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六章 萝莉妩媚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21   


    喜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把张文看得那个心动啊。不过她似乎不懂这个,腻了腻后坐到了张文的前边,靠在了怀里后。伸手就去拿碗里的鸡腿,和小丹一样狠狠的咬了下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两人一似乎有点较劲一样的狼吞虎咽起来,虽然吃相有点粗鲁。但却透露出一种小孩子的童真和可爱。

    张文看妹妹虽然不开心,但总算没再说话。这才松了一口气后,拿起冰凉的可乐分别给妹妹,姐姐和喜儿各起了一瓶后说:「好了,咱们一家人以后总能在一起吃饭就行了。等过几天弄个篮子专门来泡饮料怎么样?这井水确实凉,没一会就这样冻手了。」

    张少琳似乎也饿了,没有去应声。匆匆的吃了几口。又舒服的喝了口可乐,这才不急不慢的说:「好了小文,这样的东西偶尔吃一下就行了。经常来的话妈会闹意见的,现在咱家可不能乱花钱。得开始攒钱给你盖新房子住知道吗?」

    「姐,这事我正想和你说呢!今天我已经联系了宝大爷给咱家盖房子,已经说好了。这事就我来办就行了。你们就等着舒舒服服的住进新房就行了。」

    张文一脸严肃的说道,姐姐坐在了桌子边一双美腿藏在了底下,对面根本看不到。这才能稳定了一下心神。

    张少琳明显吃了一惊,随后有些责怪的说:「小文,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啊。妈你边你也没告诉吗?」

    「没有。」

    张文摇了摇头后说道。

    张少琳一听,苦着脸念叨起来:「惨了,那妈回来还不得骂死你啊。」

    张文脸色一正,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妈知道了会高兴的,怎么会骂我呢!」

    张少琳摇了摇头:「算了,这事你怎么看着办吧!只要别乱花钱就行了。」

    「乖……」

    张文忍不住笑道。

    「臭小子,你敢占我便宜。」

    张少琳拿起筷子做了一个我戳死你的动作。

    张文呵呵一笑:「哪有啊!我就是赞扬你而已,我姐姐这样漂亮。以后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男人,真舍不得啊!」

    「死一边去,老娘不嫁!这辈子吃你的,喝你的。看你这像个地主的样子应该养得起吧。」

    张少琳话锋一转,有些被怀好意的说道。不过语气既像在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让人有些搞不明白。

    张文听着这话怎么感觉那样奇怪,像是吃死自己一样。又像在暗示着什么,不由的有些遐想连连了。好一会后看见姐姐嘴角的那丝偷笑,脑子里顿时就有些疑惑,犹豫了一会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姐,我想问你个事。你乐意就说,不乐意就别说。」

    「问吧。」

    张少琳又喝了口可乐后大大咧咧的说道。

    「姐姐,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嫁啊。」

    张文鼓起了勇气,将自己困惑了一整天的问题问了出来。按道理在这种乡下地方的风俗女孩子嫁人普遍都比较早,像姐姐这样都十九的早已经是为人母了。但姐姐为什么还没出嫁呢?她那样的清秀漂亮,应该是很多男人追逐的对象才对。

    张少琳似乎对这问题不反感,依然气定神闲的吃着自己的菜。张文见她脸上没什么生气的表情。这才松了口气后继续说:「我就是好奇而已,按说你也算是个美女。怎么就没结婚?」

    张少琳吧唧着嘴美美的把东西吞下去后,这才笑呵呵的说:「傻弟弟,你姐我又不着急。而且村里的男人一个个大字不识,和牛有什么区别。我可是害怕那种嫁人后生孩子,下地干活的苦日子。要是这样的话我宁可在家陪着妈妈和小妹来得实在,说白了我就是懒知道吗?而且也没看得上眼的。呆着呆着就呆到了这岁数。现在也就不去想了。」

