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二章 与张少琳交好

    发布时间:2021-04-10 00:00:35   


    好在被子够大可以盖两人,张文感觉到脑袋开始有些发重了,迷糊的把油灯一吹后,整个屋子顿时伸手不见五指。虽然不太习惯裸睡,但这种天穿着长裤子睡觉简直就是找罪受,张文一边想着一边把裤子脱了丢到一边。光着屁股爬上了炕,拉开姐姐的被窝就钻了进去。这时候脑子酒精一烧,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或许是因为脑子有点迷糊的关系,张文并没有过多的遐想或有什么冲动的感觉。一进被窝,将薄薄的被子一拉上肚子,转身就面对着墙,头有点沉重的闭上了眼睛。

    他是好受了,可张少琳却是脸红心跳的躺在原地不敢动弹。刚才进被窝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所有的衣物都脱去了,现在身上没有半丝的衣缕在,整个成熟的身躯毫无遮掩。对于张少琳来说,即使她和妹妹总是口无遮拦的调戏,但毕竟是什么都不太懂的女孩子,虽然现在睡在旁边的男人是自己的弟弟,但到底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第一次和异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心里难免感觉到有些紧张。

    张文躺着躺着,突然感觉背后的呼吸快了起来,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紧张和不安,隐约还可以感觉到那吐气如兰的芬芳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有些痒,忍不住有些难受的翻了个身,语气不满的说:「姐,你怎么这时候还喘大气啊!弄得我脖子很难受。」

    「难受你就别转过身啊!」张少琳蜷缩着身体,微微的有些紧张,尤其是在看过刚才那副荒唐的画面后,自己那敏感的小地方微微的渗出了一些情动的露水。现在一躺下来,脑子里盘旋的都是那一幕激情的画面,还有弟弟已经长大了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看见男人那家伙是长什么样的,对她心里的冲击十分的大,下身那已经成熟的蜜处开始有一点点的发热。

    感觉侧躺着有些难受,张文便转了个身,面对着姐姐平躺着,也是无意的伸出手去,却没想按到了一个柔软的肉球。脑子还有点迷糊的疑惑,稍微按了一下后感觉到特别的有弹性,肉乎乎的,上边还有一颗小小的突起,这才明白手上的东西是什么。脑子顿时嗡的一下就炸开了,难道手里的是姐姐的酥胸,上边那小小的突起是乳头!

    张文不禁又确认的捏了一下,张少琳一开始感觉到弟弟的大手覆盖上自己的酥乳时,心跳早已经快蹦出来了,但心里也不愿意去阻止。这一捏胸口,随即传来了一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不禁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啊……」「姐……」张文见姐姐没阻止自己,索性将错就错的轻轻揉捏起来。十九岁女人的酥乳比起小萝莉来就是不一样,又圆又软,起码有C的尺码,握起来一手还没办法把它全部掌握,软绵绵的特别的舒服。张文是第一次这样摸女人的胸脯,不禁有些意犹未尽的多弄了几下,试探性的喊道。

    「轻点……别说话……」张少琳尽管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脑子里却没办法抗拒弟弟那双像女人一样纤细,却又有着男人粗糙感觉的大手所带来的刺激感,和以前自己无意识时碰到的感觉根本不能比较,压低了声音,说话时的声音都微微的颤了起来。

    张文见她这么一说,色心不禁大起,忍不住翻了个身面对着她,双手齐出,一起抓住了她的酥乳,轻撩着上边的小樱桃逗弄了起来。尽管姐姐已经十九了,但它们却从没被人玩弄过,还是像少女的一样那么的娇嫩可爱,在张文的逗弄下已经有些硬立起来。

    「小文……你……轻点……」或许是太兴奋的关系,张文手上的力道有些控制不住,顿时捏得张少琳有些发疼!

    张文赶紧松开,握住了柔软的肉团,一边轻轻的揉捏着,一边朝姐姐的娇躯凑近,直到贴上了她细嫩的皮肤,坚硬的命根子顶在了她的腿边。感受着她比喜儿丰满了不少的诱人娇躯,一边细细的捏着,一边颤抖着说:「姐,我想舔舔行吗?」「坏蛋……」张少琳低吟了一声后,语气有些害怕的说:「小文,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张文尽量把声音压低,黑暗里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她那张绝美脸庞的轮廓,边缘的娇唇在话语间一闭一合的,特别让人心动。忍不住凑到了她的耳边后,一边吐着热气一边说:「姐,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就让我试试看吧!」「可是……」张少琳刚犹豫的时候,胸口上传来了更加强烈的感觉。原来张文忍不住玩心大起,将她那对大宝贝挤在一起,压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姐,没啥关系的!我一进门就喜欢上你了,做梦都想吃吃看。」

