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四章 母子发威

    发布时间:2021-04-11 00:00:24   


    一出门就看见院子里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邋遢男人正叉着腰,像个泼妇一样的骂着什么,小丹站在他面前也是丝毫不让的和他对骂着,可爱的小脸都气得通红了,而喜儿脸上却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一边哭着一边坐在地上打滚。

    「怎么回事!」陈桂香走了过去后,看着喜儿在地上的可怜模样,皱了皱眉头后朝那男人问:「狗子,你又上我这来干什么?找揍挨吗!」「你别在这恶人先告状。」

    那个男人一见陈桂香出来,眼里闪过了一丝色意却又隐隐有些恐惧,慌忙后退了两步说:「你家这个傻子,刚才把我那小鸡崽弄死了几只,我上门来说理还不对吗?」「妈,你别听他的。我在旁边看着,喜儿根本没去动他的鸡崽。这老犊子的鸡崽本来就是死的,放在那想讹咱们,刚才还打了喜儿,根本就是记恨上次的事,现在上门来瞎闹的。」

    小丹一脸气乎乎的说道,漂亮的眼睛里也满是怒火的瞪着他。

    张文一听顿时怒火烧上丫头,刚才看那男人后退的时候腿似乎有点瘸,心里就猜想他是不是那个被妈妈打断了腿的家伙,现在一听是他没错了。看着地上的喜儿哭着鼻子的可怜模样,还有脸上那红扑扑的巴掌印,不由得心里一疼,气冲冲的走上前去,恶狠狠地说:「你刚才打喜儿了?」「你哪冒出来的兔崽子,我在这说话关你屁事。」

    那男人似乎对突然冒出来的张文有些疑惑,但马上语气不善的骂道。

    「你个老憋三敢骂我儿子。」

    陈桂香一听他的话顿时就暴跳如雷,泪水还没干去的眼里立刻闪现了凶光,漂亮的小脸抽搐着,整个人蹦了起来冲到他面前,直接就是一个大巴掌搧了过去,将完全没准备的中年男人直接给打到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你个婊……」中年男人眼冒金星,爬起来刚想骂的时候,一看张文和陈桂香都一脸凶狠的走过来,马上住了嘴。

    「操你妈的,你嘴巴吃屎了啊,敢骂我妈。」

    张文尽管老实,但小时候在城里因为常被嘲笑所以经常打架,也不是唯唯诺诺的人。这时候一听他想骂陈桂香,顿时气血涌上了脑袋,下起手来更狠,抬起脚就朝他的嘴上踢了过去,一脚就把他的嘴踢得出血了。

    「哥,打得好……打死他。」

    小丹见他挨揍了,顿时手舞足蹈的在旁边起哄着,小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喜儿虽然看不太懂,但也知道自己受到了保护,高兴的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你个小鳖犊子,还有你个臭婊子,不就是一个跑了男人的活寡妇吗?在这装什么黄花闺女啊!」狗子挨了一脚也是生气了,不顾一切的爬起身来往后就跑,一边跑一边骂了起来。

    母子俩一听都气得脸色铁青,张文直接追了上去,朝跑得有些东倒西歪的狗子后脑直接就打了个肘子,将他打得又扑倒在了地上。陈桂香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本来还想劝儿子别太冲动,但这会儿她也气坏了,直接抄起一根足有小孩子手臂粗的棍子追了上去,往还在地上骂娘的狗子就是一棍子招呼过去。狗子本能的用手一挡,马上疼得像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

    狗子在母子俩的拳打脚踢之下好不容易又爬了起来,沿路上一边喊着「杀人了、杀人了!」,一边躲避着张文的拳脚和陈桂香的棍棒。母子俩见他这时候还口出恶言,心里一气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从家门口一路追打着他到了村委会的门口,路上熙熙攘攘已经有一些人追着看热闹了。毕竟在这样的小地方,一天娱乐的事有限,难得有乐子看谁不乐意啊!

    「陈伯,救救我啊,这婊子要杀人!」狗子一身狼狈,满脸混杂了泥土和血的跑进了村委会,见棚子底下几个老人正在谈笑着,赶紧跑过去躲在了他们后边求救起来。

    「狗子,今天老娘不抽了你的筋不算完。」

    陈桂香见他这时候嘴里还不干不净的,看都不看还有些发愣的老人,直接就是一棒子打了过去,狗子一躲,棍子就将板桌上的棋盘和茶杯都打到了一边。

    「你就是个活婊子……以为勾了个小白脸一起睡就不是了。连自己的男人都留不住,老子说的就是你。」

    狗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牙被打落了一颗,一说话,嘴里的血混合着口水流淌了出来,但这时候也不知道疼了,还是不依不挠的骂着。

    「我操你个狗娘养的,你他妈的的该死。」

    张文见他居然这样骂妈妈,气得两眼通红,冲上前去揪出躲在陈伯后面的狗子,直接一拳打在他的眼睛上,狗子「哇」的一声惨叫,倒在了墙边,张文追上去往他身上又是一顿踢!

