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四章 总是被调戏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16   


    「哥,这牙膏是什么味的?」

    小丹穿着张文给的那件衣服,下边穿一条红色的短裤蹲在旁边,好奇的看着张文问道。虽然模样特别的古怪不协调,但却显得有一种俏皮的可爱。

    「下次你试一下不就行了!」

    张文漱完口后一边拿毛巾擦着脸一边问:「对了小丹,你们刷牙用什么刷的?」

    「盐巴啊!」

    小丹饶有兴趣的把牙膏拿在手里看着,虽然说不是没见过。但因为多年的生活习惯,她们也没去用这种比较方便的生活用品。

    「恩,也不错!」

    张文点了点头后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问:「怎么家里家剩你一个人在?其他人哪去了!」

    小丹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张文的大背包,或许在她孩子的眼光看起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百宝袋。新奇的东西,好玩的东西,好吃的东西应有尽有。听着哥哥的问话马上答道:「妈和姐姐上小姨家去了,听说是给你张罗媳妇!」

    张文点了根烟后苦笑起来,这算什么啊。真的第二天就开始行动了,反正折腾吧!到时候自己不干就行了,心里惦记着喜儿,不禁开口问:「那喜儿呢,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没看见她?」

    「谁知道一早疯哪去了。」

    小丹似乎对她还是有些讨厌,皱了皱可爱的小脸后说道。

    「那今天咱们上哪去?总不能在家呆一天吧!」

    张文有些郁闷的问道,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还没信号。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总不能呆在院子里挖蚯蚓玩吧!

    「妈让我领你到处看看。」

    小丹突然从兜里摸出了两块钱,兴高采烈的说:「还给了我钱呢!呵呵,哥你要是不回来的话。妈连一块钱都舍不得给我。」

    张文看着妹妹高兴的模样,心里酸了酸后。和她一起走了出来,边走边问:「那你打算用这两块钱买点什么?」

    「我想想啊!」

    小丹将门锁上后,一路上特别认真的想着。好一会后还犹犹豫豫的念叨着:「买点零食,那一会回家准得挨骂。村里那食杂店也没什么东西,买别的话又不太够。」

    看着妹妹深思的模样,张文不禁笑了笑说:「那你不是没办法花这钱了?」

    「本来就是嘛!」

    小丹不乐意的嘟起了小嘴后说:「妈说这钱让我给你买些吃的,怕你吃不惯这的东西。」

    乡间的小路弯曲而又陡峭,走在上边特别有放松的感觉。随便海边的风带着一种淡淡的咸味,但还是感觉特别的舒服。这里的树木杂草特别的丛密,口气也是十分的清新,没有了汽车的尾烟,城市的喧闹和紧张感。张文还真的想在这过上一辈子。

    「小丹,你领我去那个什么陈伯的船屋那看一下吧!」

    张文看妹妹还一脸的为难,马上就出口说道。毕竟自己兜里还有些钱,得先买点东西给家里改善一下生活才是真的,总不能省这一点吧!应该这的物价还是比较便宜的,兜里那两千多块够买一堆东西了。

    「恩!」

    小丹点了点头后,小手慢慢的拉着张文的衣角悄悄的说:「哥,这两块钱给我买吃的好不好?」

    「好好,我家小丹想吃什么都行。」

    张文疼爱的笑了笑后,反牵住妹妹柔软的小手。在她的带领下慢慢绕过一片郁郁葱葱林子走到了一片海滩边。眼前的美景让张文感觉特别的心旷神怡,一忘无际的海水,似乎在边缘与遥远的地平线海天相接,一波一波的海浪慢慢的拍打在了沙滩上,哗哗的声音透露着自然的呼唤。

    一片长长的沙石海滩就像黄金铺满了大地一样的闪闪发光,分外的迷人。比较破坏协调的是在沙滩上有不少比较破旧的鱼船,一个个黝黑的渔民正在辛勤的晒着网或是在做鱼干。显眼一点的是一个铁皮和木板混搭而成的船坞,看起来特别的大。还围着不少的人在那忙碌着。

    张文心里觉得这样纯天然,而且还没什么污染的环境。应该是搭建一个个竹排的房子,摆上太阳伞后悠闲的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才对。光这清澈见底的海水就不是什么着名风景区所能相比的。