    张文可不想失去这样的好机会,脑子里的酒精和眼前这具充满女人味的身体一结合起来,就像是炸弹爆发一样。脑子里只记得这是一个成熟漂亮,让人兴奋不已的性感女人。即使自己叫她姐姐,但自己也就一个冒牌货。

    张少琳感觉耳边弟弟的呼吸特别的灼热,像一根针一样的扎着自己脆弱的神经,痒,但又带着独特的舒服感觉。脑子里本能的不想去拒绝,可心里还是微微有些犹豫,语气有些惆怅的说:「可是小文,咱们是亲姐弟,而且姐现在还是个黄花闺女,这样以后让我怎么嫁人啊。」

    张文早猜到了姐姐应该还没破身,是个原装的黄花闺女。现在一确认心里更是大喜。赶紧趁热打铁的说:「姐,我就没试过女人是怎么样的。你就让我试一下呗!你别嫁人了,嫁给我,我娶你。」

    「不行的,小文,你……啊!」张少琳还是十分的纠结,脑子里虽然在抗拒,但身体上却没有行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耳朵上被舔了一下,顿时全身舒服得绷紧起来。

    「姐姐,我好喜欢你啊!你就别拒绝我了,我也不要你嫁人!以后我养你,我做你的男人好不好啊?」张文现在是色向胆边生,一边抚摸着姐姐的酥乳,一边舔着她的耳朵说道。

    「小文……」张少琳情动的呻吟了一下后,却是语气有些坚定的说:「那你答应姐姐,摸摸可以,不能破了姐姐的身!」「好、好……」张文赶紧点头如麻,心想不破了才怪。只要你答应让我上下齐手的话,到时候你还能拒绝吗?

    「小声点知道吗……」张少琳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妹妹睡觉的那边,确定她们确实睡着了,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张文一看她转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马上劝慰说:「没事,小妹她们还是小孩子。睡觉很沉的!」说完一翻身,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就压了上去,低下头抓住一只酥乳,一边感受着那饱满和柔软,一边将一颗已经有些发硬的小樱桃含进了嘴去,入口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一阵能催情的体香,不由得更加兴奋起来。

    「小文……」张少琳感受着胸前男人那粗糙的舌头和湿热口腔将自己敏感的小突起包围的快感,顿时有些受不了的呻吟了几下,但马上又压抑下来,一边享受着弟弟的口舌服务,一边语气有些嗔怪的说:「你这条小色狼……呜……这时候,才像个男人,轻、轻点……二「嗯……」张文暂时还不想惊动她,所以并没有蹲到两腿中间去,姐姐的美腿还下意识的并拢着,只好半蹲在她的肚子上边,一边品尝着女人的酥乳,一边含糊不清的应道。心里却纳闷着,是不是在她的心里非得色到一定的程度才算是男人。

    舔弄了一会儿后,张文见姐姐的娇躯都开始有些抖动起来了,娇喘吁吁的似乎快受不了。这才慢慢的伸出大手朝她的小腹滑下去,可手刚伸到了肚子上就被她抓住了。

    「别……碰那。」

    张少琳见弟弟的手一下滑,马上就害怕的将他抓住,心里很清楚,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受不了的。如果两人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那以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心里特别的抗拒。

    「姐,给我吧……你看我好难受啊。」

    张文念头一转,索性又低头含住了她的小樱桃吸里起来,顺势牵着她的小手,握住了自己已经硬得开始有点发疼的命根子。

    张少琳有些好奇,但也有点紧张的握着弟弟的命根子,禁不住有些疑惑的想:这家伙那么长,真要捅进那地方那还不要了老命了。手本能的捏了两下后,惊呼说:「好硬啊……」「是啊,你看我都难受到这分上了,要是憋坏了怎么办啊!」张文马上继续劝说起来:「姐,你就给我吧!我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小文,要不我像妈那样给你橹出来吧!」张少琳试探性的问道,虽然现在两人早已经是赤裸相见,但脑子里还是有些没办法接受,光是让弟弟摸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很荒唐了。如果还做那事的话,那就彻底完蛋了。

    「不行,我想要你!」张文说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整个人给压住了,一手赶紧摸到了她的丘陵上,旋着上边那些柔软的体毛。

    「小文,别碰那啊!啊……」张少琳下意识的想把腿夹紧,但已经晚了。张文的手已经摸到了腿中间,直接抚上了那最神秘的隐私地带,火热的大手一捂上,顿时就有一种异样的快感袭上她的心头。

    「姐,你别忍了。」

    张文感觉她的美腿夹紧了自己的手,那种柔软的肉感特别的舒服,现在看起来她很是紧张,身子都特别的僵硬。不过只要自己把手放到那,一会儿总有办法的,这下倒是不着急了。

    「不行,啊……」张少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张文往上一些,用自己的嘴把她接下来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张少琳顿时错愕了,刚想把弟弟推开的时候,张文赶紧用剩余的那只手将她的脖子环住,紧紧的贴着。有些粗鲁的用舌头一边舔着她香滑甜腻的小嘴,一边喘着粗气说:「姐,你就给我吧,下半辈子我来照顾你!」「小文……」张少琳心里泛起了一阵暖暖的感觉,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张文赶紧把舌头伸了进去,在她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挑逗着那条细嫩滑腻的小香舌,缠绵了起来。