    「哦……」

    尽管姐姐说得特别轻松自在,但张文还是听出了里边的意味。孝顺的姐姐是怕自己嫁人以后家里的负担全落在了妈妈一个人柔弱的肩膀上,到时候她一走。妹妹又不能帮上多大的忙,这个家还怎么操持下去。想到这不禁眼角隐隐有些发酸。

    「这事多简单啊。至于讨论那么久吗?哥,要不你把姐娶了吧。这样咱们一家就还是在一起。」

    小丹本来是和喜儿大眼瞪小眼的抢着鸡肉的,无心去听姐弟两的对话。眼尖手快的把鸡胗抢过来后得意的笑了笑后这才开口说话了。不过一开口就让人顿时有些惊呆而已。

    虽然她说得是漫不经心,但张文却是忍不住有些心跳加快,心里竟然开始幻想起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再一看姐姐脸上似乎也有压抑不住的红晕。不由的开起玩笑来掩饰自己的兴奋:「姐,这主意不错哦。你看看你要什么彩礼,得给什么嫁妆。咱们那么熟我给你包办了。」

    张少琳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是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狡猾的神色后,嬉笑着双手靠在桌子上撑着小脑袋,娇滴滴的说:「真的嘛小文?你觉得姐姐漂亮啊!就不怕以后我成了母老虎欺负你啊?」

    「呵呵,你要是母老虎。我做只公的就行了。多简单个事啊!」

    张文这次倒没难为情,反正就是嘴上占占便宜而已。所以也一脸情深意重的看着她说道。

    「等等……」

    就在两人都忍不住想发笑的时候,一边的小丹突然跳了起来喊道。漂亮的小脸上眉头紧锁着,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张文和张少琳见她这一副头疼的样子都疑惑了,好一会后。小丹才愁眉苦脸的指着张文说:「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哥,姐夫?」

    又指了指张少琳:「那叫你姐,还是嫂子?好麻烦啊……」

    既认真又苦恼的小模样顿时就把两人逗得笑了起来,暧昧的气氛似乎浓重了一些。但也变得轻快了不少,张文笑嘻嘻的拿起啤酒后递到了她嘴边,哈哈大乐说:「问得好,来!哥赏你一口。」

    「有什么好笑的……」

    小丹虽然嘴上嘀咕着,但好奇心驱使也是凑近后喝了一口,忍不住拉起脸难受的喊:「好苦啊!」

    张文看着妹妹微微张开的嫣红小嘴慢慢的含住了罐口,忍不住遐想要是这张迷人的小嘴含住自己的命根子。跟是怎么样的消魂感觉啊,尤其是她一张口那条红润调皮的丁香小舌更是让人心痒难耐。

    小丹喝完以后坐回了炕上,一脸苦相的说:「哥,这玩意和中药差不多!你怎么就喝得下去啊。」

    「我觉得好喝啊,挺爽的!」

    张文漫不经心的把剩下的啤酒全喝了下去,过程特别的慢。嘴唇接触到冰冷的铁皮时似乎还能碰到妹妹滑嫩的香唇,一点点的处子幽香。不由的陷进了间接接吻的幻想中去。直到里边的酒都喝光了还舍不得拿开。

    「小文,这次妈估计是动真格的!你是不是也得做好结婚的准备了?」

    张少琳见弟弟一副神游九天的模样,心里虽然纳闷。但还是正了正脸色后说道。

    「什么?」

    张文庆幸自己的花花肠子没被看穿,但脑子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张少琳叹了口气后说:「我是说,老妈这次肯定不是闹着玩的。估计这次去真能给你谈一个回来,到时候你就得做好准备了。按妈的性格估计什么都可以商量,但在咱家传宗接代的问题是不会有半点让步的。咱爷爷走的时候他拉着妈的手不放,妈和他保证了让你回来继承老张家的香火,老人这才闭眼的。」

    「可是,姐……我才十七,拿不了证啊!」

    张文苦着脸说道,处处对象还可以。只要长得不难看适当的培养一下感情自己还能接受,但一想到自己结婚,而且还生孩子。想想自己戴着斗笠,后边跟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屁孩,不由的身上有些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没事,咱这不看重那个。摆了酒告天地就算可以了。」