    狗子平时的人缘似乎不太好,看他在那挨揍,一群老人全散开了。陈伯走上前来问:「桂娃子,怎么回事?怎一早又闹开了。」

    「你们别管,这驴踢脑袋的狗东西跑我那说些不三不四的,还骂我儿子,今天不抽死他没完。」

    陈桂香尽管嘴上恶狠狠地说着,但一看儿子满眼血丝,下脚毫不留情的踢着狗子,还是怕闹出了人命,喊道:「好了小文,打差不多就行了,别给打死了,脏自己的脚。」

    「嗯。」

    张文意犹未尽的又踢了一脚,眼见他已经痛得脸上一片扭曲,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都肿成了猪头滚在地上哼哼唧唧,这才收回脚,走了回来。

    「怎么给打成这样啊!」老人里到底还是有心地好的,宝爷今天没去船坞,等张文打完了才从人群里站了出来,上前蹲下身来一边查看狗子的伤势,一边摇着头说道。

    「自找的,没死算是我们心好了。」

    陈桂香在旁边怒目而视的说道。

    「妈的,下次再鸡巴瞎说,老子把你埋了。」

    张文到底在外边也看过N部的黑社会电影,说出狠话的时候也是有模有样,凶狠的样子看得陈桂香都有些不认识了。

    「看什么看,都散了。」

    陈伯见门口已经有人围了起来,有说有笑或是指指点点的看着,其中不少人好奇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脸生的张文身上。到底是拿人的手短,马上就跑过去轰他们。

    「小文,咱们回去吧。」

    陈桂香蔑视的瞥了狗子一眼后,拉起张文的手就要往外走去。张文心里一荡,感觉着妈妈小手的柔软,不由得跟着她的步伐往外走。这时候门外跑进来了一个肥胖的妇人,一下就挡在两人面前撒起泼来。张文定睛一看,不就是上次和妹妹见过的狗子姐姐吗?

    「呀,作孽啊!」这寡妇还耍横打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打死人了啊!」胖泼妇哭天喊地起来,刚想伸手去拉扯的时候,却看见陈桂香的眼里闪着凶光,似乎又要提起手上那带血的棍棒,慌忙把手收了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叫着。

    「别理她。」

    陈桂香冷哼了一声,拉着张文就要走。

    「哈,打完人就这么走了,你当我家狗子是牲口啊!」胖泼妇见这招不管用,人群则像看猴戏一样的发出了爆笑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一把拉住了张文的脚,大喊起来:「大家评评理啊,寡妇打死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或许她以为张文看起来比较斯文,应该是比较好唬弄的那一种人吧。

    「叫什么叫啊?滚……」张文半点情面都没留,大骂了一声后朝她脸上踹了一脚,破口大骂起来:「你家那东西也算人,说是牲口还侮辱了牲口。寡妇也想欺负,那就是欠揍。你敢再鸡巴浪叫,老子连你一起揍。」

    胖泼妇没想到张文翻脸比翻书还快,冷不防的挨了一脚后摔到了一边。脸颊上开始浮肿,鼻血忽忽的往外冒,咧着嘴疼得说不出话来,眼里有些害怕的看着气冲冲的张文。

    「姐,你没事吧……」这时候狗子似乎神智有些恢复过来,眼见姐姐也挨了揍,便蹒跚的跌跑过来,一边扶起了胖泼妇一边着急的问道。但这次却不敢再骂人,更别说动手了。两人一起坐在地上看起来倒是挺可怜的,尤其是他的衣服破开了好几个口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说话,血水就从那张大嘴巴里流了出来,可怜的样子比起乞丐来说还低了一个档次。

    村民一见没热闹看了纷纷散去。

    「桂娃子,你看这事怎么办啊?」陈伯见两人似乎都有些消火了,这才跑过来朝张文眨了眨眼,做起了老好人。

    「怎么办,难道非得我把他那条腿也给打断吗?」陈桂香似乎谁的帐都不买,语气还带着一丝怒火的说道。

    「这事你看……」陈伯见她还在气头上,一脸为难的转过头去朝张文说:「你妈现在还气着呢,人打都打了,这事……」「哼,我现在气还没消,以后再说吧!」张文见妈妈态度强硬,也不好落了下风,冷哼一声后反手拉着她说:「妈,咱们回去吧!」「嗯,狗子你小心点,再惹我,老娘就扒了你的皮!」陈桂香见儿子一脸的男人气概,眼里闪过赞许的光芒后转身就走,丢下还在哭天抢地的狗子姐弟俩。

    走出村委会的时候,张文牵着妈妈的手,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怎么早上还哭哭啼啼的谈着姐姐的事,现在一转眼就把别人狠揍了一顿,这事后该怎么处理啊!看着妈妈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和村人见怪不怪的样子,这才恍然大悟,这地方那么偏僻,恐怕派出所还都管不到,最多就是村里的老人和长辈什么的出面调解一下而已,至于什么法律之类的事,更是没人会去信这一套。