    张少琳已经没多少思考的能力了,随着弟弟的舌头一起搅拌起来,生涩,但也是本能的回应着,舒服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张文一看,夹在她腿间的那只手便一发力将她的腿稍微分开了一些,彻底的摸上了那个十九年来没人去把玩过的蜜处,入手的时候已经微微有些潮湿了。

    张文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爆开了,姐姐的蜜处和喜儿的截然不同,十分的成熟而且饱满。两片花瓣虽然也紧紧的保护着那个能让男人销魂的地方,虽然还没被人采摘过,但却是肥美无比。体毛也是比较多,丛密得就像是小草一样,摸上去特别的软。

    「死人……」张少琳见弟弟都呆了,下身被男人火热的大手一摸,顿时全身一个痉挛,艰难的吐了一口气后,甜美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小文,姐姐可以给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都答应。」

    张文愣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虽然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变化,但却是兴奋得脑子都快充血了,赶紧先答应下来再说。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已经有压抑不住的狂喜。

    「你可不许和妈说,还有就是你娶媳妇以后不能把姐给忘了。」

    张少琳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能说出来一样。

    「不会,当然不会。」

    张文赶紧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既然姐姐都答应了,那就不用那么急色。毕竟都是第一次,还是稍微温柔一些的好。想到这,又低下身去,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锁骨,一边细声的说:「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小畜生,姐把身子给你了,这辈子嫁不了人了,你要对我不好的话,我死给你看。」

    张少琳一边忍受弟弟温柔的亲吻所带来的痒感,一边情动的说道。半眯着的美目里已经尽是布满春情的水雾。

    「姐,你知道吗?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如果不是我姐姐的话那该多好啊。到时候我就娶你当媳妇,让你给我生一堆的孩子。现在我感觉像在作梦。」

    张文一边说着有些违心的情话,好让她能稍微的放松一些,一边大嘴往上,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舔了起来。

    「小文……」张少琳娇喘吁吁,呻吟一样的轻唤中似乎已经带着一丝情动的感觉。

    「姐,什么都别说了,把你交给我吧!」张文说着的时候,下边的手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的轻轻在她那细嫩的蜜处磨蹭起来,借着越来越多露水的滋润,缓缓的将那两片封闭了十九年的花瓣肉慢慢的分开,手感十分的火热和潮湿。

    「小文……你,喜欢姐吗?」虽然张文一再的表白,但到了这时候,张少琳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肯把自己的腿分开,语气带着一丝悲伤的问道。

    张文一边轻抚着那湿滑的嫩肉,一边用柔情的语气说:「姐,我喜欢你,不娶别的女人也行,我就要你。」

    说完后,试探性的伸出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刚进去一节就感觉到小花穴拚命的收缩着,似乎在阻止异物的入侵,感觉特别的有力。每一次轻柔的触碰都能感觉到姐姐敏感的小地方紧张的一阵收缩。

    「小文……你轻点……」张少琳发出了一声呓语一样的呻吟,说话的声音特别的低,似乎害怕吵醒了旁边的妹妹,又像是呼吸不上来的感觉。整个娇美的躯体微微的发着抖,似乎很不适应这样的感觉。

    「姐,弄疼你了,我帮你弄好一些吧!」张文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似乎有火在烧一样,干得半点水分都没有。话一说完,直接挪到了她身下,将两条粉腿左右一分往上压了压,埋头低了下去。细细的闻了一下姐姐蜜处的味道,似乎还有点淡淡的香味,又有一点点的咸。

    「啊……」张少琳突然感觉到弟弟的舌头在自己那敏感的小地方上舔了一下,顿时就有些惊慌的说:「小文,别舔那,脏。」

    「不脏,姐姐的味道很香!这些水很好喝。」

    张文说着,整个脑袋都贴了上去,大嘴直接对在了她的花穴口,舌头在那灵活的舔来舔去,偶尔缩成一团朝里钻去,轻轻的撩拨着敏感的嫩肉,又噙着那敏感的小肉丁舔了几下。没一会儿,就感觉姐姐的腿开始微微的发颤了。

    尽管张文也是凭借着看那些日本大片学来的动作,但只是这样就让处子之身的张少琳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整个脑子都放空了,没半点思考的能力,甚至本能的伸出手去用力的按着弟弟的脑袋,似乎要把他也塞进自己身体里一样。这种感觉比起自己用手还刺激不知道多少倍。

