一条,披着禁欲皮的种马。

    但现在是闹哪样?白书闲注视着她微笑的模样,居然让她觉得有点……宠溺?再联想刚刚他轻拍着她脊背疑似安抚的动作,安笙差点手一抖,把“温柔”两个字安到他身上。

    这时,030开口了:“契约者~经系统检测,白书闲身体没有任何异常症状,他没坏,但是……”它诡异地停顿了一下,“但是确实快憋坏了……”

    “另外需要告知您的是,刚刚其他人还在的时候,他提供了3点爱意值和30点欲念值,因为淹没在其他人的通知声中,特此告知。”

    安笙“嗯”了一声,也没再费心思去纠结白书闲对自己的感情变化。她今天来这儿的目的,可还有一个没达成呢。

    馋了这么久,总得让她舔一口。

    想到这,她便保持着之前呆若木鸡的神色,愣愣地望着他,然后突然害羞似的低下头,别别扭扭地小声道:“你……笑起来好看。”

    白书闲闻言,似乎愣了一下,又被少女一声低低的惊呼吸引了注意力。

    少女的视线似乎落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地方,一张娇嫩的小脸整个爆红,慌忙从他胯间移开视线,却又似乎想起什么,鼓起巨大的勇气重新抬起头来。

    她的湿漉漉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坚定又胆怯。

    少女嫩生生的手指紧张地搅紧裙摆,声线微颤:“我……我可以帮你。我知道,那里……不出来会憋坏的,对身体不很不好……”说到最后,她的眼神躲闪了下,似乎对于自己亲口说出这样难以启齿的事情,觉得分外羞耻。

    “你确定?”他的内心盛满了被在意的欢喜,眼神却逐渐魆黑。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在男人喑哑的嗓音中不安的抿了抿唇,伸出微微有些发抖的手指,探向男人的腰带。

    看呐,多可爱。

    明明怕的要死,却愿意为他而触碰污秽。

    白书闲粗喘一声,捉住女孩慢吞吞的手,一把按上了那团隆起。

    “不要后悔。”

    他的大手一点点引导着女孩解开他的腰带,褪下他的遮蔽,扯着她试图退缩的手,抚上了已经迫不及待弹跳而出的,涨的发痛的欲望之源。

    白书闲的肉棒,与他本人的形象完全不符。颜色是深深的紫黑色,棒身粗的吓人,几乎赶上她的手腕了。虬结的青筋盘绕其上,似活物一般狰狞跳动着,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咕咚,安笙吓的吞了一口口水。

    其实是馋的。

    “嗯……”皮肤相触的那一刻,白书闲情不自禁地闷哼出声。

    仅仅是安笙手指与他性器的一个简单接触,忍耐多时的欲望,几乎就要喷薄而出了。

    因为是她。

    这个本微不足道的瞬间,由此变成了一个神圣的仪式。

    她在用手指,给他的欲望加冕。

    少女似乎被他的滚烫吓到了,指尖抖了抖,无措地询问:“怎么……这么大?会不会有问题?啊它又跳了,呀啊——”

    肉棒在听到少女诚实的夸赞时,便重重地跳了两下。

    他一把把一段距离外的少女拉得跪倒在自己腿间,另一只手狠狠掐上少女娇嫩的下颌,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嗯?”他几乎咬牙切齿。

    “以后不知道话是什么意思,就不 要 乱 说。”

    一脸懵懂却勾的人欲火焚身,真是要命。

    他真该让她看看,被她称赞的大东西,能不能把她肏得死去活来,又到底有没有问题。

    白书闲深呼吸几口,试图冷静下来。

    “跟着我。”

    他的大手带动着少女的手指,上上下下撸动起他硬硕的肉根。他的本钱本就雄伟,因为憋了这许久,更是涨大几分,少女的小手几乎圈不住它,因此撸动也格外艰难。

    “还有这里。”

    将女孩的另一只手引到自己的卵蛋上,他喉结滚动,性感的眯起眼睛:“摸摸它们。”

    少女依言,在他试探性地放开手时,继续有样学样的动作着。

    “学会了?”他温柔的摸摸少女的头发,看着少女为了让自己舒服,分外专注的神情,内心涌起比情欲更大的满足感。

    他弯下腰去,着迷的亲吻着少女的头顶,额头,眉角和眼睛,一路向下,最后落到女孩娇美的唇瓣上。他的动作温柔极了,没被情欲变成恶魔时,对他的女孩,他总是不吝柔情的。

    但此刻安笙想的却是:呸呸,摸了鸡巴的手又来摸你姐头发?

    于是,她的一只手看似好奇,实则恶作剧地摸上了他敏感的龟头,几根手指在敏感的沟槽里似不经意般搔刮起来,大拇指按上已经咕啾咕啾流着清液的铃口,转圈般揉捏起来。

    “嘶——”

    这刺激跟她刚刚按部就班的小打小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本就忍耐了太久的肉棒,在她突然的刺激下根本没有坚持太久,重重地抖了几下,便一股一股,射出了白稠的精液来。

    猝不及防的白书闲,只来得及把正对着自己肉棒的少女拽开,就无力躺倒在了身后的沙发靠背上。

    刚才那一瞬,他几乎没有喘过气来,等到欲望喷发,才深深的吸了几口,缓解窒息带来的眩晕感。

    以往释放过后,是浑身冰凉,如坠地狱的空虚。而刚刚安笙仅仅是用手,用不得其道的玩弄,却几乎让他上了天堂。

    感受到胯间重新起立的欲望,他不着痕迹的皱眉,决定忍耐。

    怕吓着她。

    就在他打算起身,把那东西塞回裤子里时,却因胯下的异样感觉顿住了。

    有什么柔软湿滑的东西,似乎试探般,轻轻触碰着他敏感的龟头。

    他低下头,就见少女此刻正乖巧的跪在他的两腿之前,两只小手虚虚的抓着她的裤子,伸出粉嫩的小舌尖,小狗一般舔舐着他狰狞的肉冠。

    这场景,刺激的他几乎要背过气去:“嘶——你不用……嗯!”

    少女一双清亮亮的眼睛注视着她,小嘴一张,竟将他的整个龟头,一口含了进去。

    白书闲的脑袋里开始嗡嗡轰鸣起来,他恍惚的的视野里,看见少女的脑袋微微向后撤开,朝他露出一个可爱又自得的笑容来:

    “你看,他们教过我,我会的~”

    然后他看见自己的手伸了过去,狠狠扣住她的后脑,腰身一挺,直直地,全根撞进她的口中。

    是,你最会勾人。

    ————

    作者碎碎念:终于终于终于进去了呜呜,我总是控制不了自己写细节的手,大家会不会觉得进展太慢?

    关于小白为什么这么快喜欢上女主,借洛丽塔一句话就是:她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她居然还爱着我!(虽然是女主给凹的假深情人设)说白了就是,小白以前遇到的都没女主会装。身在泥沼的人,总是渴望救赎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