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別那么大声…

    发布时间:2021-04-10 00:00:31   

    男人和女人住在一起,沒发生什么的话,不是很奇怪吗!」

    「可是…你是我表妹啊…」

    「沒关系的。今天是安全日。」

    「不是这个问题…」

    美树揉着已经变硬的东西,诱惑着主将︰「可是你的这里并不讨厌啊…」美树说着,将脸埋进主将的股间,用口含着已温热的东西。

    「嗯…嗯…」她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大动作地上下摆动着脸。

    「呜…」主将也忍不住地出声了。

    美树还用舌头舔着,让刺激更加剧烈。

    「嗯…嗯…」淫荡的叫声刺激着彼此的听觉。

    「不要太用舌头…这样马上就那个了…」

    「嗯…」美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次是用她的丰胸挟着。

    「朝佳从沒这样做过吧」

    「真是太厉害了。这样比起来,和朝佳不过是玩玩而已…」

    「很舒服吧要不要再强烈一点」

    「不、不要,这样会马上出来的。」

    「沒关系,年轻人是很精源充沛的、不是吗」

    「可是…」

    「我也有感觉了…我也要…」

    美树自己脱下内裤,在主将面前张开双脚。一股独待的气味透了出来,刺激着主将的鼻腔。主将在味道的引导下,将脸埋进丛林中,以舌头舔着她女性的部位。

    「啊…对…再进去一点…」

    主将盡量将舌头伸进去。可以听见里面有东西流出来的声音。

    「你也好湿了…」

    「可是…我还要再一会儿。和表哥发生关系,这种危险的感觉我还要再感受一下。」

    「啊…这可是只有我们两人的秘密啊…」

    「嗯…」很难得地,美树竟然点头答应。

    「今天真的是安全日」

    「嗯、你放心进来吧。」

    「真的可以」主将眼中闪着光芒。

    「嗯…请…」美树躺在床上,双脚打开做好准备姿势。

    比平常变得更硬的东西抵着美树的入口,然后深深地进去了。

    「嗯…啊…嗯…」美树高声叫着。

    「啊…美树…」

    美树用身体将热情的主将分身完全包围。

    「你…太棒了…」

    主将开始前后摆动身体,美树的丰胸也像画圆圈一般地摇晃着。这视觉的刺激让情绪更高涨。

    「啊…啊…啊…」

    美树双脚紧紧夹着主将,让它更进去。

    「美树…我已经…」

    「啊…啊…啊…」美树的叫声更大了︰「来了…要出来了…」

    「啊…美树…我也…要出来了…」

    「啊…嗯…请射进来吧…」美树大叫着。

    主将动作不断加速,相对地,美树的叫声也更为激烈。

    「啊…啊…要、出来了…啊!」

    「!」朝佳『啊」地一声惊醒了。她睡得一身汗。醒来时还喘着气,而且心跳不已。环顾四周,确认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后,便把头埋进枕头里,深深叹了口气。

    「还好…只是做梦…」

    朝佳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会做这种梦。她摸着自己的那个地方。「讨厌…湿了…」竟然因为梦见主将和美树在做爱,使得自己也湿了。完全想不到自己是这样的女孩。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难道是慾求不满…」朝佳喃喃说着,起身去沖澡。

    「…睡觉…」

    什么事也沒发生,主将抱着棉被睡在自己的床上。

    美树的内衣睡得乱七八糟,又沒盖棉被,只抱着枕头。主将边把睡相很不好看的美树叫起来,边换着制服。

    「啊、快起来换衣服!等一下朝佳就来了!」

    「啊…」

    如果让朝佳看到美树这样子,一定又要生气了。想到这里主将就很担心。

    叮噹!「啊、朝佳来了!」

    打开门,朝佳笑得很甜美地向主将打招唿︰「早…」

    「早、等我一下。马上好!」

    「嗯。」

    门是半开着。

    (今天她心情很好喔…)终于放心了。

    (太好了。昨天还在想该怎么办…现在已经沒事了)