    她的手虽然已经在发抖,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抓得张文的头皮有些发疼,不过张文可不会去计较这个。他继续品尝着姐姐的味道,当舌头灵活的钻了进去,噙住那颗敏感的小肉芽点了几下,张少琳的身体顿时就抽搐一样的颤抖起来,喘气的声音也更加的急促了。

    「姐……我要来了……」张文已经硬得有些受不了了,直起身来,舔了舔嘴唇后,蹲在了她的身下,握住自己硬梆梆的命根子顶在姐姐已经泛滥成灾的花穴口,有些紧张的说道。毕竟对他来说这也是第一次,处男对处女,这样的事发生的机率已经和车祸差不多了。

    「姐是第一次,你轻点。」

    借着微微的夜色,张少琳似乎可以看见弟弟的整个轮廓。一想到他拿着男人传宗接代的东西顶在自己的穴口,只要轻轻的一捅以后自己就变成了女人,心里特别的紧张,闭上眼睛,等着那传说中的一疼!

    张文现在的紧张一点都不比她少,要不是今晚借着酒劲,还有那药酒激发的色胆,还真是干不出来这事。不过心里想着身下就要和自己一起献出第一次的美人居然是自己叫她姐姐的女人,那种禁忌和罪恶的快感就冲刷得脑子一片的空白。

    握好了命根子,确定了位置后,张文挺腰开始慢慢的推进,两片花瓣的保护没办法阻止男人的入侵。拨开它们后,张文感觉到姐姐的嫩肉正紧紧的收缩着,一吸一吸的咬着自己的命根子,由于前戏充足,所以里边特别的湿润,轻轻的顶了几下后,慢慢的推进了一半就碰到了一层障碍物了。

    「小文……轻点……」张少琳身体绷得特别僵硬,下身一阵特别涨的感觉。知道弟弟已经入侵了自己,但却没有像听说那样的疼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说道。

    「姐,你夹得我好舒服啊。」

    张文脑子都开始发麻了,这就是传说中女人的身体,一跳一跳的肉壁包围起来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在没尝试之前,张文都有疑惑过这种长时间的活塞运动到底有什么用!但现在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绝对是错的,光是这温热通道夹紧的感觉就让人欲罢不能。

    张少琳羞得别过头去,不理会弟弟的调戏。张文可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娇羞的样子,不禁色心大动,轻磨了两下还停留在她身体里的命根子后,柔声的说:「姐,我要来了,一会儿有点疼,你得忍一下知道吗?放松身体,放松后就没那么疼了。」

    张少琳听弟弟说得一副老练的模样,不由得暂时忘了身体的不适,扑哧一笑说:「好了,小文,你一个童子鸡,还在这装老手呢。」

    她这一笑,紧张的身体马上松软了一些,张文趁机狠狠地一顶,冲破了她十九年来保持的纯洁,将那层象征着纯洁的处子膜顶破,整个命根子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身体深处,把眼前这个性感的尤物彻底变成了属于自己的女人。

    「啊……」张少琳没想到弟弟会突然发难,一阵大撞,下面马上传来了撕裂一样的疼痛,不禁疼得叫了起来!

    说实话,外边虽然够湿润,但里边却是有些发干,而且特别的紧凑。张文猛的这一捅,自己也有些发疼,但一看姐姐整个人都抽搐起来了,嫣红的小嘴也因为疼痛闭合不上,赶紧趴下身,抱着她温柔的说:「姐姐,你忍一下就过去了。破身都这样的!」这一动,张少琳又感觉到了一阵生疼,但看弟弟的语气里满是疼爱和怜惜,只能吸了口凉气后,声音发颤的说:「死小文,你就不知道轻点吗……疼死我了!」「轻点你更疼了,姐。」

    张文说着的时候,越凑越近,几乎是贴着她的嘴唇说出来的。

    「小色狼啊你,一点都不知道疼人。」

    张少琳赶紧反手把弟弟的腰抱住,他小小的一动,下身都会感觉发疼。

    张文趁机把自己的舌头渡了过去,一边轻舔着她洁白的贝齿,一边双手按在她的酥乳之上,轻揉着那两颗硬立的小樱桃说:「姐,我是第一次这么舒服。」

    张少琳红了红脸,没想到弟弟回来的第二天,两人居然会发生这样有悖人伦的关系,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根大家伙停留在自己体内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想起自己保留了那么久的处子身就这么没了,还没得这样的疼,禁不住心里一阵的酸楚,语气有些悲伤的说:「小文,以后你要对不起姐的话,我就不活了!」「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张文一边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点,一边动情的说:「姐,你是我第一个女人。让我知道了做男人是啥滋味,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张少琳渐渐的有些适应了下边的涨痛,甚至还有些开始发痒起来。禁不住脸上一红,娇媚的说:「小文,姐不那么疼了。」

