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三章 捉奸在床

    发布时间:2021-04-11 00:00:22   


    或许是张文昨晚付出了太多体力的关系,或许是张少琳刚破身为人妇,对着弟弟有些依赖的关系,直到了日上三竿,姐弟俩依然光着身子相互的拥抱在一起香甜的做着美梦,嘴角都挂着幸福和满足的微笑,丝毫没注意到暴风雨就要来临,还沉浸在男女美妙之事的春梦里边。

    陈桂香昨晚在妹妹家住了一个晚上,久未相聚的姐妹俩有说有笑的夜谈了一个晚上,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互相倾诉着心事和生活的琐碎!陈桂香字里行间更是掩饰不住对儿子回来的那种喜悦的心情。尽管睡得很晚,但还是担心儿子在家不习惯,起了个大早便赶了回来。

    进门的时候,只见小女儿在院子里逗着喜儿玩,一见自己回来,脸马上就变得铁青的跑了出去,似乎很害怕一样。陈桂香心里一突,不会是儿子出什么事了吧?心里又急又担心的推门进屋一看,脑子顿时「嗡」的一下就炸开了。儿子和女儿没穿半点衣服的抱在一起睡觉,散乱的被子根本就遮掩不住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那些激情过后的秽物即使已经干了,但空气中隐隐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陈桂香气得脑子都有些作疼,再仔细看女儿的腿上还带着一丝血迹,儿子硬立的命根子上也有干枯的血丝。但这时候她可没心思去多想,再查看了一下后,发现被褥上有一小抹嫣红的血花。作为过来人的陈桂香肯定不会以为这是女儿来了例假,心里一颤,儿子和女儿怎么就睡到了一块,这可真是作孽啊。

    陈桂香尽管生气,但对这样荒唐的事情也有些不知所措,站在炕边好一会儿后,好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的大喊:「你们给我起来。」

    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张文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坐起身,一看妈妈满脸怒火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就吓得说不出话来。张少琳也醒了过来,一见弟弟的手还按在自己柔软的酥乳之上,而妈妈就在前边看着,满脸的阴霾和怒火,马上也是一脸的错愕,吓得拉过被子遮住了春光外泄的娇嫩玉体。

    「你们……」陈桂香一看被子被翻开,两人果然是半点衣服都没穿,大女儿脸上明显有着女人破了身的红润和风韵,脑子里开始嗡嗡作响,顿时气得破口大骂起来:「你们是畜生啊,啥是姐弟不知道啊!你们怎能干出来这事!」「妈,我……」张文见姐姐害怕得躲到自己身后去,刚想解释什么,却发现除非自己把谎言戳穿,不然说什么都是白搭的,一时间就有点语塞。

    「你先把衣服给我穿上,伤风败俗的畜生。」

    陈桂香确实是气糊涂了,见儿子似乎没半点悔恨的意思,也是心里一恨,直接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张文只感觉眼前一晃后,脑子有些发昏,脸上马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一看妈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马上捂着脸低下头去,不敢说话。毕竟自己是以一个亲生儿子的身份做了这种荒唐的事,确实是没什么可解释的。

    陈桂香气得大喘起来,胸口一阵撕裂一样的疼,颤抖着手指着躲在儿子身后的女儿继续骂:「大妹,我让你照顾弟弟,让你在这看着他,你就这么看的,看到一个被窝里去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一个黄花闺女还没嫁先和自己弟弟睡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妈,对不起……」张少琳像个委屈的小女孩一样,可怜的躲在张文的后边,满脸的惊慌,一急眼泪都掉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事你们都干了说这个有什么用。」

    陈桂香看着儿子脸上的巴掌印和女儿满脸的泪水,叹了口气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漂亮的眼眸变得有些失神,默默的念叨着:「作孽,你们让我以后死了怎么和你们爷爷交代啊!」「妈,我能单独和你谈一下吗?」张文犹豫了好一会儿后,开口说道。妈妈确实是气得不轻了,胸口起伏着似乎有些上不来气,要是真把她气坏了就不好了。

    「好,大妹,你穿上衣服先出去!」陈桂香现在也是有些茫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索性看看儿子想说什么。