    张少琳轻轻的摆了摆手后接着说:「小文,可能你刚回家没什么感觉。我先和你说了咱家杂七杂八的亲戚也多,但不怎么来往。大家都比较尊重妈是个守妇道的女人,妈做人也比较直爽的那一类。大家乐意帮忙,再加上你是城里回来的,估计这事就板上定钉没得商量。」

    「姐……」

    张文脑子开始有些发疼了,苦着脸说:「妈要是找一个跟鬼一样的,那我不是完蛋了吗?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这些给人强娶媳妇的事。」

    张少琳咯咯一笑,语气有些调侃的说:「我的好弟弟哟,现在在咱们这这事不希奇。很多人的媳妇都是这么来的,至于长相嘛!你就放心吧,妈把关的话不会给你找那些歪瓜咧枣的。」

    「可没感情在,我们怎么生活啊。」

    张文继续不死心的抗议道。

    「那没关系,感情可以培养嘛!生活倒也简直,妈只管你赶紧把她睡了就是,你俩的事我估计按她的性格是不怎么参乎的。」

    张少琳妩媚的一笑后,直勾勾的盯着张文说道。

    「不是吧……」

    张文一脸被打败的表情,哭丧着脸问:「那总不能不给我点选择的余地吧!起码让我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总行吧。你不能随便找一个我不认识的带进家来,一指告诉我这以后就是你老婆了。以后你俩生孩子去吧!」

    「我倒觉得这事有可能出现,不过这个问题倒可以和妈商量一下,那你喜欢啥类型的?」

    张少琳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后,笑的问道。

    张文立刻脱口而出:「有你的一半就行了。」

    张少琳听到这直白的话,脸上难得的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羞涩了一会后,心不禁有些窃喜。还是用那种露骨的口气调笑说:「傻弟弟,什么叫我有一半的行了。你指的是什么,残废的啊!不会想娶只有半个屁股的媳妇吧!」

    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小丹在旁边一听也是咯咯大笑。

    张文被弄得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感觉烛光下的姐姐特别的妩媚动人,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诉说她是一个多迷人的妖精,好一会后。张文脑子一热,说:「也行,只要那半边屁股有姐姐你那样漂亮就好了。」

    「哟,行啊小文。有进步了,知道吃姐姐的豆腐了。」

    张少琳眨了眨眼后,咯咯的笑道。似乎对张文的话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是暧昧的朝他飞了个媚眼。

    「哇,哥你太强了。我崇拜你啊!」

    小丹也在旁边开始煽风点火:「不过你是不是瞒着我偷看还是偷摸过姐姐的屁股啊,怎么知道那是漂亮的哦。咯咯,你不乖啊!」

    张文蛋疼啊,虽然现在酒精上脑胆子没那么小。但事关面子,总不能说自己只是隔着裤子在幻想,活在意淫的世界里吧!张少琳见他这副模样,嘻嘻的一笑后朝小丹说:「小妹,妈交代你的事还没干吧!」

    「啊……我忘了。」

    吃得兴起的小萝莉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叫了一声后连鞋子都没穿就朝外边跑了出去。

    「小丹,你干什么去。慢点别摔了。」

    张文马上在后边关心的喊道。

    「热死了……」

    张少琳摸了摸自己的脸,秀气的皮肤上都有了一层粘稠的汗珠了。站起身来将上窗打开以后,吹着舒爽的海风。摸了摸衣服还是湿的一片特别难受。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张文,充满了诱惑问:「小文,姐姐现在想脱衣服。你想不想看哦?」

    「靠,你没事脱什么衣服。」

    尽管张文说得大义秉然,但眼角却是忍不住在姐姐那胸前高挑的上一扫而过,吞了吞口水。

    张少琳斜眼看了看张文裤裆上的那个大帐篷,脸稍微红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眯起了眼嬉笑着说:「小文,你很不乖哦。都硬成这样了还狡辩,反正姐姐以后要你养着。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说完注视着张文,小手轻轻的抓住了衣角,慢慢的脱了起来。