    「那我动动看?」张文兴奋的问道。

    「轻点……」张少琳说着的时候,把小手放在张文的腰上,闭上眼睛,满是紧张的等着接下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张文试探性的把命根子抽出来一些,又慢慢的顶了进去。见姐姐没有吭声,虽然眉头有点皱,但似乎能忍受得下来,这才慢慢的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感受着姐姐的肉壁夹紧自己的感觉,特别的紧,特别的舒服,温热潮湿的感觉包围着命根子,让张文兴奋得似乎全身的细胞都跳起来一样。

    张少琳原先还有些不适,强咬着牙忍着这种像是伤口被撕开的疼痛,但随着张文温柔的动作,也慢慢的感受到了一种充实的满足感和磨蹭所带来的舒服。禁不住娇喘起来,脸上也开始发烫。有种想叫出来的冲动,但还是狠狠的将它压抑下去。微微的喘着气,随着弟弟温柔的动作,一对酥乳上下的摇摆起来。

    「姐姐……」张文一边叫着她,一边在她体内抽送着,随着充足的湿润感,动作也越来越快。

    不知道为什么,弟弟这样「姐姐」一叫,张少琳心里就产生了一种有些阴暗的快感,禁不住这样的诱惑,本能的开始抬起小香臀有那么一点点的迎合。

    随着两人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快感同时袭来,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都感受到这种激情而有些升温。姐弟俩默契的没有说话,但却是压抑不住越来越急的呼吸。一时间,小屋里都是低低的喘息声,和肉体撞击带出来的拍水声,听起来香艳无比又压抑得很。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紧紧的相缠蠕动着。见姐姐似乎已经尝到了个中滋味,张文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撞击都狠狠的拍在姐姐的身上,恨不能把自己融入到她的身体里边。而张少琳也是随着弟弟的每一次撞击发出了压抑的轻吟,如果不是小丹在旁边,恐怕这时候早已经忍不住叫出来了。

    「姐……我要来了……」张文到底还是个处男,虽然刚才已经在喜儿的手上爆发了一次,但抽送了二十多分钟后,全身一紧有些受不了,知道自己快射出来了,忍不住更加大抽插的频率。

    「弟弟……啊……射给我吧!」这时候张少琳也是感觉特别的强烈,知道自己高潮也快来了。疯狂的扭动着香臀,迎合着弟弟的冲击,嘴里也发出了不清不楚的呻吟。一头清秀的发丝也变得散乱不堪。

    一阵颤抖,张文顿时感觉全身一阵电流通过,集中到了自己的命根子上,发疯似的狠撞了几下后再也把持不住,将所有黏稠的子孙深深的灌到了姐姐的身体里边。

    「啊……」张少琳长长的一声呻吟,感觉到花心被一股滚烫的东西一浇,也忍不住整个人痉挛起来,直直的弓起了性感的娇躯。迎接着快乐颠峰的同时,也把人生的第一道爱液喷散而出。

    两人同时达到了快乐的最颠峰。

    发泄过后,张文忍不住全身一软,瘫下来压在了姐姐的身上,张少琳也是感觉全身的骨头像被抽走了一样没半点的力气。姐弟俩紧紧的抱在一起,一边喘着气,一边享受着男女之欢那种神奇的快感。下身依然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良久过后,呼吸渐渐的平淡下来。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交好后留下的那些秽物的味道,张少琳慢慢的睁开眼睛,从那销魂蚀骨的滋味中回过神来,眼见弟弟还泥巴一样的趴在自己身上,胸膛挤压着自己的酥乳,不由得嗔怪道:「死小文,你还不下来,想把姐姐压死啊。」

    「我想把你插死……」张文几乎是脱口而出,刚说完就惊觉不对,刚把人家的身子给破了,现在就说这样粗鲁的话,这话说得有些过份了。

    「你这个小流氓……」张少琳并没有生气,只不过现在感觉下边又开始有些发疼了。不禁娇声的责怪说:「原来看你挺老实的,怎么现在这样好色呢!你赶紧起来吧,姐有些受不了!那里有些发疼了。」

    张文的眼睛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黑暗,借着从窗户口透进来的几丝月光可以清楚的看见姐姐脸上那娇羞的表情,和在黑暗中像珍珠一样闪着水光的迷人眼眸,既有初为人妇的风情,又有少女破身的惆怅。这时候脑子一冷,顿时就有些百感交集,这个下身和自己紧紧相连的性感女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想到这,就一阵的头疼。

    「小文,你怎么了?」张少琳见弟弟默不作声,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姐,我想就这样压着你,压一辈子!」张文说着,又趴了下去,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轻轻的说道。按道理,自己应该不是那么冲动和色胆的人,怎么就在今天变得那么猥亵,玩了喜儿后又把姐姐给破了身,怎么想都有点想不明白。