    兄妹俩拉着手朝那船坞走去,一路上张文这个衣着光鲜的陌生人吸引了不少渔民好奇的眼光,一个看起来干干巴巴,黑黑瘦瘦的中年女人抬起头来。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后,一脸暧昧的问:「小丹,这谁啊!杂现在就处上对象了,想快点嫁和兰婶说一声,我早给你张罗了。打算啥时候生娃子啊!」

    说完放肆的笑了起来。

    「去去,这是我哥!该干活干活去,没事瞎凑什么热闹。真三八。」

    小丹一点都没给面子,也没讲什么礼貌。拉着张文的手后亲昵的靠近了一些,满脸得意的说道。

    「张候明的儿子?」

    那女人惊讶的问道。

    「是又怎么了。」

    小丹得意的杨起小巴后,在几人交头接耳的讨论中拉着张文继续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压低了声音说:「哥,你别理她。这三八和妈妈有点过结!」

    「有过节?」

    张文好奇的问道,一听这话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发觉她似乎也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继续问:「妈和她怎么了?」

    小丹坏坏的一笑后,娇俏的小脸突然变得有些阴狠的说:「爸走后,这里很多人都惦记着妈。都想上门来占便宜,她弟弟就更过分了。半夜爬咱们家墙头,结果被妈拿棍子从院子里打到了路上。要不是别人劝着估计能把他打死,不过他一条腿也废了,现在是个瘸子说不上媳妇。所以她家才记恨着咱们!」

    张文心里喊打得好,不过也暗自想老妈还真强悍。看她那柔弱娇嫩的身材。居然能把一男人给打残废了。实在是偶像级的人物啊!这么说来妈这些年还真的是守着妇道,养大了姐妹俩。心里不由的开始有些崇拜了。

    看着眼前这个破船坞,张文真的怀疑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建造。就这样的木片和铁丝绑起来,看起来像是被风一吹就会破倒一样。真是奇怪啊,想归想不过从门口倒是可以看见里边有点像是农村的食杂店一样的摆着不少花花绿绿的东西,两个老人正悠闲的坐在一起面对面的下着棋。其中一个就是张文上次来的时候那个打鱼的老人。另一个和他一样的干瘦,不过花白的胡子看起来却是特别健康。

    「陈伯,宝爷爷。」

    小丹一下就跳了上去,朝两人甜甜的叫了一声。

    「哟,丹丫头来了。」

    陈伯抬起头来笑着应了一声后朝旁边的货物一指说:「买啥你自己看,今天是不是又买饼干啊。」

    张文顺着他的手指一看,所谓的饼干也只是几片包在一起的小小的一包。估计就是五毛一块一包的那种,货物大多都是盆盆罐罐和一些肥皂什么的,并没有多少精美的东西。甚至有点比不上那些在夜市甩货的人那种档次,唯一能稍微称赞一些的就是品种还算可以,整个船坞大概四十平米左右。摆得密密麻麻的。钉子,铁线之类的也是应有尽有。

    「大爷好啊!」

    张文朝那个上次载自己过河,被妹妹叫宝爷爷的老人家笑着问好道。

    「哟,是娃子啊。买东西来啦!」

    老头抬起头后笑着说道。

    「恩!」

    张文笑着给他们俩都敬上烟后,看妹妹站在货柜前迷茫的样子。笑了笑说:「小丹,你自己看看要什么尽管拿!」

    「挺贵的。」

    船坞的货物价格都用烟壳纸写着,小丹眼里老是闪过精光。但一看价格又愁眉苦脸起来。

    「你拿吧,哥这有钱。」

    张文说了一声后朝陈伯问:「陈伯,你这去外边能拉些砖头什么的吧?」

    陈伯笑着点了点头说:「能拉些,不过这东西上了岸还得让人用板车拉。算起来钱不少呢!娃子,看你的样子是想给盖新房子咯,真有孝心啊。」

    「恩,回来了总归得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张文笑笑点了点头,一脸疼爱的看着兴高采烈的妹妹。