    张文楞了一下,看着姐姐渐渐暴露在空气中那平坦而又结实的小腹,脑子里不由的挣扎起来。咬咬牙告诉自己看看确实没什么关系,这才瞪大了眼睛目不暇接的看着姐姐慢悠悠的动作带来的致命诱惑,当张少琳将整件衣服丢到了炕上。只留下那贴身的小衣物时,张文早已经是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命根子硬得都快裂开了,有种快爆炸的感觉。

    「咯咯……小文,姐姐好看吗?」

    张少琳似乎很满意于弟弟的色相,娇媚的一笑后轻轻的张开,摆出了一个尽显S形曲线的迷人身姿。

    「漂亮……」

    张文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眼睛没办法从那白里透红的细嫩皮肤和玲珑的曲线中抽离出来,尤其是当看到姐姐的腿微微张开的时候中间那一点点塌陷进去的小地方时,更是感觉到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尤其是她掐到好处挤压出来的那条深沟,让人恨不得把头埋进去好好的享受那柔软的感觉。

    「呵呵……你放心吧,姐姐帮你把关。到时候找一个比我强的给你做媳妇,到时候你就不用憋的那么惨了!」

    张少琳轻轻的一笑后,斜眼看了看弟弟裤裆上那一跳一跳的帐篷,嬉笑着说:「哟,看不出来你还挺大的嘛!」

    「呵呵……」

    张文除了傻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脸上也开始发烫了。

    「爹爹……吃……」

    一直埋头吃东西的喜儿这时候突然腻了过来,油油的小手拿着最后的一块鸡肉递到了张文的嘴边。可爱的脸上满是小孩子那天真的样子。

    她这一下倒是打消了张文的尴尬,看着小萝莉油腻的手指,里上了一层油汁以后润泽了不少,看起来特别的有吸引力。赶紧张开嘴了下去后吃了起来。

    「啊……」

    张少琳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那盆香喷喷的鸡肉已经空了。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后,语气凄凉的说:「不是吧,这只鸡你们俩就给吃完了。这肚子是怎么长的啊,都吃哪去了?」

    张文这才发现两个小萝莉已经完成了大规模的扫荡,将带肉的东西都吃了个精光,空留下一点点的汤汁和一个空盆。看着姐姐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由的笑了笑说:「姐,失算了吧!两丫头肚子瘪瘪的,没想到居然这样能吃。」

    「去死……」

    张少琳苦着脸,一脸沮丧的表情。突然转过头来恶狠狠的朝张文说:「都是你,没事和我聊什么天。害我一口都没吃上!」

    张文心想不是我找你聊天,是你勾引我吧!当然了想归想可是不敢说出口来。只能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灿笑着。这时候小丹抱着一个满是泥吧的小坛子走了进来,鼻子上还有一些泥土在中间,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爱。笨重的样子,一摇一摆的将它放在了炕边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文看着那个破旧的黝黑坛子,不由的问:「姐,这什么东西。阉的咸菜吗?」

    张少琳似乎找到了发泄点,猛的敲了张文的脑袋一下后。怒气冲冲的说:「你个败家东西,这是爷爷泡的药酒。你出生的时候就埋在了院子里,现在年头多了拿出来给你喝的。」

    「药酒……我又没病喝什么药酒?」

    张文虽然不疼,但还是摸了摸脑袋疑惑的问道。

    「好热啊……我去洗澡了。」

    小丹喘了一会气后说道。看来小萝莉刚才挖的时候累到了。

    「你没衣服换洗什么洗啊……」

    张少琳似乎很介意鸡肉被她们吃光的事,马上就发难说。

    「洗完不穿呗……」

    小丹撇了撇嘴后,带着敌意看了看还坐在张文旁边的喜儿后说:「人家长得比她好看,有什么怕的。」

    说完哼了一声就转身走了出去。

    张少琳摇了摇头后,蹲到了炕边小心翼翼的将封了泥浆的坛口破开。刚一打开屋子就弥漫了一种奇异的药香,似乎有点苦,但又带着酒味。不是很好闻,但也不让人难受。张少琳拿起小提子轻轻的打了小半碗后,又慢慢的把坛口给封好。