    张少琳感觉心里一暖,轻轻的伸出小手,反抱住张文那虽然瘦削但结实的身体,语气明显含着幸福的说:「傻弟弟,姐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还能说什么!」「姐,你说妈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张文咬着牙问道。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不能逃避,对于姐姐,或许没有很多亲情的感觉,但现在她做了自己的女人,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却不能去戳破这个谎言。要不然就可以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想到这,心里顿时感觉十分的烦燥。

    「我不知道……」一说到这个问题,张少琳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安和迷茫。她心里也是在想为什么今晚自己会这样的冲动,现在回头一想,这一切实在太荒唐了。

    「算了,姐,你也别担心了。」

    张文越想头越疼,见她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赶紧说道。

    「小文……你!」张少琳突然惊呼了一声,身体里弟弟那已经软下去的命根子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稍微的一顶就让那刚经历过破身洗礼的敏感小花穴又传来了一丝丝渴望的快感,满满占据了自己还稚嫩的小花穴。

    张文这才发觉自己的命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摸着身下姐姐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娇躯,顿时又有些蠢蠢欲动了。再次蹲起身,将她的双腿分开后,轻轻的挺动着腰,再做起了让人如醉如狂的活塞运动来,尽情地享受着刚破身的小花穴那迷死人的紧凑。

    不过这次的动作就轻柔了许多,模仿着以前看过的那些A片的技术。开始用九浅一深的节奏慢慢的享用着姐姐的身体。

    「不行……别、别动了……我受不了……」张少琳高潮刚过,正是最敏感的时候,被这么一弄顿时就呻吟成片,虽然夹杂着一点点的疼痛,但弟弟温柔的动作带来了更多充斥着所有神经的快感。

    「姐,我知道你想要了……这次让弟弟再好好的让你舒服一下吧。」

    熟悉的快感再次浮上来,张文决定不再去想那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好好的享受一下这种上帝赐给人类的美妙韵事和眼前姐姐曼妙的身体才是正事。

    「……啊……啊……」「好弟弟……轻……轻点……」张文一波接一波的撞击着姐姐娇美的身体,双手握着她上下跳动的酥乳,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又把第一次破身的姐姐送上另一个快乐的颠峰中去。

    「弟……我……受不了了。」

    「别……别弄了……」「死……干死我了……轻,轻点啊……太……深了……」持续将近一个小时的活塞运动后,张少琳原本没间断过的快感在全身上下爆炸开来,脑子里除了迎合的本能已经没别的东西了,但到底是第一次破身,马上就受不了了,见身体里的大东西还那么硬,顿时就有些害怕的哀求道,语气变得有些无力,就连呻吟都已经没了力气。

    「姐,你再忍一下,我马上来了。」

    张文现在已经爽得眼睛都红了,那熟悉的感觉一涌上来就知道自己已经快射了,哪有空去怜香惜玉。见姐姐的身子开始往后躲,马上把她的双腿抱住往自己这边拉,更狠的干了起来。

    「啊……疼……别那么用……劲。」

    张少琳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疼痛的叫喊,下身的蜜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感,鼻子一酸,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马上了……」张文的力度却是变得更大,喘着粗气狠狠的撞了起来。没几下后整个人像发了狂一里边。样的抽搐起来,将第二发的千万子孙又送进了姐姐的身体「啊……」张少琳被这一烫,既是疼但又感到异样的刺激,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在疼痛中迎来了最后一波更加强烈的颠峰。

    「姐,你别哭了,刚才是我不对。」

    激情过后,张文这才听见了姐姐低低的啜泣声,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赶紧伏下身,一边用嘴吻去了她眼角微微发热的泪水,一边满是歉意的说道。

    「死小文……你想把我搞死啊。」

    啜泣了好一会儿,张少琳才从疼痛和快感的双重夹击下回过神来,皱着眉头有些愠怒的责怪道。用力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张文推开后,挪动着香臀,让那根已经软了的东西退出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一声像是开酒盖的声音,伴随着处子血和其他的秽物一起流了出来。

    张文不好意思的一笑,黑暗里虽然看不太清楚姐姐脸上的表情,但一想刚才自己那样的粗鲁,一定把她弄得很疼了,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姐,我刚才太舒服了所以才没控制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揉一下?」「能没事吗?疼死我了……都肿了,揉个屁啊,死一边去!」张少琳一边苦着脸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地方,一边娇怒着说道,快乐过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了。