    「儿子,你想什么呢?」快走到家门的时候,陈桂香才把手轻轻的抽了回来,见儿子一脸的深思,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在想刚才到底是你打得重还是我打得重。」

    张文摇了摇头后开玩笑的说道。心里却是多了一份新的感慨,妈妈一个女人家的,带着两个女儿,家里没一个当家的男人,这样的人家在这种小地方是最容易受欺负的,如果不是她态度这么强硬的话,估计现在自己都有个后爹了。难怪大家一看她近乎蛮横的样子都不愿意上前多插嘴。

    「呵呵,你就在这贫嘴吧!」陈桂香咯咯的一笑后,竖着大拇指说:「不过妈还真没想到,看你斯斯文文的样子,下手竟那么狠。我本来还以为这儿子挺老实的,没想到你下手比我还狠呢。把狗子的牙都打掉了,不错啊!挺有男人样子的。」

    说完,还赞许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张文尴尬的一笑,哪有当娘的鼓励儿子打架的,她大概算是头一个吧。不过见她兴高采烈的样子也不想扫兴,得意的笑了笑后说:「你儿子也就见了你能乖一点,在外边的时候也不是什么老实孩子。」

    「这才像个男人嘛!」陈桂香高兴的一笑后,走进了院门。

    「呀,哥哥、老妈,你们太强悍了,我爱死你们啦。」

    小丹拉着喜儿的手从后边跑了上来,还没来得及喘几口气就眼冒星星的说:「打了狗子这一路,进了村委会还下得了手啊!老哥你太强了。」

    「你个臭丫头。」

    张文见她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的热闹,居然拉着喜儿看了一路,真不愧是咱们家的闺女,和妈妈一样都有些暴力倾向。

    「好了小丹,收拾收拾,洗干净了进屋吧!估计着那鸡汤你姐也喝不完,咱们一起吃。」

    陈桂香脸上尽是高兴的笑容,似乎特别满意儿子刚才的表现,语气里隐隐得意的说道。

    「好咯。」

    小丹兴奋的喊了一声后,拉着在后边还有些唯唯诺诺的喜儿就跑进了草棚里洗起手来。

    「小文,你也进屋去看看大妹吧。」

    陈桂香微笑着朝张文说道。

    「嗯。」

    张文轻轻的点了点头后刚想走,却发现草棚边上的喜儿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脸上还有红红的巴掌印,正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里一动,走上前去伸手一边轻抚着她带点沙土的小脸,一边疼爱的说:「喜儿,现在还疼吗?」「爹爹……不疼了。」

    喜儿的智商差不多是小孩子的水平,稍微也有点辨别能力。见张文脸上一副心疼的样子,马上摇了摇头,乖巧的说道。

    「呵呵,别在这发腻了,赶紧进屋吧。」

    陈桂香见儿子眼睛时不时的瞟进喜儿的领口里,顿时心里就有一些不满。不过还是一脸笑意的走上前来,一把拉过喜儿的手说:「来,大妈给你洗一下,看你一身的泥,快成个泥人儿了!」「嗯……」喜儿眼里隐隐有些不舍,但也乖乖的点了点头。

    「小文,进屋给她拿换洗的衣服。」

    陈桂香朝张文吩咐完后,又朝草棚里的小女儿说:「小妹,你再不出来的话,一会儿东西都没得吃了。」

    「来了来了……」一说到吃,小丹马上跑了出来。手臂上都是湿漉漉的水珠,衣服也湿了一大片,贴在了玲珑的小身体上,胸前更加的夸张,被水泡过的衣服有些透明,可以看见里边那两点小小的粉红。不过她丝毫没一点自觉,走上前一把拷上了张文的胳膊,笑嘻嘻的说:「哥,咱们进屋吧!」「嗯,走吧。」

    这一亲密的接触,张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妹妹已经略成稚形的小胸脯压在自己手臂上的柔软感觉。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软趴趴的跟着她朝屋子走去。

    炕上,张少琳团着被单倚靠在了墙上,刚才听到了外边的谩骂声,心里就一阵的担心。现在一见弟弟和妹妹有说有笑的进来,一想起以后自己就能和弟弟在一起了,脸上闪过了一丝幸福的甜笑后关心的问:「小文,你们回来了。刚才是什么事啊?我听外边闹哄哄的。」

    「嫂子,你不知道啊!刚才哥可狠了,追了狗子一路打,打到了村委会里边还一顿踢呢。你没看见他满嘴是血的样子,看起来真是滑稽啊。」

    小丹见姐姐脸含娇羞,灵机一动后爬上了炕,拉着姐姐的手调笑起来。

    「什么嫂子啊,你这臭丫头胆子也肥了啊,居然敢来戏弄我。」

    张少琳听着这个称呼,禁不住心里一甜,满是情意的扫过弟弟一眼,又掐上了妹妹可爱的脸蛋,没半分责怪的笑骂道。

    「好了姐夫,不打扰你们在这甜蜜,我去送衣服吧!」小丹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但却是偷偷的一笑,拿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这孩子……」张文笑呵呵的看着她娇小的背影,一转头看姐姐美丽的脸上满是娇羞的窃喜。想起昨晚尝试到的女人滋味,不禁心里一阵的荡漾,轻手轻脚的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语气既是平淡却又透露着幸福的在她耳边呓语说:「姐姐,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妻子了。」