    「喝了吧……妈特意交代我要看着你的。」

    张少琳轻手轻脚的做完这一切后,将碗放到了张文的面前命令道。

    看着眼前这小半碗散发着异样香味,颜色有点像血一样的红色药酒。张文不由的皱了皱眉问:「姐,这东西能喝吗?」

    「怎么不能喝了,我告诉你别不识趣!这可是爷爷求人告爹的找人要来的方子,这的人都知道有效的。」

    张少琳振振有辞的说道。

    「方子?」

    张文马上喊了起来:「我没病啊……」

    「爹爹……抱!」

    喜儿今晚挺乖的,现在突然发嗲了。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后,自己挪到了张文的腿上坐了下来。紧紧的抱着张文的腰,小头也埋到了胸口那,一边磨蹭着一边傻傻的说:「爹爹……热……」

    「等一下。」

    尽管小萝莉带着一丝奶味的体香和发丝磨蹭胸口带来的感觉特别的勾人。但张文还是忍下了这种诱惑后朝她轻声的哄了句,才转过头一脸正色的朝姐姐说:「开什么玩笑,这要喝坏了怎么办!我身体那么好,喝什么药酒啊。」

    张少琳盯了盯弟弟那爆怒的命根子后,扑哧的一笑说:「你要身体好这两天姐姐那么逗你你还忍得住啊。少给我找理由了,赶紧给我喝下去!妈绝对不会骗你的,爷爷也不能害你。」

    张文一听没商量的余地,这才拿起酒来。小心翼翼的闻了两下,确实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香味十分的吸引人。但心里害怕要是喝完来个阳痿什么的就完蛋了,还是忍不住问:「姐,这些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功效的。真的不伤人?」

    「你怎么比娘们还罗嗦啊。」

    张少琳不耐烦的说了一声后,抢后张文手里的碗自己喝了一口后再放了回去,擦了擦嘴角后说:「这下放心了吧,姐也喝了!能死的话一起死就不怕了吧。」

    「姐,我没那意思。」

    张文见她似乎有些生气了,赶紧解释道。心里却想这样也不错,有个徇情的。虽然是自己的姐姐,但到了黄泉路上不做人的时候。自己就可以XXOO她了。当然了,也只是开玩笑的一想。在她严厉的注视下还是拿起碗小小的抿了一口。

    红色的酒一触到嘴唇的时候特别的冰凉,可能是在地里埋久了的关系。似乎还有一些泥土的芬芳,味道有点奇怪,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但也挺好喝的,酒慢慢的流淌进喉咙以后。似乎从冰凉变成了滚烫的熔浆,从喉咙一直烧到了胃部。张文似乎可以感觉到它清晰的流过自己身体里时的路线。

    「好冲啊……」

    张文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才想起来问说:「对了姐,这是什么酒?」

    「壮阳的……」

    张少琳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后,笑的说:「咱村这以前有个老人。听说是海难的时候被爷爷给救起来的,这家伙的方子大家都说好使。后来他在这安家落户,五十多岁了娶俩三十多是寡妇,还晚晚搞得家里那声音吵得人睡不着,那俩寡妇也是满面红光。这时候才知道他有这种好方子。后来你出生的时候爷爷就去求了一套药自己泡起来,埋着就等你喝了。」