    张少琳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默默的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完后走到了门口,满脸的泪水还没干就给张文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不要气坏了妈妈,这才走了出去。张文会意的点了点头,等她把门关上后,这才穿上自己的裤子。尽管刚才想好了一大堆的说辞,但这时候根本就说不出口,看着妈妈那凌厉的眼神,不由得心里一阵惭愧。

    陈桂香见儿子满脸的不安,心里一软后坐到了炕边,叹了口气后说:「小文,你干得太出格了啊。想女人,妈可以给你找,你姐以后还得嫁人,现在被你破了身,以后你让她怎么做人啊。」

    张文俊脸一红,不过却是鼓起勇气倔强的说:「妈,我不会让姐嫁人。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而且我也不是用强的,她是心甘情愿的。」

    「心甘情愿。」

    陈桂香冷哼了-声,漠然的看着儿子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外边的花儿多,你哄你姐还不是简单的事。大妹这岁数还没嫁是因为啥,我心里有数,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原本以为你一回来就可以给她找个婆家了,现在出了这事能有谁要她。」

    「妈,我是真的喜欢她。」

    张文见妈妈语气不太好,索性也强硬起来,坚决的说:「我就要姐了,她谁也不能嫁。要是你非得拆开我们的话,那我就带她一起走。」

    「小文,你是想气死我啊。」

    陈桂香一见儿子的态度这样坚决,而且还用私奔来威胁,禁不住胸口一疼后,满脸悲伤的说道。

    张文一见妈妈难受的模样,慌忙上前去一边帮她拍着后背,一边劝说着:「妈,你别生气了。我知道这事很荒唐,但我和姐是真心的。再说,我都回来了,家里一切有我在,你还操那么多的心干什么,我会照顾好你们的!至于姐,现在都这个岁数了,你总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就给嫁了吧。」

    「小文啊!」陈桂香感觉气上来了,这才摸着胸口,苦口婆心的说:「妈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但妈怕那些人指前说后的,怕你们被口水淹死。虽然以前村里也有过这样的事,但最后哪一个有好结果了?妈是怕你们一时冲动,以后冷静下来就后悔了。」

    「妈,我不怕,别人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

    张文顿了顿,一脸豪气的说:「只要咱家在这够强,腰板硬钞票多,谁会说什么啊!」「哼,你不怕我可怕,我怕以后没脸去见你爷爷!」陈桂香尽管看着儿子脸上自己留下的巴掌印很是心疼,但还是一脸怒气的骂了一句后甩门而出。

    张文有些无奈的看着妈妈的背影,叹了口气后感到内心一阵的烦乱。点了一根烟,烟雾盘绕着眼前的一切,脑子里不禁开始想起了刚才妈妈的话。姐姐真是一时冲动吗?如果以后她后悔了怎么办!自己又只能以这个身份干挺着,越想心里越烦。

    陈桂香出门后,一见蹲在井边的女儿茫然不知所措,脸上尽是不安的表情,心里还是有些生气。刚想出门,心里还是一软,背着身低低的说:「大妹,你进屋去吧,刚破了身不能在外边受寒。」

    「妈……」张少琳抬起头哽咽着轻唤了一声,眼泪又流了下来,看见母亲走出门口时显得有些沧桑的背影,心里顿时又是一疼!

    张文正坐在炕上闷头抽着烟,这时候小丹探头探脑的往里看了看,一见陈桂香不在,这才跳了出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小声的说:「哥,你怎么那么不注意啊,妈都回来了你们还不起床!姐也真是的,平时起得那么早,怎么今天就起不了床呢。」

    张文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既然早起来了,为什么不叫我们。明知道妈回来了看见肯定会出事的,你这不是耍我吗?」「关我什么事啊?」小丹嘟起小嘴,一副委屈的模样说:「日头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喊了啊,但你们抱在一起睡得那么死,怎么叫都叫不醒!我以为妈得傍晚才会回来,所以就先出去玩了,谁知道妈妈这么早回来。以往去小姨那,她起码得待上一、两天的。」

    「算了。」

    张文狠狠地把烟头掐灭后,心里惦记着姐姐,连衣服都没穿就丢下旁边一脸委屈的小妹走了出去,刚出了小门就看见姐姐倚靠在墙上一脸的失神,漂亮的眼睛默默的流着两行清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禁不住心里一疼。

    「小文……」张少琳回头见弟弟满脸疼爱的朝自己走过来,禁不住心里一伤。

    「哇」的一声扑到张文的怀里大哭起来,或许是哭久了的关系吧,原本清脆娇滴滴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姐,不哭!有我在呢。」

    张文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搂着她现在看起来分外柔弱的身体朝屋里走进去。进屋的时候,小妹还一脸不满意的坐在炕上生着闷气,地上的喜儿不知道从哪找的一些稻草,正自己蹲在地上玩!