    「小文。」

    平淡而又温馨的话让张少琳的心里一暖,紧紧的靠在了弟弟的怀里,美眸闪着快乐的光芒低声的说:「我真不相信妈妈居然会同意我们在一起,我现在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真的醒了?」「傻瓜,你当然是在作梦了,做一个一辈子都醒不了的美梦。」

    张文伸出手帮她整理着散乱的发丝,抱着姐姐的身体尽管已经有些冲动了,但一想到她今天刚破身,又马上忍了下来。

    「小文,姐好高兴啊!原来都是真的。」

    张少琳娇媚的一笑,突然感觉到腰间有什么硬东西正顶着自己,疑惑的伸出手去一抓,马上就知道是弟弟的命根子。顿时羞得脸上一片红润,慌忙把手抽回来后嗔怪着说:「小文,你怎大白天的还想着这事呢!」「呵呵,你这样漂亮,我硬了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事白天晚上都想,因为我姐实在太迷人了。」

    张文既猥亵但语气里又透着真诚的恭维道。

    「小文,你也喝点汤吧,现在还热乎乎的呢。」

    张少琳心里感觉甜蜜蜜的,见弟弟的眼光又游离在自己身上,带着侵略性的热火,丝毫不掩饰他对自己的渴望,心里先是一喜但又有些害怕,赶紧想转移张文的注意力。

    张文看着姐姐嫣红的嘴唇在说话时一动一动的分外迷人,心里产生了想好好亲她一下的冲动。见桌上的汤碗,灵机一动后端了起来,拿起勺子舀了一些后递到了她嘴边,像哄孩子一样的说:「乖,把嘴巴张开,老公喂你!」张少琳脸上一乐,配合的张开小嘴将弟弟喂来的汤汁都喝了下去。感觉似乎比刚才更香,比喝了蜂蜜更甜。有些回味的舔了舔嘴唇,娇嗲着说:「死小文,你就喜欢戏弄姐姐。」

    「那我给你一个戏弄我的机会吧。姐,你来喂我。」

    张文呵呵一乐,将碗递到了她的手中。

    张少琳白了一眼后拿起勺子刚想喂,张文马上打断说:「姐姐,我要你用嘴喂我。」

    见弟弟满脸的色意,张少琳不禁妩媚的白了他一眼,还是满脸羞红的将鸡汤慢慢的含到了嘴里,一抬下巴送上了自己嫣红润美的小嘴。张文马上就低下头去含住了姐姐的双唇,轻轻的撬开顽皮的贝齿,轻舔着她红润小巧的香舌,品尝着带有姐姐体味的香美鸡汤,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汤汁还是姐姐的体味。

    张少琳马上被吻得娇喘连连,迎合着弟弟霸道的逗弄,两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有些激烈的纠缠着彼此的味道,连拥抱都变得似乎一点点空隙也没有!就在吻得忘情的时候,小丹偷偷的跑了进来,见姐姐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悄悄的爬上炕后,坏坏的伸出手指猛的在姐姐的腰间挠起了痒。

    「呀……」张少琳身体抖了起来,睁开眼一看,妹妹正在旁边坏笑着看自己和弟弟接吻,顿时羞怒的嗔怪说:「小丹,你找打啊!明知道姐怕痒你还来逗我。」

    「哟,姐也有怕痒的时候啊。」

    小丹嘻嘻一笑后躲到了张文的后边,抬起头来做了个鬼脸,一脸嬉笑的说:「我可不信哦,昨天我可看见了哥趴在你身下用嘴去舔尿尿的地方,你都不怕,怎么我用手轻轻一滑你就怕了?」张少琳一听这话,脸顿时像烧红的铁一样,滚烫滚烫的。见张文也投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眼光,想起昨晚弟弟趴在自己腿间,以温热的舌头在自己敏感的密处作怪时那种又痒又麻的舒服感觉,不禁隐隐有些回味。但猛地一看妹妹那调戏一样的眼光,又直起腰来红着脸斥责说:「你怎么小小年纪的还偷看啊。」

    「哟哟,我那可不叫偷看,那叫光明正大的看!」小丹不服的吐了吐小舌头后说:「谁让你们动静那么大来着,何况姐你还一个劲的叫啊叫的,我能睡得着吗?」「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张少琳见妹妹说得那么露骨,有点脸都不知道往哪摆的尴尬。脸色一凶扑了上去,将张文推到一边后,抓住了刚想逃跑的小丹。

    「哥,救命啊……」小丹装模作样的喊了起来,眼里却满是得意的偷笑。

    张文见姐妹俩一打闹,顿时胸香臀浪不断,哪会有工夫去救她,巴不得多看几眼才是实际的。马上跳到了桌边,一边抽着烟一边嬉笑着说:「我还救你,不和姐一起揍你就不错了。不过哥还是疼你的,我不会睁着眼睛看你受罪,所以我还是闭上眼睛吧!」「呀……」张少琳将妹妹压在炕上,撩起她的衣服在她的小腰上挠着痒,雪白如玉的皮肤把张文看得心里一跳一跳的。但就在姐妹俩闹得正慌的时候,张少琳似乎拉扯到了刚破身的伤口,整个人突然停滞下来,小脸上都是疼痛的表情!