    「啊……」

    张文不由的苦起脸来说:「姐,我现在没个对象的。给我喝这个干什么,到时候憋死我怎么办。再说了明知是壮阳的你喝这个干什么。」

    「哪会啊……」

    张少琳嘻嘻一笑后,绕有深意的看了看喜儿说:「实在憋不住你就把她拉到外边,给开苞不就行了吗?至于我嘛,女人喝了没什么关系的。」

    「靠,你牛。」

    张文这时候感觉自己被彻底打败了,不过那酒一下肚就像酒精烧了起来一样。弄得鼻子读开始冒汗了,身体也开始发热。好死不死,这时候喜儿像是知道一样,小屁股往上挪了一些,直接坐到了张文的命根子上。还调皮的晃了两晃小香臀,命根子马上接触到了她柔软的小肉缝上。

    「爹爹……」

    喜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是不懂事。只感觉下边有一种异样的痒,呻吟一样的叫了张文一声。

    「喜儿……」

    张文听着她这娇滴滴的声音,也感觉口干舌燥得有些难受。刚想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裤头上一湿,像是被浇了温开水一样。低头一看喜儿的裤子也湿了一大片。这样大规模的水分,绝对不是那种猥亵的汁液,靠。把她顶尿炕了。

    「爹爹……」

    喜儿也没什么自觉,撒完以后一脸舒服的样子,眼睛看起来特别的迷离。

    「靠……」

    张文忍不住骂了一声,这一晚上过得太难受了。勾引一下,冲动一下,又被浇灭了。这样的循环真能把人逼疯了。这可是自己最后一条裤头了,一会拿什么换,早知道去陈伯那的时候买几条男人穿的。

    张少琳这时候也看见了喜儿尿在了张文身上,裤子中间都湿了一片,还有一些流在了张文的腿上。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小弟。滋味很好受吧,小时候你也这样尿在我身上。这就是报应啊!」

    「你还说,赶紧拉她去换裤子啊。」

    张文尴尬的说道。

    「好好……哈哈!」

    张少琳忍不住一直发笑,轻轻的拉着喜儿的手说:「喜儿走,姐姐给你换裤子去。」

    「爹爹……」

    喜儿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张文不肯松手。

    「算了,反正孩子尿不脏。我去打盆水来洗洗就好了。」

    张少琳见她这样,也就不勉强了。轻轻一笑后朝外边走去。

    张文先是轻轻的将喜儿推开后,无视她一脸委屈的模样和无辜的眼神。站起身一看自己的裤头前边全湿了,苦笑了一下后。心想她是个傻子,看见也没什么关系。这才慢慢的把裤头脱了下来,爆跳一晚上的命根子马上就跳了出来。光着屁股蹲到了背包边上翻了起来,头疼啊。自己似乎已经没换洗的裤头了。

    喜儿继续咯咯的傻笑着,见张文脱光了衣服。脑子里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后,突然在背后将自己的衣服也脱光了,因为没穿贴身小衣物,所以脱得特别的快。光着身体笑呵呵贴到了张文的后背上,继续傻叫着:「爹爹……抱……」

    「抱什么……」

    张文找不到裤头正心情不好呢,见她爹了上来有些恼怒的说道。但话还没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像突然挨到雷劈的呆住了,这触感。绝对不是衣料的粗糙,十分的光滑细嫩。而且似乎还有两个小点在磨蹭着自己的后背,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就炸开了。

    吞咽着口水,慢慢的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小萝莉细滑的洁白香肩,衣服也丢到了一边。确定她什么没穿以后,张文感觉自己的命根子不由的又跳了起来。眼见四下没人,脑子里的邪火不由的烧了起来。语气有些发颤的说:「喜儿,给爹爹抱好不好?」

    「好……」

    喜儿开心的一笑后应道。

    张文慢慢的转过身来,小萝莉一丝。不挂的娇嫩身躯映入了眼帘。尽管已经看过了一次,但还是忍不住这样的刺激。那小小的酥乳上可爱的粉红色小樱桃,只有几根细细短短体毛的耻骨和隆起的小山丘,纤细的胳膊和小腿,不管哪一处都在透露着女孩子的诱惑。更要命的是她的表情特别的无辜和天真,让人有种罪恶的快感。