    「哪肿了?」张文色色的问道。伸手往下一摸,湿润的水都已经流得被褥上都是了,姐姐那娇嫩的蜜处微微的有些发烫。

    「你再说我就把你头都打肿。拿开啊,你手很粗不知道啊。」

    张少琳恢复那副强悍的样子后,将张文的手一把打开,装作恶狠狠的说道。

    「我怕你舍不得哦。」

    张文说着的时候,摸黑把纸巾拿了过来,撕下一块捂在了她的花穴口那轻轻的按住,又撕下一些擦起了自己的命根子上那些黏稠的分泌物。

    「你去死我都舍得。」

    张少琳接过纸巾后坐起来,一边擦着一边还嘀咕说:「你个色鬼,早知道这样疼我就不给你了,和牛一样不知道疼人。」

    「呵呵,现在才后悔啊,太晚了吧,现在你都是我的女人了。」

    张文嬉笑着说:「刚才我看你比我还爽呢,看你叫的那个欢腾啊!现在就过河拆桥,未免也太让人伤心了吧!」「就是拆怎么了?爽什么爽,疼得要命!」张少琳想起自己居然在弟弟的身下发出了那种浪叫声,还扭着屁股去迎合弟弟的撞击,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呵呵,随便你怎么说。」

    张文呵呵一笑后,躺了下来,顺手把姐姐柔软的身体拉了下来,让她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胳膊上,将她环在怀里躺着。突然想起刚才自己内射了进去,别他妈第一次就中标了,顿时吓了一跳,立刻紧张的问:「姐,你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前两天,怎么了?」张少琳有些疑惑的问道,毕竟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长大,信息一点都不发达,对于正常的生理知识都不懂。

    「没什么。」

    张文一听她现在是安全期,马上就大大的吐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又调侃说:「姐,你就不怕怀孕吗?刚才我都射进去了,明年的今天就可以抱一个大胖小子了。」

    「啊……」张少琳这才惊叫了一声,语气慌乱的问:「真会怀孕吗?小文?惨了惨了,妈一定会把我打死的。」

    「呵呵,逗你的。现在你是安全期,怎么射都不会怀孕的。」

    张文呵呵的一笑,将她再抱紧了一些,拉过被单盖在两人身上,讲解起安全期的概念后,张少琳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对于张文的调戏还是有些抱怨。

    两人原本布满汗水的身体这时候一干都变得有些发凉,张少琳很满意弟弟的体贴,像小猫一样的蜷缩到张文的怀里取暖,一边感受着弟弟宽大的肩膀,一边娇滴滴的说:「小文,你会不会以为姐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咱们是姐弟我还让你睡,而且你还刚回来,会不会看不起我啊?」张文见她的语气里有些幽怨,看过电视大概知道女孩子破身后多少都会有些忧郁,赶紧正了正色后满是柔情的说:「姐,你想多了。你都是黄花闺女,有哈随便的,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才会给我的。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

    「嗯……」张少琳满意的点了点头后,突然有些疑惑的说:「小文,你有没有觉得刚才好像容易发热,晚上我一直都坐立不安的,心里像有什么在挠,特别的难受。」

    「我给你治治。」

    张文色笑着说完,一手攀到了她的胸口,抓住了一只圆润饱满的酥乳。心里也有和她一样的疑惑,不过为了避免她多想,赶紧转移注意力。

    「你个色胚……」张少琳嗔怪了一声,见弟弟再没别的动作后,这才有些担心的说:「弟弟,我害怕妈回来以后会生气,怎么办啊?咱们这事可不能出去随便说,让人知道了会嚼舌根的。」

    「没事的,到时候有事我顶着。」

    张文说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开始整理起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来,想来想去,八成是那一小碗药酒在作怪,自己喝了以后变得色胆那么大,弄了喜儿还把姐姐给上了。姐姐估计也是因为喝了那东西才会冲动的把身子交出来。现在细想,两人能突破这一步真该感谢没什么印象的爷爷啊。

    「小文,你刚才舒服吗?」张少琳感觉到有一种被保护的兴奋,语气一低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嗯,姐,刚才你把我夹得好爽啊!还有你这对宝贝,摸起来又软又有弹性,我都舍不得放开了。」

    张文赶紧恭维道,不过说的也都是事实。姐姐的身体确实能让人疯狂,尤其是一对形状漂亮、浑圆饱满的酥乳更是让人爱不释手,曲线的比例完美,即使比起那些所谓的模特儿也是更胜一筹。

    「算你会说话。」

    张少琳妩媚的一笑后,黑暗中伸出手来摸着张文的胸膛,一边用手指在上边打着圆圈,一边轻轻的问:「小文,你是真的喜欢姐姐,还是因为那玩意憋的难受才……」疑心不小嘛,这时候要是承认是因为憋得难受的话,估计她马上会把自己杀了。张文一边想着一边满是柔情的答道:「傻瓜,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从进门开始,我就只把你看成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压根就没在意过我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那么快就得到你,让我都有种做梦的感觉了。」

    「嗯,小文,姐也喜欢你。」

    张少琳幸福的应了一声后,还是有些担心的说:「可我听说近亲生的孩子可能会变白痴,就算不变白痴也不会聪明,那咱们以后怎么办?」「确实有这说法!到时候我们再想个办法就行了。」