    「喂!我要出门了!」

    「嗯…」

    主将帮还在睡梦中的美树盖好被子,走出家门。这是个温暖的清晨,天空相当清澄。主将和朝佳并肩走在上学的夹树道上。

    「对不起、太早来了。」

    「啊、不会、不会。刚好我也起床了。趁她还在睡觉时出门,实在太好了。」

    「为什么」

    「不晓得她又要胡说什么!」

    「说什么」

    「啊、不、沒什么大不了的事!」

    「又是秘密」朝佳表情显得有点落寞。虽然不是生气,但这也是一种爱意的表现。

    「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沒有说的必要。」

    「是吗…可是我昨晚做了个梦…」

    「做梦什么样的梦」

    「咦啊、沒什么,乱梦一场…」

    朝佳不想把事情鬧大。想到昨晚的梦,就忍不住害羞地脸红,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什么梦想当做自己的秘密,不告诉我。」

    「不是啦…」朝佳不好意思地笑着。

    只要彼此信赖的话,就不必太干涉对方。主将从朝佳的话中体会到这样的安心感觉。

    平常两人都是一起走到主将的校门口。路程虽然很短,但却是最快乐的时光。当快乐的时光将结束时,朝佳看到了一个人。

    「啊…」朝佳停住脚步。

    「咦怎么了」主将随着朝佳的视缐望过去,看见门口站着一位拿着剑道面盔的男子。

    「他是谁」

    「主将…怎会在这里…」

    朝佳这样一叫,让主将也迷煳了,但转念一想,马上就知道对方的身份。

    那个被叫『主将』的男孩,斜着眼看着主将,问道︰「朝佳,就是这小子吗就是他打赢了你…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嗯…可是…」

    被不认识的男生称做小子,主将觉得很不悦,好像对方很看不起自己一样。

    「朝佳,这小子是谁」

    「我们学校剑道社的主将。」

    「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三乡勐。是剑道部的主将…和你一样。」

    这句『和你一样』总让人有种被瞧不起的感觉。主将看他好像也不怎么样。

    「喔…原来如此…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打赢了朝佳…我觉得很感兴趣…可是看了本人以后,实在不相信你能打赢朝佳…」

    这样一说让主将毫无反击馀地。因为好像大家都这么觉得。其实说『打赢了』,根本就不是比剑道打赢的。

    「你赢得了朝佳,不见得赢的了我。」

    「当真」

    「嗯。」朝佳在一旁悄悄地点点头。

    「我倒要看你是多厉害,怎么打赢朝佳的。」

    「我赢了朝佳,跟你有关系吗」

    「少说废话!如果你沒有赢我,我就不承认你和朝佳的关系!」阿勐说完,望向朝佳,想得到她的认同,「…是不是,朝佳」

    「你在胡说些什么」已经清楚状况的主将看着朝佳和阿勐。

    「今天不行,我一星期后再来,就那一天决胜负。如果我赢的话,朝佳…到时候…」

    朝佳始终低垂着脸。而阿勐看了主将一眼,便往自己的学校走去。

    「到底想做什么那小子…」主将在校门口询问朝佳,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那个嘛…很早以前他就说要跟我交往…可是…我只对比我厉害的男人有兴趣…就这样拒绝他了…」

    「原来是这样…所以他不贊成我和你来往…」

    终于明白事情的原委了。主将当然能体会对方的心情。可是要以挑战来决胜负,还要以此决定自己可不可以和朝佳来往,这也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他说一星期后会再来…」朝佳看起来很担心。

    「那小子很强吗」

    「是的。」

    「是吗…很强…强到可以打赢我…」主将喃喃念着,他的沒自信让朝佳更不安。

    「朝佳…」

    「咦」

    「如果我输了…你会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因为那小子很厉害,你会不会就这样喜欢上他了」