    张文颤抖的伸出自己的手来,轻轻的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边。看她似乎没什么反对的意思,而且还挺高兴的。心里的罪恶感少了一些后,一边诱惑着:「喜儿,爹爹抱你……」

    一边慢慢的让她背对着自己拉进怀里,小萝莉异样的顺从。乖乖的钻到了张文的怀里后,好奇的看了看张文的那根和自己不一样的棍子问:「……这,是,是什么?……」

    「小孩子别问……」

    滑嫩的皮肤贴紧的感觉让张文呼吸不觉的更加粗重了。再也忍不住双手摸上了她娇小可爱的酥乳上边,动作有些粗鲁的揉搓了几下,虽然不大。摸起来也没多少肉感,但光这是柔软香棉的感觉就让张文激动得脑子都快烧坏了,看了那么多的大片。这回可是第一次摸到真的!

    「疼……爹爹……疼疼……」

    粗鲁的动作弄得喜儿皱起眉头叫喊起来。

    张文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冲动了,手上的力道不觉的就加大了不少。害怕她一喊被姐姐她们听到,赶紧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后说:「喜儿乖……爹爹不用力了……爹爹摸你舒服好不好……」

    「恩……」

    尽管看着张文眼里那野兽一样的凶光让喜儿本能的有点害怕。但那莫名其妙的依赖却让她犹豫了一会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文赶紧让自己稳住呼吸,平坦了一下强烈跳动的心脏后。模仿着电影上的动作,开始慢慢的亲吻着她洁白细嫩的脖子,双手也温柔的轻轻在她胸前游离起来,时不时的按几下,又捏了捏几下可爱的小樱桃。

    「呵呵……爹爹……痒……」

    小萝莉似乎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刺激,傻傻的笑了几声后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身体。

    虽然她这一磨让命根子有一种触电一样的超级快感,但张文还是赶紧忍住后,继续亲吻到了她的肩膀那,大手也不老实开始往下摸去,在细滑的小肚子上起来。喘着粗气问:「喜儿……舒服吗?……」

    「舒服……」

    渐渐的,小萝莉似乎也体会到了男人的嘴和大手游走在自己稚嫩的娇躯时带来的那种快感。甜甜的嗓音都变得有些微微的颤抖。

    「恩……」

    张文应了一声后,小手已经按到了她的耻骨上边,动作慢慢的在那磨蹭起来。如果这时候有人说他是处男的话估计不会有人相信,这动作实在太熟练了。不过也没办法,谁叫现在日本大片的教育那么普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爹爹……」

    未曾享受过的快感袭来,喜儿的眼里不由的泛起了一阵水雾,说话的时候都感觉像是在呻吟一样了。奶声奶气的甜腻嗓子,配上一张可爱的无辜小脸上那逐渐明显的红晕。给人的感觉是致命的!

    张文终于忍不住折磨了,在滑过几根柔软细短的体毛后,颤抖着手将她的双腿慢慢的打开。小萝莉也没半点反抗的配合着,张文虽然在这个角度看不见,但却是伸出大手按了上去。好软,好热啊!全身的血液顿时就翻腾起来,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这,这就是自己梦想已久。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了。

    「呜……」

    喜儿似乎还没受过这样的刺激,不禁仰起头来。既像是舒服,又像难受的呻吟了一声。小小的身体微微的打着颤,小手也有点不知道该放在哪好。

    张文怕她吓到会推开自己,赶紧低身含住了她小巧的耳朵品尝舔鹾起来。一手轻轻的抚摩着她胸前已经微微硬起来的小樱桃,时而捏几下,时而按一按。另一手有些紧张的开始在那光滑的小肉缝上慢慢的抚摩着。虽然还没发育开,但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微微有点湿润了。

    「爹爹……好……好痒啊……」

    又麻又酥的异样快感让这个只有12岁,几乎还不会表达自己想法的小萝莉娇喘吁吁的,嫣红润亮的小嘴微微的张开,发出了勾人邪火的低低呻吟,每吐出的一丝呼吸似乎都能让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