    「小文,怎么办啊!妈气跑了。」

    张少琳在弟弟温柔的搀扶下又躺到了炕上,或许是刚才太伤心的关系,现在才感觉身下的伤口又开始作疼了,但也是一脸着急的哭诉着。

    「姐,我都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妈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刀子口,豆腐心。她肯定找个地方自己哭一下然后就没事了。」

    小丹在旁边不屑的说道,眼里却闪着有些没底的感觉。

    喜儿本来是想腻上来的,但本能的觉得气氛不太对。又蹲回了地上继续玩着自己的稻草,只是眼前满是好奇,时不时的抬起来扫一圈。张文一听妹妹的说法,既是希望她说的是事实,但心里又是有些担心。

    「小文,你出去把妈妈找回来吧!妈只是一时生气才打了你的,其实姐知道她是很疼你的。你别生气了好吗?」张少琳低声的啜泣着,拉着张文的手哀求道。

    张文哪会因为这一巴掌而生气,只不过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见妈妈,见了以后说什么好,感觉心里特别的烦躁。毕竟发生这样的事,哪个当妈的都受不了。自己也不能多说什么,想起来头就特别的疼,看了看在旁边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妹妹」不禁有些火起的说:「小丹,你认识路,出去找一下妈。」

    「你们把妈给气走的,凭什么我去啊!」小丹不满的撇过头去,嘟嚷着说道。

    「你去不去?」张文现在心里烦得要命,哪有空和她瞎聊那么多。一着急,语气硬了起来!

    「小妹,你就出去找一下吧!姐求你了。」

    张少琳现在已经乱了方寸,一把抓住妹妹的手后哽咽道。原本闪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哀伤的水雾,看起来特别的无助。

    小丹看了看哥哥满脸阴霾,又看看姐姐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后说:「姐,我怕我现在去找她,妈会把火撒在我身上的!到时候你们好了,我可就惨了,总不能让我给你们当沙包吧!」张文听出来她还是在打趣,禁不住脸一黑后,咬着牙说:「小丹,够了。你爱去就去,不去的话,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说些没用的鬼话。」

    「你凶什么凶啊,你自己干的事还有理怎么了。」

    小丹马上倔强的顶起了嘴,小脸上满是轻蔑的神色。

    「小丹,住口。」

    就在兄妹俩快吵起来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陈桂香严厉的喝斥声。兄妹三人顺着声音一看过去,只见妈妈满脸的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手里还提着一只脖子上被放了血,还在抽搐的活鸡,语气淡淡的说:「一会儿把鸡钱给你陈伯送过去。」

    「嗯……」小丹一见妈妈教训自己,顿时吓得不敢吭声,乖乖的点了点头后走了过去。

    「妈,你……」张少琳见妈妈回来了,马上有些害怕的将头埋到了被窝里。张文则是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觉得有些诡异,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小心翼翼的问道。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桂香挥手打断了:「什么都别说了。」

    说完,看了看躲起来的张少琳,语气有些关心的嘱咐道:「大妹,你刚破了身,妈给你炖个鸡汤补补身子。今天你就在炕上躺着,别随便下地知道吗?」说完,拿着鸡就走去了厨房,不给两人留下说话的余地。

    张文一见妈妈前后的变化这么大,不由得满脸疑惑的看向姐姐。张少琳也是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文,要不你去看看吧!」张少琳犹豫了好一会儿后说道,还是觉得妈妈的表现很不正常。