    「姐,你怎么样了?」张文顾不得看妹妹的小身体了,赶忙上前将她抱住后关心的问道。

    张少琳皱着眉头忍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回过气来嗔怪的看着张文说:「都是你啦,和牛一样,弄得人家那现在还疼!」「是是,都是我不好。」

    张文一边点着头一边抱着她回了被窝,将她放躺下去,轻声细语的安慰说:「姐,你刚破身就别起来了,乖乖的躺着,又拉了伤口可就不好了。」

    「嗯,死丫头,看我好了以后怎么收拾你。」

    张少琳沉沉浸在弟弟的柔情蜜意里边,但回头一看妹妹正在偷笑,马上板起脸来恐吓道。

    「去去去,你现在和坐月子差不多。看在你是我姐的分上,我不和你计较了,就让你在这吹一下吧!嘿嘿。」

    小丹咯咯的笑了起来,脸上尽是得意的神情,挑衅似的看着姐姐说道。

    「小文……」张少琳撒娇一样的看着张文,嘟嚷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姐姐的声音嗲得都快出糖了,叫得张文心神都不知道去哪了。看着姐姐幽怨的眼神,他眨了眨眼示意她别动后,突然一个转身朝还在旁边偷笑的小丹扑了过去,将还没来得及防备的妹妹的柔软小身体压在了身下,奸笑着说:「臭丫头,你居然敢来调戏我们,看我不把你的小屁股打烂了。」

    「不要,哥你太没人性了。」

    小丹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喊了起来,娇嫩的身躯在哥哥的压迫下剧烈的摆动着,一副誓死挣扎的样子!

    「嘿嘿,哥很有人性,哥很疼你的。」

    张文一脸邪恶的笑着,这场面简直就跟无良叔叔在强奸小萝莉一样的刺激。妹妹这一动刚好磨到了自己发硬的命根子,顿时全身闪过了一阵强烈的电流。

    「对,小文你把她屁股打烂,看这丫头嘴巴还硬不硬。」

    张少琳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起哄道。

    「你们不是好人,同睡一个被窝马上就来欺负我。人家不要嘛!压死我啦。」

    小丹被张文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一副委屈的样子喊道。

    「嘿嘿,由不得你了。」

    张文猛的往后一坐,把刚有点缓过劲来的妹妹往后一拉,抱到了自己和姐姐的旁边,将她整个人压了下来。仰躺在自己槃坐的腿上,娇挺的小香臀顿时就勾勒出了圆润的曲线,她的小胸脯也压在自己的腿上。张文感受着妹妹柔软而又有点淡淡体香的小身体,不禁咽了咽口水,脑子里的想法也变得邪恶起来。

    「小文,我来……」张少琳本来就好动,现在一见兄妹俩闹得慌,不禁有些坐不住了。坐到了弟弟的旁边,坏笑着抬起妹妹的下巴,阴阳怪气的说:「臭丫头,刚才居然敢来说我,这下看我不把你的小屁股打得红肿一片,保证起码重上十斤!」「姐,人家不是故意的……不打行不行啊?」小丹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后,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求饶起来。抬头一看哥哥眼里隐隐的色意,心里不禁有些摇摆。

    「你说呢?」张少琳得意的一笑后,回头看张文一脸呆滞的看着妹妹的小屁股,心里顿时就有些吃醋。小手直接拉着妹妹的裤子往下一扒,露出了柔软雪白的小香臀,语气有些发酸的说:「想看的话就看呗,别一副跟光棍差不多的熊样。」

    「呀,你还真脱啊……」小萝莉原本以为只是闹着玩的,没想到姐姐真的动手了,只感觉屁股上一凉,知道自己的小屁股全暴露出来了,顿时就羞得低下头去抗议道。

    「我哪有啊!」张文艰难的把目光移走,但眼角还是忍不住又瞟了几下。妹妹的裤子被拉到了膝盖处,露出的小香臀又圆又白,就像两个新鲜的馒头一样,甚至还可以隐隐的看见她那粉红色、一褶一褶包围起来的鲜嫩菊花眼,还有一条细嫩无毛的小肉缝,上边只有几条像是绒毛一样的小草,十分的稚嫩。看着看着,张文不禁有些硬得发疼了。

    「是不是很想摸啊?」张少琳见弟弟原本别过头去,现在眼角却又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心里不由得开始吃醋,将玉手轻轻的按在了妹妹的小香臀上慢慢的抚摸着,满是诱惑的问道。