    「行,刚好宝子就是在这一代给人盖房子的。你要是相信的话让他去盖就行了,咱都是乡亲的。肯定不会坑你。」

    陈伯笑了笑后说道。

    「恩,那具体怎么样咱们先谈一下吧。打扰二老下棋了。」

    张文换上了一副认真的样子,打算就价钱什么的都谈一下。陈伯两人也是点了点头后站了起来。相对于封闭的渔民来说,一直来回跑的陈伯倒也是思想不算古板。三人坐在一起谈了好一会又算了好一会。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结果价格便宜的张文都想哭了,按宝爷爷说自己家后边那还有一大片的地。怎么盖随便选都可以。地基的话直接在海边就拉沙子了,剩的就是在外边运水泥和砖头这些东西的钱。尽管张文按在电视上看过的样子想盖一个好一点的,总的连院子两亩地,三个房子,一个客厅和一间浴室。这些算下来材料费加上陈伯的运费才两万。

    真正便宜的是人工,宝大爷拍着说东西一到半个月保证盖完。瓦匠和木匠一人一天才三十,其他的力工一天十块还不用管饭。乱七八糟的一共下来三万多一点就可以就盖个十里八村最好的房子了。

    「没算错吧!」

    张文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过这话似乎听在宝大爷的耳里就变了味,他马上就赌咒起誓的说这价格绝对没多要张文的,他就在中间赚一点烟酒钱而已。而且还再三保证绝对盖的房子在这是最好的。能让你老张家长脸。

    「恩,这样也行。」

    张文这下才相信了真的三万块钱就能盖一个房子。虽说地是自己家的,但这造价也便宜得有些过分了。

    「哥,你们谈好了吗?」

    小丹几乎是蹦着过来的,满脸高兴的问道。看来这里确实有不少是她谗过的东西,今天张文一来把她给高兴坏了。

    张文回头一看,妹妹也有些下不去手。买来买去就那些便宜的东西,而且连罐头什么的都不敢买,尽是一些几毛一块的东西。索性站起身后拉着她的手转起来说:「你啊你,叫你买东西你就不知道买点好的吗?」

    说完飞速的从货架上把一件件看上的东西拿了下来,把小丹看得都目瞪口呆了。

    张文这一冲动,结果拿的东西什么食物,新衣服,卫生巾都拿了最好的下来。还多拿了一箱子啤酒和一箱饮料,码得和小山一样。小丹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好一会后才小心翼翼的说:「哥,你发疯了吧!这些多贵啊,一会陈伯该生气了。」

    「傻丫头,你就看看你还要什么吧!」

    张文笑呵呵的说道。原来妹妹的误会自己没钱给啊!

    陈伯今天碰了这么大一笔生意早就是眉笑眼开了,笑的拿着算盘一样样的算了起来。要知道平时来买东西的人能买个十块二十块的都算是少见,现在一下子就买了这么多。简直就和财神爷上门没区别。

    乱七八糟的算了下来后,一共是五百三十二块钱。这样的一个数字把小丹的舌头吓得都伸了出来,张文则是淡淡的一笑后拿出六百块钱递了过去。等陈伯找好钱后一看那些东西又有些为难,虽然不算太多。但兄妹俩绝对是带不走的。

    一旁的宝大爷马上明白了,不知道去谁家借来了一辆板车后把东西都码了上去。执意要帮张文送回去!

    「娃子,你啥时候去买料啊。」

    半路上的时候宝大爷已经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如果包了这活的话盖完房子后他起码自己能剩个一千块钱,要知道这一千对于这个闭塞的鱼村来说已经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可以买点小酒,美美的割上几斤肉。给自己孙子买新衣服。

    「过两天吧,到时候我也回去市里一趟。」

    张文想了想后说道,市里的房子还得回去处理一下。自己那些家当和东西都得好好的整理,这才能放下心在这过日子。

    「恩,你放心。到时候我这老家伙绝对会把事办利索的。」

    宝大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线。

    小丹早已经是谗得等不了,一边走一边拿着真空包装的猪角啃了起来。低着头几乎就沉浸在眼前的美味里边,小嘴周围都弄得油腻腻的一片,但她一点都没在意。

    走着走着,张文突然看见了路边有个人在挖坑。旁边的一张板车上一些鱼内脏和死鱼堆了满满的一车,上边一圈圈的虫子和苍蝇飞来飞去的。发出了一股呛鼻子的恶臭。张文马上有一种反胃的感觉,慌忙掐上了鼻子,但一看小妹和老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马上好奇的问:「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宝大爷随口就说:「在埋死鱼呢。」