    「嗯,姐你好好躺着,别乱动知道吗?」张文关心的嘱咐了一声后,心里也是担心的走了出去。

    尽管心里满是忐忑和不安,但张文还是轻声的安慰着姐姐睡下。这才有些拘谨的朝厨房走去,小小的烟筒已经升起丫鬟袅的炊烟,从远处就可以看见妈妈站在大灶前面的娇美背影,虽然底下的柴火已经烧了起来,但她却是站在那一动不动,满腹心事的模样。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小没有母爱的张文早就把她看成自己的亲生母亲,看到这一幕,顿时内心就隐隐的作疼。轻轻的走过去,可以隐约看见她的身体正微微的颤抖着,似乎还伴随着低低的啜泣声。看来妹妹说得没错,妈总习惯有什么事的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哭,擦干眼泪后又是那么的坚强。

    「妈。」

    张文不知道为什么,靠得越近越觉得自己的心里发酸,站到了妈妈的背后时,甚至有点想陪她一起哭泣的冲动。

    「小文,你怎么出来了。大妹呢?你得陪着她。」

    陈桂香一听到儿子的声音,慌忙把眼泪擦干,不让儿子看见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双眼,语气有些责怪的说道。

    尽管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淡和安静,但张文猛地将她扳过来面对着自己时,那美丽的脸上满是哀伤的泪水,荧荧动人的眼里挥之不去的惆怅,让人心里一疼,禁不住慢慢的伸出手去,一边抹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满是愧疚的说:「妈,我知道这事是我不对。一回家没让您开心,还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您别哭了好吗?您要是生气的话,您就打我骂我,看您哭我也心疼。」

    「小文,妈没事的!这么多年习惯了,哭一会儿就忘了!」陈桂香面对儿子的体贴,心里一暖后说道。哭泣的脸上隐隐有了幸福的微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一些勉强。

    张文犹豫了一会儿后,轻声的说:「妈,你别憋着好吗?你要难受的话,你打我骂我都行,看你这样我心里闹得慌。」

    「傻孩子,妈还打你干什么,传出去的话多不好听!这么大的男人了,说话怎么就不经脑子。」

    陈桂香破涕为笑,看着儿子脸上那微微有点发肿的巴掌印,心里一软,伸出小手轻轻的摸了上去,满是心疼的说:「小文,妈把你打疼了吧!」「不疼。」

    张文感受着妈妈的小手抚过的温柔,心里也是一暖,半开玩笑的说,「小时候很少被你打过,现在算是你弥补我了。」

    「小文!你先出去吧。一会儿妈做完饭咱们再说吧。」

    陈桂香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憋在喉咙里又说不出来。好一会儿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推着张文一边说道。

    「嗯,妈你别太累了。」

    张文说完后自己走到了院子里,妹妹带着喜儿像躲避战火一样不知道上哪撒野去了,姐姐这时候肯定在屋里也是满心的不安,哪睡得着啊。找块石头蹲了下来后,张文不禁又点起了烟,一边抽着一边想着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似乎不差,从妈妈刚才的表情看得出来她似乎有了主意,但犹豫着不肯说出口而已。张文开始猜想妈妈到底会怎么办,是强行拆散自己和姐姐,或者是真的容忍下来,任由这样荒唐的事继续发生?难道自己真要坦白才能平息这场争端吗?可是她们要知道了真相,自己以后又该怎么办?越想心里越乱,心情也烦躁起来。

    「小文,进屋来吧。」

    好一会儿后,陈桂香端着一个已经有些发灰的大汤碗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朝里屋走去。见儿子头疼的坐在一边的样子特别孤独,心里又是一疼后喊道。

    「嗯。」

    张文动作迟缓的站起身来,将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后丢到一边,迈着特别慢的步伐走进屋去。说实话心里确实不愿意去面对这事,但也没办法,这事总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然以后的日子就不知道怎么过了。

    磨磨蹭蹬还总需面对,张文感觉这几步的路特别的漫长。走进屋里的时候,姐姐已经团着被子坐在了炕桌边上,低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前边摆上一碗黄澄澄冒着香气的鸡汤,而妈妈则是坐在旁边默默的添着汤,儿子进来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似乎在酝酿着接下来该说什么一样,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张文尽管心有不安,但为了表明立场,还是直直的上了炕,坐到了姐姐的旁边,大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腿上,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张少琳似乎感觉自己不安跳动的心稍微的安稳下来,眼里的紧张也少了一些。满是柔情的双眼看了看张文后,脸上泛起了娇羞的红晕,但却多了一种异样的坚定。