    「没有,呵呵!我哪敢啊。」

    张文差点就脱口而出说「是」,但一见姐姐目露凶光的样子,赶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摆了摆手。

    「切,一点都不老实!昨晚就敢摸我,现在你胆子都缩哪去了。」

    张少琳不屑的白了一眼后说道,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下来,那纤细的手指像弹钢琴一样的点着,似乎把妹妹的小屁股当成了玩具一样。

    「姐,你别玩我屁股啊,快放开我!」小丹感觉姐姐的手似乎要往自己的腿中间移去,这下心里就慌了,一脸着急的喊道。

    「我的好妹妹,姐哪忍心打你啊。呵呵,姐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哦。」

    张少琳语气暧昧的说道,却是突然手一扬,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细白的小屁股上,留下了浅浅的手印。

    「疼,我不玩了!你们合伙欺负人。」

    虽然感觉不怎么疼,但小丹还是一副夸张的样子喊了起来。

    张文看着姐姐的手拍在小丹香臀上带起的那股肉浪,心里就有些痒得受不了。听着那清脆的巴掌声,简直就像是拍打自己的心脏一样,恨不能伸出手去好好的安抚她那有点发红的小屁股,但看着姐姐若有深意的眼光,马上又老实下来。

    「呵呵,小丹,你想不想知道破身以后的滋味怎么样?」张少琳突然暧昧的一笑,趴下身来在妹妹耳边吹着热气的说道。

    「不要……你别乱来啊,快把手拿开……」小丹一听,心跳顿时快了起来。见姐姐不像是在开玩笑,马上慌张的喊了起来,心里已经有些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要戏弄她了。

    「姐没乱来,姐只是想让你舒服一下而已。」

    张少琳说着一转头,见弟弟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妹妹鲜嫩的小屁股,冷笑了一下。张文见状,立刻把眼光从妹妹的屁股上转移到她充满醋意的脸上。

    「我可不要,要舒服你们自己弄去啊。」

    小丹还在挣扎着,无奈张文这时候像着了魔一样地偷看着她的小香臀,手在不知不觉中按得特别紧,她根本就没办法跑。

    「姐是为你好哦……」张少琳坏坏的一笑后,朝张文说:「小文,咱们一起来教教她吧!」「不了,你来,你来。」

    张文一听她的话,虽然别有诱惑,但似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语气有点不太好,赶紧摇了摇头,一脸谦卑的说道。

    「嘻嘻,那别说人家没让你来哦。」

    张少琳咯咯的笑了起来,按在妹妹屁股上的手突然一用力,将她的腿左右分开了一些,猛地按上了妹妹还没发育好的蜜处,笑吟吟的说:「姐也不太懂,你在旁边看着,哪做得不好你就说,知道吗?」「啊……」姐姐的手抚上私处,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小丹禁不住发出了既是有些吃惊但又有点舒服的叫声。

    张文瞪着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妹妹的蜜处,姐姐那如玉的小手尽管遮挡住了最迷人的神秘地带,但光是这样的一幕就足以让人疯狂。张文感觉自己的脑浆似乎烧了起来,全身的血液都喷涌着朝海绵体集合,鼻血差点就想喷出来了。

    张少琳偷偷的瞥了弟弟一眼后,不管妹妹的挣扎和反抗,小手在她稚嫩的私处开始慢慢的爱抚起来,做为女人肯定知道哪个地方是敏感的,所以动作也是特别的轻柔和熟悉,没一会儿就让还在喊叫的小萝莉声音低了下去,呼吸也快了起来。

    「小妹,舒服吗?你怎么现在就出水了。」

    张少琳一边轻轻的爱抚着妹妹那鲜嫩的小花瓣,手上已经隐隐沾染了一些情动的爱露,坏笑着低下头在她耳边吐着热气的问道。

    「姐……别弄了……」小丹喘着粗气,感觉那蜜处传来了痒痒的舒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被姐姐弄比自己弄还要舒服很多,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呵呵,你说不想了,可你这怎么老是流水啊。」

    张少琳说着,慢慢的把她那两片小花瓣轻轻的拨开,张文的眼睛恨不得直接丢到了妹妹的腿间,见那鲜艳的嫩肉泛着荧荧的水光开始展露出来,那鲜嫩稚美的粉红色加上透明爱露的滋润,让人脑子都快烧得当机了。张文顿时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场烈火烧过一样,干得连半点的水分都没有。

    「人家……没有……姐……啊!」小萝莉在姐姐的逗弄下,小脸变得越来越红。嘴里的话含糊不清,更像是动情的呻吟一样!