    「哥,你这就不懂了吧!」

    小丹在旁边笑着说,不过一张嘴一块肉掉了下来。小脸上马上就有些心疼了。

    「怎么回事?」

    张文继续追问道。

    宝大爷看了看张文后,语气平常的说:「咱们这出去打鱼的,有时候打完回来卖不出去或是死了的。碰上天气不好一天就臭了,能做鱼干的都有人买。不能做的就只能趁新鲜吃了,还有一些鱼太小了没人要只能放着。臭了的话怕生瘟就得找个地方埋掉。」

    「恩,做鱼干的话就得把肠子都掏出来。这些也不能吃就得丢了,有时候村里人也上外边卖鱼干去。所以肠子也就有不少要丢的。」

    小丹接着说道,顺手一指说:「你看那,都是新埋下去的。」

    张文顺着一看,左边的泥地上有不少像是新挖的坑和一些已经埋上的坑。似乎还有不少苍蝇在那不舍的飞来飞去。脑子里突然闪出了一个灵光。

    回家以后,让小丹帮宝大爷一起搬东西。张文却是满脑子兴奋的跑大了炕上,搬来桌子后摊开本子写了起来。刚才那随意的一幕让张文脑子里闪出了一个计划,或许说是一种知觉般的觉得这里边有赚头。

    鱼村的人既然有那么多的鱼内脏,还有一些卖不出去的鱼需要处理。这样又没有冰箱什么的,那浪费掉的数目一定很多。如果在这建个养鸡场的话肯定有搞头,鸡是吃这些杂乱的东西。而且到处都有不少的虫子蛤蟆之类的,只要防备好蛇和黄鼠狼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文越想脑子越兴奋,笔也写得飞快了。城里有什么家养土家,三黄鸡之类的。别说肉了,就连蛋都卖得特别贵。现在人都喜欢吃个新奇和新鲜的东西。健康,天然这些宣传正好可以满足他们的这些思想。如果把鸡定义为海鲜鸡的话,绝对有搞头。

    「哥,你写什么呢?」

    小丹搬完东西后,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谗了很久的东西一一的搬到了炕上堆成一小堆,好奇的看着张文下笔如飞的写着规划。

    「乖,先去一边玩!哥有正事。」

    张文一脸的认真,头也不抬的说道。小丹这次没有调皮,乖乖的坐在一边后拿起饼干吃了起来。

    「哈哈,我真是他妈的天才。」

    一口气写了四页纸后,张文忍不住心里的高兴。把笔一丢大喊道,顿时就把旁边的妹妹吓了一跳。

    「哥,你鬼叫个头啊。吓死我了!」

    小丹被喉咙里的饼干呛到了,马上咳嗽起来。不满的白了张文一眼。

    「呵呵,我太高兴了!」

    张文笑呵呵的点了根烟后从啤酒箱里拿来了一罐起开,一口气干下去大半口后问:「小丹,我问你个事!你认真的回答我。」

    「恩!」

    见张文一脸的严肃,小丹感觉自己似乎成了大人一样。高兴的点了点头。

    「这附近埋鱼内脏和死鱼的村民多吗?如果咱们想和他们买的话多少钱能买来一斤?」

    张文正色的问道。

    没想到妹妹一听有些呆了,想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张文。好一会后才说:「哥,你没病吧!那东西人丢都来不及,谁会去买啊!」

    「别打断,你照实回答就行了。」

    张文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样啊!」

    小丹低头想了想后说:「我想应该不用钱吧。不过有的人埋在自家的院子里肥田倒是真的,真要买的话!我估计一毛钱十斤人都会疯了一样的往这送。」

    「一毛钱十斤。」

    张文眼睛一亮,脑子里反复的计算着。好一会后大笑起来:「哈哈,这次我可发了。」

    「哥,你没事吧!」

    小丹见哥哥突然像疯了一样,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没事!」

    张文笑得都快喘不过来气了,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谁家有鸡去买一只来,再割点肉晚上咱们好好吃一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丹眼珠子都被这张红色的钞票吸引了过去,要知道家里可是挺久没出现过这样的票面了。尽管她还小,但知道一百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想着香喷喷的肉有些谗,但马上劝了起来:「哥,你今天花了那么多了。不能再这样花,不然的话妈回来了该骂人。」