    「沒有这种事…绝不会这样…」朝佳湿着眼眶否认。主将也知道朝佳不是那样的女孩。

    「说的也是…」朝佳喜欢的人是自己。主将对这件事很有自信。一这么想,主将便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赢阿勐。

    「加油!我也会帮你练习!」

    「练习…对的,要练习…」主将显得元气十足。这样的表情让朝佳开怀地笑了。

    「那么,放学以后就来我那儿吧!」朝佳边说着,以小跑步奔向学校。

    「是的…朝佳是喜欢我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放学后,两人一起在道场练习。好久沒练习的主将并沒有感受到胜负紧迫的感觉。朝佳的喊声响彻道场内。

    「正面!」

    「身体!」

    「手!」朝佳兴味浓厚地挥舞着剑,但主将却沒有出手。

    「怎么了一点都不用心…」

    「不…才第一天嘛…」

    「第一天,可是…」

    「你放心,我一定会学好的…」

    真是一点也不积极。他的个性就是这样,不禁又让他想到美树的事情。她是这么爱他,他却总是这样三心二意。主将这种优柔寡断的态度,让朝佳觉得好落寞。可能情绪是太激动了,她竟哭了起来。

    「喂、喂、你怎么哭了」

    「可以了、沒关系…我的事…这样就可以了…」

    「你…在说什么…」

    朝佳边说边用她的小手擦着眼泪,道︰「可是…你一点都不用心…一定是因为有美树在,所以我就沒关系了…」

    「傻瓜!你在说什么!」

    「可是…」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美树只是我表妹而已…」

    「…嗯…」她知道事实是如此,可是在感情上却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朝佳并沒有那种气度,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別的女生那么亲密,还能表现得毫不在乎。

    「你和美树是不一样的…你在我心目中是很重要的…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主将这样的告白让朝佳又恢復了信心。

    「…对不起…我很紧张…」

    「紧张…为什么」

    「还不是比赛的事…」

    「对啊…对不起…」

    「喂…」朝佳唤着,以湿润的双眸看着主将,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将下巴抬起。

    主将双手环着朝佳的肩,给朝佳一个深情的吻。朝佳可以感觉到彼此的舌头在交缠。主将的手从朝佳的胯下移到大腿间,最后在臀部滑动着。吻了好久,两人终于离开了。朝佳喘着气,泛红的肌肤相当诱人。

    「我可能有点慾求不满…」

    「想做吗…」朝佳点点头,倚在主将身上。

    主将看了四週一下,带着朝佳往体育室仓库走去。

    仓库里黑黝黝地,四处都积有灰尘。

    朝佳坐在埝子上,环顾四周,道;「就在这里吗」

    「不喜欢」

    「不是…」朝佳摇摇头。她躺在埝子上,慢慢地将道服脱下。她解下捲着胸部的布,让紧绷的胸部喘喘气。

    「如果发出声音就惨了,所以不要叫的太大声。」

    「好…」

    主将用手掌轻揉着被紧包过的胸部,令朝佳不禁小声地呻吟。

    「嗯…啊…」朝佳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感受。

    主将用手指和舌头抚慰着朝佳,自己也开始脱下道服。可是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啊…今天沒有带保险套…」朝佳不喜欢沒戴保险套。这样一想,主将便停下了动作。

    「可以…沒戴沒关系…」

    「咦真的」朝佳的回答让主将大吃一惊。

    「嗯…可是不要射进体内…」

    「好、知道、我知道。我会射在外面…」萎缩一天的心情顿时高涨起来。主将很认真地抚慰着朝佳。

    「喂…我也要…」

    「咦」

    朝佳起身将脸埋在主将的大腿间,然后用嘴含着主将的分身。

    「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朝佳有点改变。由于美树对朝佳来说可是个『情敌』,这样的念头让她对主将更主动积极了。想爱人、想被爱。就是这样的心情让朝佳动作着。