    张文在旁边看着姐姐一脸若无其事的做着这勾人魂魄的艳事,小手在妹妹迷人的蜜处肆虐着,真是恨不能把姐姐推到一边去自己动手。

    张少琳看着弟弟一脸冲动但又压抑的模样,心里似乎很爽,两指将妹妹还没发育好的小花穴左右的拨开了一些,让里边那水淋淋的嫩肉更加的显眼。手指轻轻的在上边滑过,让妹妹的小身体不断的痉挛着。

    「姐,求你了……人家知道错了……别弄啊……」小丹似乎很沉浸在这种上了天一样的快感当中,但回头一看哥哥喘着粗气,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小屁股中间的隐私处,又有种又羞又想哭的感觉。

    张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姐姐的手每撩拨妹妹的敏感蜜处一下,她靠在自己腿上的小身体就抖一下,小腿乱颤的还碰到了自己的命根子,已经有些快受不了这种要命的煎熬了。刚想兽性大发的时候,张少琳似乎察觉到了弟弟压抑不住的冲动,心里偷笑了一下后,轻轻的拉起张文的手放到了妹妹的屁股上,笑吟吟的说:「好了小文,姐想看看你是怎么弄的,你来吧!」「姐,别玩我了。」

    张文的脑子都快炸开了,手轻抚着妹妹白皙柔软的小香臀,感觉好滑好软啊!但看着姐姐那带着醋意的眼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咯咯,姐没和你开玩笑。你看看小妹的屁股,是不是很软很滑啊。」

    张少琳旁若无人的将两只充满了小妹晶莹露水的玉指放在了张文眼前,满是诱惑的说道。

    「啊……」张文看着姐姐妩媚勾魂的样子,脑子当机得都快没思考的能力了。

    就在这时候,被压着的小丹听到两人的对话,脑子猛地一清醒,从羞耻但却让人迷醉的情欲中回过神来,趁张文脑子发空、身体发虚的时候,猛地一跳,跌到了旁边。一边慌忙的穿起裤子,一边气乎乎的说:「你们把我当玩具啦,在这压着人家随便玩。狼狈为奸,狗男女,奸夫淫妇!」「呵呵,我可是没什么意图的。不过你哥嘛,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张少琳捂着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若有深意的看着张文。

    「不来了,你们欺负人……」小萝莉想起自己躺在哥哥身上,被姐姐肆意的玩弄着女孩子最隐私的地方,两人居然还像若无其事一样的品头论足,自己居然还觉得很舒服,而哥哥在旁边看得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不禁有些感觉到一阵的委屈,鼻子一酸,「哇」的哭了出来,跑了出去。

    「小丹,你别哭啊!」张文见她哭着跑了,赶紧在后边紧张的喊道。这时候脑子才清醒过来,要是妹妹一个不小心说漏嘴的话,让妈妈知道了,估计会把自己活埋了!想到这,心里顿时就一阵的担心。

    张少琳似乎看出了弟弟心里的担忧,轻轻的一笑后说:「没事的小文,小丹还是个孩子,哭一哭就好了。我猜想她也不会去和妈说的,毕竟小孩子都害怕丢脸嘛。」

    「咱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张文想起妹妹流着眼泪,梨花带雨的小模样,顿时就有些自责的问道。

    「过分?我看你可是看得很爽,现在来这装好人了?」张少琳鄙视的看了一眼后,将自己的右手慢慢的抬起,伸出还挂着妹妹露水的手指诱惑着说:「小文,人家手上都湿了,帮我弄干净好不好?」「哦……好!」张文愣了愣神,一见这满手的露珠,脑子里就不由得想起妹妹那稚嫩的蜜处,心里隐隐有些发痒,但还是赶紧起身去拿纸巾。

    「不用那个,人家想你用嘴。」

    张少琳一把将弟弟的手抓住,坏笑着说道。

    「可是……」看着那晶莹的露水,似乎还散发着小萝莉鲜嫩的体香,张文是真的想品尝一下妹妹的味道,但害怕姐姐是整自己的,又有些犹豫起来。

    「别可是了……来嘛……」张少琳见弟弟一脸的色意,心里偷笑一下后,一手抓着张文的衣角嗲声嗲气的撒起娇来。

    「好,好吧!」张文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了,将姐姐白皙如玉的小手抓住,小心的看了她一眼,确定她没有生气后,这才伸出舌头,轻轻的在那纤细的手指上舔了起来。妹妹下边的味道有点发咸,但似乎有一股女孩子天然的体香,甜甜的,有点像是牛奶。张文不禁品尝得有些醉了,大嘴一张,将姐姐的手指都含进嘴里细细的舔吸。

    「小文……你,难受吗?」张少琳感觉弟弟就像是在爱护什么宝物一样,小心翼翼,动作温柔的舔着自己的手指。尽管知道他是在贪恋小妹的味道,但心里还是泛起了一阵甜蜜。低头一看,弟弟的裤裆中间顶起了高高的大帐篷,就知道他刚才肯定被自己逗得很难受了。

    「姐,我憋得难受……」张文一边吸着姐姐纤细的手指,一边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一些,让憋得都快发疯的命根子一下就弹了出来。