    陈桂香似乎没去看这些,只是继续的添着汤,将碗放到了张文的面前,叹了口气后脸色一正,满是认真的问:「小文、大妹,这次出了这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就想问你们一句,你们是不是真心在一起的?」张文原本以为妈妈会大发雷霆,但没想到她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一时间有些错愕,见姐姐向自己投来了期待的神色,赶紧开口说:「妈,我和姐是真心在一起的,绝对不是一时冲动!我爱姐,这辈子就要她做我的女人了。」

    张少琳在旁边一听弟弟的话,顿时泛起了幸福的红晕,眼里飘忽不定的闪烁,一瞬间似乎变得坚定起来。

    尽管知道会听到这样的答案,但陈桂香还是感觉心里有点发酸,见两人一副情深意重的样子。不由得幽幽的叹了口气,满脸悲凉的说:「那好吧,既然是这样,过两天你就带你姐走,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住下来,好好的过你们的日子。」

    张文和张少琳都是同时一愣,没想到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再一看她脸上那心痛和不舍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心跳不由得扑扑的加快起来。张文一听,起先也是有了一种幻想,但妈妈那副不舍的模样还是让人心疼无比。刚见到分别了十多年的儿子,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就得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她心里该是下了多大的勇气啊。

    「妈,我不走,以后我就在这陪着你,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你小时候欠我的很多,我要你慢慢的弥补我。」

    张文和姐姐对视了一眼后,一脸坚决的摇了摇头。

    「傻孩子,妈怕你们在这过不下去,到时候可怎么办啊!你以为妈舍得吗?盼了十几年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人家指着脊梁说你姐姐的坏话吧。以后你多回来看看妈,我就知足了。」

    陈桂香的语气特别的决绝,但禁不住心里那阵疼痛,鼻子一酸,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妈,我哪都不去,我就在你身边伺候你。」

    张少琳看着她痛苦的模样,心里一疼,凑上前抱着妈妈,低声的啜泣起来。

    一时间,屋子里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一个坚决要送儿子走,一个坚决不肯走。尽管场面感人,但张文还是感觉脑子有点嗡嗡发疼,不过可不敢在这时候去打扰她们,无奈地看了一眼后又抽起了烟,在这种时候抽的闷烟似乎都没什么味道了。

    张文默默地在旁边看着,直到她们的啜泣声都低得只剩隐隐的哽咽时,才咬了咬牙说:「妈,你想赶我们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我就赖在这,至于别人怎么说我不管,我也管不着。」

    「小文,你不怕,可你姐是个女人啊,她能受得了别人嚼舌根吗?」陈桂香一边拉起衣服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边哽咽着说道。

    张文看着她这一撩所露出的那漂亮平坦的小腹,心里微微的一荡后,还是强稳了心神,一脸温柔的朝张少琳问:「姐,你怕吗?」「我不怕,别人怎么说关我什么事!我们的事也用不着别人管。」

    张少琳突然爆发出了原本坚强的个性,脸上满是决绝的说道。

    陈桂香见儿子的眼光时不时的瞟过自己的小腹,便赶紧把衣服放下,嗔怪的看了张文一眼,似乎在责怪张文怎么这时候还能起色心。见张文惭愧的低下头去,这才满是担心的说:「可是你们这样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的,还没办法生孩子,以后能行吗?」张文一见妈妈的语气松动了一些,赶紧说:「妈,咱们不怕这个!哈叫名正言顺的,你相信我,我肯定会对姐姐好的,你们不是说了很多人结婚都没去办证吗?他们的日子还不是照样过!至于孩子,到时候要一个咀。就算有什么缺陷,也是咱们老张家的骨肉不是嘛!」这倒真不是什么难题,反正以后姐姐真有了的话,生下来就行了,肯定是个健康的孩子,到时候说是祖宗保佑就○K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把一家人稳定下来。

    「可是……」陈桂香似乎被儿子的话打动了,眼里有了一丝犹豫的神色。好一会儿后轻轻说:「那总不能要个喜儿那样的吧,到时候能照顾得过来吗?真要这样的话,那咱们老张家还不是成了大家的笑柄了。生儿子还好,要是生个闺女那样可就惨了。」