    张文见调皮的妹妹居然说出这样懂事的话来,顿时就心生怜爱。温柔的摸着她的头说:「没事的,你尽管去吧!妈什么都不会说。」

    「真的?」

    小丹还是有些害怕的问道,看来陈桂香在她们心里确实很强悍。

    「恩,去吧!」

    张文笑着拍了拍她的小屁股。

    「哥哥万岁……」

    小丹欢呼一声后就朝外边跑去。

    张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拍了妹妹的小屁股,看着她一绷一跳就摇摆起来的小香臀。不禁拿起手在鼻子边闻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关系,一闻似乎还有一点点香味。拿起烟点了一根后,心里又开始规划起来。

    眼见过去了快半个小时妹妹还没回来,张文在炕上坐得有些不耐烦了。奶奶的连个电视都没得看,什么鸡巴玩意啊。想到这脑子就一阵疼,不过马上又是一亮。既然这没有办法牵有线电视,那等自己回来的时候买上一套最好的大锅。没准还能接不少的节目,对。就这么办,到时候再把那个破电视卖了,换一个大彩电。

    想到这不禁左右看了起来,心里默默的记着该买的东西。这时候突然门口有响声,张文只当是妹妹回来了也没在意。继续想着自己的事!

    「哪来这么多东西。」

    张少琳走进门后,看着地上堆积的东西惊讶的喊道。

    「买的呗,谁也不能送是吧!」

    张文心不在焉的说道。

    「这,你买这些干什么。多浪费钱啊!」

    张少琳看着弟弟爱理不理的模样,顿时就有些生气。再蹲来翻看,尽管有一些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但还是有些心疼。

    「姐,以后钱的事你们别管了。有我呢!」

    张文正想显示一下男子气概的时候,一回头突然镇住了。姐姐蹲在了地上,宽大的领口顿时就敞开了,居高临下的可以看见里边那迷人的风光。尽管她带着,但一对酥乳积压出来的那条沟却是十分的漂亮。白花花的半个肉球让人有种想上去握住她们的冲动。

    「别一副大人的口气,一会妈来了该说了!真是的,这都什么啊!你怎么连这些都买。」

    张少琳继续心疼的嘀咕道,看着手上的头饰和发卡尽管心里很喜欢,但还是忍不住嘀咕道。

    张文瞪大了眼珠说不出来话,张少琳奇怪的抬起头一看弟弟的视线全集中在自己的胸口。哪会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眼珠子一转后。站起身来走到了张文的面前,一脸妩媚的说:「好弟弟,你没看过女人的身体吗?」