    「小文,你裤子上怎么有血啊?哪受伤了?」张少琳眼里闪过情动的水雾,但猛地一看张文裤管上有一些血迹,顿时紧张起来,担心的问道。

    「没事,都是狗子的血,我揍他的时候弄到身上的。」

    张文摇了摇头后把姐姐的手指吐了出来,还有些不舍的将她的手拿到前面,轻轻的舔着她布满香汗的掌心。

    「小文,别……痒……」掌心传来的麻痒让张少琳不禁咯咯的笑了起来,娇媚的身体也微微的颤抖着。一看弟弟迷恋的样子,心里一喜,低声的说:「小文,你先把裤子脱下来吧!这样穿不干净,一会儿姐去给你洗。」

    「我一会儿自己洗就行了,姐你现在还不舒服,休息一下吧!」张文恋恋不舍的将姐姐的手放开后,站起身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光着屁股站在了炕上,看着自己硬硬的命根子不由得苦笑起来:「姐,你可把我逗惨了。现在你那还有些伤,又不能做爱,让我怎么办啊!」弟弟硬立的命根子近在眼前,张少琳不禁看得眼睛都直了。仔细的打量着这根夺去自己贞操的肉棍子后,小脸微微的红了一下,问:「那你说怎么办啊!姐现在那还疼着,没办法给你!」「你说呢……」张文说着坏坏的挺了挺腰,把命根子都快贴到了姐姐的脸上。居高临下的可以看见姐姐领口里露出的深邃乳沟,命根子不由得刺激的跳了两下。昨晚摸着黑把姐姐给破了身,还没有机会可以好好的观赏一下她迷人的身体,现在不由得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我帮你撸吧……」张少琳只是看着弟弟的命根子,就觉得自己那小地方微微有些湿了。看张文一脸的难受,也只能慢慢的伸出小手握住了命根子,感觉很硬、很烫!

    「姐,你动一下啊……」张文站得挺直,刚想好好的享受一下姐姐的小手,但好一会儿后却没什么动静。低头一看,她握着命根子一脸的茫然,这才想起她虽然喜欢勾引或者调戏自己,但到底是个刚破身的女孩子,哪懂得了这么多啊!

    「啊,怎么动?」张少琳从失神中缓过来,看着弟弟一脸着急的样子,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小手握着男人的命根子,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你就上下橹就行了。」

    张文这时候已经快忍不住了,反抓着她的小手,自己上下套弄起来。享受着姐姐滑嫩的小手带来的快感,虽然有点干,有点发疼,但比起心里那阵阵的强烈刺激,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张少琳一脸好奇,但却带着羞涩的看着弟弟拿自己的手橹着命根子上下套弄,一脸舒服的样子。

    套弄了将近二十分钟,张少琳感觉自己的手都发酸了。但弟弟还没有半点要射的迹象,不禁开口问道:「小文,你怎还不出来啊……」「我不知道啊……」张文也是有些纳闷,以往自己打飞机的时候,三、五分钟就差不多了。不知道是姐姐帮自己弄的关系,还是因为那药酒真的有神效,居然现在还硬得很,半点想射的感觉都没有。

    「那怎么办啊,一会儿妈给喜儿洗完就该进来了,要让她看见的话就不好了。」

    张少琳有些着急的问道,小手也本能的开始模仿着弟弟的节奏,在命根子上套弄起来。

    张文一听也是着急起来,突然一看姐姐微微噘起的小嘴,心里一动后说:「姐,要不你用嘴给我舔舔吧。」

    「呸,你怎么要我舔这地方啊,多脏啊。」

    张少琳一听弟弟的话,顿时就脸色羞红的嗔怪起来,不过心里却是有些跃跃欲试,想尝一尝眼前的大家伙到底是什么滋味?

    「姐,我求你了,你就给我舔一下嘛!」张文说着又往前一步,直接把命根子的圆头顶在了姐姐的嘴边,语气很是难受的哀求说。

    「这!你就知道作贱人。」

    张少琳感觉嘴唇被碰了一下,娇羞之余却是有些难为情的说:「姐不懂这个啊!」「没事,你就像吃冰棍一样含进去舔就行了。」

    张文见姐姐的语气松动起来,马上趁热打铁的说道。

    「那姐试试,你可不许和小妹说,知道吗?」张少琳拿着命根子又套弄几下后,到底还是禁不住张文的要求而答应下来,只不过还有一个附带条件!

    「我保证绝对不说,发什么誓都没问题。」

    张文马上信誓旦旦的保证起来,就只差赌咒了。

    「嗯……」张少琳眼里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大家伙,好一会儿后终于下了决心,在弟弟期待的眼光中慢慢的张开小嘴,伸出嫣红柔软的小香舌,试探性的在命根子前端那已经有些发紫的圆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好咸啊……味道具不好。」

    张少琳试探性的将那点在舌尖上的分泌物往嘴里品尝了一下后,既是调皮但看起来没半点排斥的说道。

    「姐,帮我舔舔嘛……」张文像小孩子撒娇一样的说道,腰又往前顶了顶。看着自己的命根子放在了姐姐迷人的唇边,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知道从哪汹涌而上的快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