    「没事的妈,现在儿子和闺女都一样,只要是我的骨肉就行了,」

    张文说话的时候,眼里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姐姐纤细的小腰,略带色意的递给了她一个色笑,以后这肚子里肯定就会孕育自己的后代了。

    可张少琳并没有吃这一套,反而是像陈桂香一样的板起了脸。美眸带着泪痕,满是正色的看着张文说:「小文,你这样想可就不对了。咱们家现在就你这根香火,到时候生不出个儿子来,怎么和地下的祖宗交代,闺女和儿子能是一样吗?闺女始终是别人家的人,儿子才是自己的根。」

    「就是啊,到时候我怎么去见你爷爷,你不会是想让咱们家断了香火吧!」陈桂香立刻和女儿站到了一个阵营上,一脸认真的教训道。

    他老人家要是知道自己的香火是个山寨货的话,估计能气得炸尸,张文有些不怀好意的想着。

    说起爷爷,罪魁祸首还是那坛子药酒。张文看着她们一脸没商量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还是说错了话。在这讲大道理简直就是找骂,母女俩说变脸就变脸!刚才还哭哭啼啼的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现在倒好,都板起脸来教训自己,不过这样也行,起码气氛好了不少。挨挨骂总比看她们哭成一团强多了。

    张少琳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后,轻轻的拉了拉陈桂香的衣角,语气有点不甘心也有点无奈地说:「妈,我有个主意,那看行不行?」「你说说看。」

    陈桂香见女儿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疑惑的说道。

    张文也是好奇的看了过去,见姐姐眼里隐隐闪过一丝心疼和不情愿,咬着牙一脸决绝的说:「你还是给小文找个媳妇,到时候等她进了门怀上了以后,就算知道了我们的事也跑不了,我不能生但可以让她生。到时候多生几个,我在家还能帮忙带,日子一久,她也就过下来了。」

    「这样啊。」

    陈桂香一听女儿的话,顿时眼睛一亮,一脸欣喜的思考起来,似乎觉得这办法可行!

    张文一听满脑子顿时全是遐想,姐姐跟自己暗地里偷欢,娶个老婆,再背着她和姐姐搞到一起。这、这也太刺激了吧。想着想着,不由得又想到了3P、双飞之类的字眼,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但一见姐姐投来了幽怨的眼色,慌忙装出一副正色的说:「不行,这样不就委屈你了吗?」话还没说完,就被已经一脸欣喜的陈桂香挥手打断了:「大妹这主意好,到时候就对外说你姐不能生孩子还是怎么的,反正找个嫁不出去的理由就行了。这样你们又能在一起,还能娶个老婆,而且还没什么毛病可以挑,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嗯!」张少琳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淡定起来,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那份要和别人分享自己男人的伤感。

    「可是妈,这样太委屈姐了吧,让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进门来。娶个好点的还行,娶个不好的,到时候我怕她对姐不好!」尽管张文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连连了,但一看姐姐哀伤的表情还是有些做作的说道。

    「没什么委屈的,咱这有钱有能耐,要娶几个老婆有的是。」

    陈桂香似乎觉得这是最圆满的大结局,顿时开心的笑了出来,心疼的拿起纸巾擦去女儿眼角又开始打转的泪水,一边擦一边轻声的安慰说:「大妹,我知道你心里有点委屈,但你们都睡过了,这时候也只能这样了。你放心,妈在这保证谁都不会欺负你的。」

    「妈……」张少琳动情的喊了一声后,像小孩子一样的把头埋到了陈桂香的怀里啜泣起来,发泄着心里的委屈。一想到自己刚刚破身,却要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这份感情,心里就感觉特别的疼!像是在钻心一样的剧痛。

    「大妹,哭吧!咱们女人哭出来以后就好了。」

    陈桂香一边轻声的安慰着女儿,一边暗暗的松了口气。

    张文在旁边看着这一切,感觉变化实在太快了,快得都让人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就在这时候,屋外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夹杂着一个男人阴阳怪气的嘲讽,但又有小丹气急败坏的嘶叫声。陈桂香和张文疑惑的互望了一眼后,让张少琳乖乖的待在屋里,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