    「嗯…嗯…」朝佳挽挽头髮,仍继续地呻吟着。虽然连自己也不习惯,但还是要把这感觉传达出来。

    「朝佳…让我来,把屁股面向我…」

    「嗯…」朝佳将下半身对着主将。

    呈6字形状的朝佳,拼命地含着主将的分身。主将用手指搓着朝佳最私密的部位,感觉到她体内已变温热了。

    「嗯…嗯…」主将每把中指伸进去,朝佳就从喉间吐出热气。

    「朝佳已经很湿了。想进去吗」

    「嗯…嗯…」

    「那、躺下来吧!」

    主将让朝佳躺下,打开她的双脚,道︰「朝佳、我来了。」

    「嗯…」热胀的东西慢慢抵进濡湿的花蕾里。

    「啊…嗯…」朝佳热情地迎接主将的进入。

    「啊…啊…」朝佳感觉比平常更高昂兴奋,可是却不能盡情大叫,只好痛苦地忍着。但她这样的表情反而更能勾起主将的热情。

    「朝佳、上来!」主将抱着朝佳的上半身,两人就这样上下摇动。

    「啊…啊…」因自然的重力,使得两人的结合更深入了。

    「啊…啊…啊…」

    「不行、朝佳…別那么大声…」

    「可是…」

    「万一被人发现就惨了…还是忍耐一下吧。」

    朝佳也自行摆动着腰。

    「啊…啊…啊…」丰满的胸部在主将的眼前晃动着。这三个月来,觉得朝佳的胸部好像变大了些。

    「啊…嗯…啊…」主将让朝佳趴着,从背后搓揉着她的胸部。

    「啊…啊…」随着一定的节奏摆动身体,双手不时地搓弄着乳头,使朝佳的喘息声更急促了。

    「啊…啊…啊…」朝佳已达最高潮了。主将让朝佳躺在埝子上,再重新插入。

    「啊…啊…啊…」朝佳双手抱着主将的肩,彼此的肌肤也紧紧相贴。

    「朝佳!…要进去了…」随着律动摇晃身体,速度渐渐加快。

    「啊…嗯…啊…」朝佳声音越来越大,已经顾不得是否会被人发现。她一边呻吟着,边抬起腰,指尖深掐在主将的肩上。

    「呜…」主将也感觉到有东西要出来了,虽然朝佳还想再继续,但也只好在外射精。灼热的体液洒在朝佳的肚子上,朝佳激烈地喘着气,倒在埝子上。两个人就这样裸身相拥,直到外面天色渐暗。

    隔天早晨。主将再度拒绝美树的要求,上学去了。

    「今天也要去学校」

    「你今天也要上学吧」

    「才不呢…上学多无聊…」

    主将不理美树,自顾自地换上制服,道︰「自己去玩吧!」

    「一个人玩多寂寞啊…」

    「不要这样子。你实在很奇怪!」

    叮咚!「啊、朝佳来了,我走了!」

    「来了…」

    这一个星期,主将和朝住都很认真练习,可是主将好像沒什么进步。但主将却一点也不紧张,只是这样反而让朝佳更担心。

    * * *

    决赛的那一天终于到了。

    「…那、就是今天要比赛…」

    「对啊!」

    美树边穿上衣边道︰「我也要去看比赛!」

    「你要帮我加油」

    「我想看对方长怎么样!」

    看见美树对別人比对自己有兴趣,不禁让主将觉得很不悦。

    「你还是帮我加油吧!」

    「为什么我一定要帮你加油等一下她又生气了!」

    「这是什么问题」对于美树的理由主将只瞭解一半。

    「对了、这个可不能忘了!」美树把随身CD放在上衣的口袋里,戴上耳机。

    「为什么要带这东西,不是去看比赛吗」

    「可是我又不懂剑道…」

    「啊、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拉着美树的衣袖转身就要跑,才发现她衣服只换到一半而已。

    叮咚!朝佳来了。

    「好了!走吧!!」主将似乎心情很好,大步地走出家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