    张文也知道近亲乱搞的话很容易出现一些低能儿,像喜儿就是最好的证据了。眼见姐姐的语气越来越消沉,赶紧转开话题。反正自己是冒牌的,以后等姐姐怀上的时候,孩子应该很健康,没什么问题。

    「小文,妈给你找了对像,你还要姐吗?」张少琳这时候才恢复了少女的本性,语气有点像是撒娇一样的说道,闪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甜言蜜语的神色,不过也有一点酸酸的醋意。

    「不要的是白痴,我姐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谁不想要啊!到时候咱们把新娘丢房间里,咱俩偷偷的跑别的房间里搞怎么样?嘿嘿,争取尽快把你这对大宝贝摸得更大一些,以后喂孩子能多喂几个。」

    张文一边说着,一边爱不释手的在她的酥乳上摸来摸去的,那既柔软又结实的触感实在太吸引人了。

    「你学坏耍流氓了。」

    张少琳娇声的嗔怪了一下后,感觉到弟弟的手作怪的使劲揉着自己的胸脯,语气有些发嗲的说:「好了,小文,别再动了,你把姐姐当面团揉了啊。」

    「可不是嘛,这可比面团软多了。我又想吸吸看了。」

    张文色色的说着,作势又要伏下身来。

    「好弟弟……别弄了,姐不行……」张少琳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语气惊恐的说道。这一动,牵扯到刚破身的伤口,顿时疼得咧起了嘴。

    「姐,你疼的话就别乱动了,我给你看看。」

    张文慌忙哄着说道,笑咪咪的摸到了她的腿根,一边轻轻的用指甲刮着,一边猥亵的说:「要不咱们再来一次呗,以毒攻毒怎么样?」「你小子……」张少琳感觉一痒,慌忙抓住了弟弟作怪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语气娇嗔的说:「刚来的时候怎么就看不出来你这么色呢,还以为是个害羞的小男孩,现在姐都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了,你实在太坏了。」

    「嘿嘿,你的感觉太准了。」

    张文呵呵的一乐,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又感觉有点不太对,但到底哪不对又说不出来,脑子里顿时都是疑惑。

    「对了小文,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城里去办你的事,啥时候回来啊?」张少琳语气有些不舍的问道,将弟弟抱得更紧了。脑海里的观念已经渐渐的把张文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在这小小的渔村里,三从四德和伺候男人的观念特别的重,眼下两人有了肉体上的事实,一切的想法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过两天吧!」张文思索了一下后说道,如果姐姐刚破身自己就出门,未免有点太伤她的心了。还是在这多陪她几天吧!

    「嗯,小文,我听说这事不能多做,做多了伤身体,以后你可得克制一点,还有晚上你弄喜儿的事可不能让妈知道,我怕她会骂你。」

    张少琳似乎已经进入了角色,像个小妻子一样的开始唠叨起来。

    「我又没给她开苞,怕什么啊。」

    张文说着的时候,脑子里终于反应过来是哪不对了。喜儿的呼吸声在黑暗里听起来是那么的沉稳有规律,但相比之下妹妹的似乎有点粗重而且急促。

    心里顿时觉得不妙,妹妹一定把过程都听了个一清二楚。这可怎么办啊,光顾着发情,没去注意,小孩子睡得再沉,刚才那样大的动作和姐姐情动的呻吟,尤其是高潮来时那叫声简直就是无所顾忌了,这动静肯定早把她吵醒了。想到这,张文顿时脑子开始发涨,赶紧想起了应付的办法。

    「小文,姐有点累了,咱们睡了好吗?」张少琳语气有些撒娇的说道,柔柔的情意让人感觉骨头都快酥了。

    「睡吧……」张文温柔的说完后,拉了拉被子把两人的身体都盖住,把手从她的胸脯上移到了背上,一边轻拍着,一边感受着姐姐细嫩的皮肤贴在自己身上那种爽滑的感觉,不知不觉又有点冲动了,但还是压抑下来,轻声的说:「姐,我爱你。」

    「小文……」张少琳感动的叫了一声后也没说什么,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弟弟的臂弯里,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张文脑子里却是复杂的想法,既头疼自己一时冲动把姐姐给破了身,又担心不知道妈妈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还有眼下妹妹知道了两人的事,会不会管不住嘴,这全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啊。

    如果表明身份的话,两人之间的事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了。然而,关键就是打死都不能说自己是个冒牌货,但这样一来,在别人的眼里这种关系就是有悖常伦,头疼啊!

    渐渐的,小妹的呼吸也平稳下来。姐姐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就剩张文瞪大了眼睛,在黑暗里看着有些破落的屋顶,脑子里像翻滚一样的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忍不住困意,抱住已经一脸微笑入梦的姐姐睡了过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