    「谁说没有的。」

    见被姐姐发现了。张文马上就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

    「哦,那你是看过咯!」

    张少琳奸奸的一笑,坐到了张文的旁边后。一手搂过弟弟的肩膀嬉笑着问:「那你说说是姐姐的身材好呢,还是别人的身材好。」

    「你的好行了吧!」

    张文马上投降了,姐姐的酥胸压着自己的手臂,感觉好软,好有弹性啊。禁不住有点遐想连连了。

    「怎么说得这样勉强啊!」

    张少琳咯咯的一笑后,凑到弟弟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那你想不想看啊。」

    女性特有的体香伴随着火热的呼吸让张文感觉耳朵一痒,身体也不由的绷紧了一下。赶紧躲了开来后说:「得了,我不想看。麻烦你庄重点好不好!」

    「呵呵,还和姐装文化呢。」

    张少琳掩嘴一笑后,看着墙边的啤酒饮料,罐头和其他的包装食品。也是有些向往,不过马上又是皱着眉头说:「小文,你买这些干什么。现在又不是过节,多浪费啊。」

    张文正了正嗓子后,一脸关心的说:「姐,我保证我回来以后咱们家天天比过节还强。」

    「小文,我倒是觉得你说的好听。不过你钱得省着点花,这些东西以后能不买就不买知道吗?」

    张少琳嘀咕道。

    「好,对了!妈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啊?」

    张文这时候才想起娇艳动人的妈妈,忍不住问道。

    「你现在又不吃奶,那么紧张干什么。」

    张少琳忍不住拆开了纸箱后拿出一瓶可乐走到了张文的旁边说:「妈今天要在小姨那住一晚上,让我先回来照顾你。小姨说是有个姑娘满不错的!约好了明天带妈去看看。」

    「靠,真来啊!」

    张文马上惊讶的问道。

    张少琳起开可乐,痛快的喝了一口后脸上满是舒服的表情说:「那怎么了,你都十七了有什么可奇怪的。你就放心吧,妈看上的女孩子肯定不差的。」

    「姐,那起码得让我自己看过才能行吧!」

    张文苦着脸说道。这年头居然还有包办婚姻的事,自己这是回家了。还是他妈的穿越回了旧社会。

    「这我不管,反正到时候你娶了就行了。别的没你什么事,你负责把她肚子搞大就行了。」

    张少琳大概是谗久的关系,没几口就把可乐给喝没了。现在正舒服的打着气嗝。

    「不行。」

    张文一听这话冷汗直冒啊,这不等于说自己除了那些白色的蝌蚪外其他的都不重要吗?马上跳了起来,试想一下要是给自己找个看起来像是鬼一样,实际上比鬼还可怕的女人那还了得。

    「你和妈说去!」

    张少琳一副不关我的事的样子。

    张文这下总算知道了老妈真不是在开玩笑,脑子里马上有了想跑的想法。不过跑哪去啊,自己的亲人都在这了。好一会后,忍不住问:「姐,那个。那什么咱们家还有什么亲戚在?」

    「深一点的,小姨一个。大姑死了,二姑貌似去年也死了。大伯也挂了,我想想啊。好像还有一些亲戚。不怎么来往!」

    张少琳认真的数了起来:「那爸这边就剩一个小叔了,不过他身体不好是个药罐子。妈那边还有舅舅和小姨,不过咱们家不怎么和舅舅来往。」

    张文心想和他们连面都没见过,这哪躲去啊。还没想好的时候,院子的门被打开了。从窗户一看,一个脏兮兮的小身影跑了进来,嘴里似乎还念着什么。不用说肯定是喜儿了。

    「这个傻子!」

    张少琳一看就皱起了眉:「到哪疯了一天。怎么现在还来啊!」

    「姐,你别生气了。」

    张文赶紧说道。

    张少琳脸都有些虎了起来:「能不生气吗?难得家里买了这么多好东西。一会她要偷吃的话怎么办,不行。我得把她撵出去!」

    说完就要站起身。

    张文赶紧一把将她拉住后,恳求说:「姐,别赶她走了。我挺喜欢她的!」

    张少琳回过头来,仔细的看了张文几眼后,冷笑了几下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要高兴的话妈能给你找个比她漂亮的话。像喜儿这样的,我可不想她老来家里。」

    张文这下再也憋不住了,猛的一拍桌子跳起来吼道:「够了,从回来开始你们就管这管那的。管个屁啊,女人乖乖在家做你的饭生你的孩子。罗里八嗦的!」

    张少琳被弟弟突然的这一吼弄得有些蒙了,整个人呆在原地。张文猛的喊完才有些后悔,毕竟怎么说一个是外人,一个是自己的亲姐姐。自己怎么就那么没分寸呢。

    看着姐姐错愕的样子,刚想道歉的时候没想到张少琳突然眼里闪起了小星星。一下就抱过张文笑了起来:「对嘛小文!这样才像个男人,一天到晚看你那副斯文相我都觉得难受。说话低低沉沉的不好,像刚才那样才有男人味。」

    姐姐说话的时候一蹦一跳的,圆润的酥乳也挤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张文先是舒服的感受了一下后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姐姐喜欢粗鲁类型的。自己骂了她,她倒是高兴起来了。这爱好也太特殊了吧!

    「小文,你说得对。姐现在不多说你什么了。」

    张少琳满脸笑意的将弟弟推开后,按着张文的肩膀说:「不过你自己去说服妈和小妹吧!只要你乐意的话,喜儿在家呆着我也没意见了。」

    「爹爹……」

    张文刚想说话的时候,身上满是泥巴和草屑的喜儿就跑了进来,亲热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又弄了一身啊!」

    张文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一细想让她一天到晚的到处跑也不是个事啊,一天两天自己受得了。难保日子长了不会像姐姐她们一样心生反感。

    「爹爹……」

    喜儿叫着就想过来抱张文。张少琳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后说:「小文,你先坐着。我带她去洗一下!」

    「好。」

    张文马上点头说道,脑子里却是开始盘算起喜儿的事来。说服妈妈和小丹是一回事,让她以后能安分点却有点难办的感觉。

    尽管姐妹俩都是古灵精怪,光说话都能让张文的脑袋爆炸。但到底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有一手利索的家务活。张文还没来得及多想的时候,炕桌摆好。一盆香喷喷的炖小鸡和几盘精致的小菜就摆了上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