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五章 两个

    发布时间:2021-04-11 00:00:26   


    「真是的,怎么像小孩子一样啊。」

    张少琳娇嗲着嗔怪了一声后,又闻了闻弟弟的命根子。这才微微的蹲起身,一把抓住了长长的棍体,用小舌头在那最敏感的圆头上轻轻的滑了起来。

    「啊……」张文受不了姐姐那生疏却让人神经发紧的口技,温软香润的小舌头掠过自己的命根子,带来的快感让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偶尔不小心被她的牙齿刮到的感觉更是特别的舒服,快感充斥着整个脑袋。双腿开始发抖,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少琳似乎察觉到了弟弟的舒服,更加卖力的舔了个来回后,用小手前后套弄着。似乎无师自通一样,脸色稍微一红,微微的张开小嘴将圆头含了进去,像是吮吸冰棍一样地往里吸,动作轻柔仔细,就像在爱护一个宝贝一样。

    「姐……好舒服啊……」张文见她含住以后又迷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双手将她的小头抓住,挺着腰开始在她的小嘴里慢慢的抽插起来。

    「呜……」弟弟有点粗鲁的动作让张少琳感觉到有点不舒服,嘴里也有点发酸。但抬眼一看张文脸上满是舒服和兴奋的表情,张着嘴一脸的畅爽,便不忍心去拒绝,只能忍耐下来,任由弟弟的命根子抽插着自己的小嘴,长长的秀发也随着头部的摆动飘舞起来。

    张文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抽插了没一会儿后,突然感觉她小嘴里的舌头活了起来,时不时的还缠上了自己的圆头轻点几下,低头一看姐姐脸上十分妩媚的表情,眼里似乎还有点讨好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感动的轻唤了一声:「姐……」张少琳的嘴被弟弟的命根子塞满,根本没办法说出话来,嘴角流出了透明的津液,看起来诱惑无比。

    姐姐妖冶的诱惑和那嘴角开始挂出的晶莹细丝,让张文刚刚升起的一点点温情顿时就荡然无存了,挺动着腰,开始在她的小嘴里边感受着让人疯狂的潮湿和狭窄。场面一时间香艳无比,张文站着继续抽插姐姐的小嘴,而姐姐发出了压抑的「唔、唔、唔」声更是让人疯狂。

    张文狠狠地在姐姐的小嘴里肆虐了将近十多分钟,眼见姐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受,心里顿时有些不舍。这时候喜儿突然跑了进来,跑到了炕边好奇的看着两人的动作,怯生生的喊了声:「爹爹……这是,什么?」张文回头一看喜儿正蹲在炕上,一头长长的秀发还没干去,漂亮的小脸清秀无比,迷茫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更要命的是她就穿着一条小短裤,上半身没有半片衣缕,小小鼓起的酥乳和两颗细小的樱桃一览无遗,整个上身漂亮的皮肤上都是晶莹的水珠。看着她这清凉的打扮,少女的青涩曲线因为她的姿势而更有诱惑,张文不由得更加兴奋了。

    张少琳感觉到弟弟看着喜儿的眼光满是冲动和欲望,嘴里的命根子跳了跳后又涨大了一些,顶得喉咙口有些难受,心里不由得发酸,顿时心生不满。一手往弟弟的腿上一推,将命根子吐出来后语气发酸的说:「小文,姐嘴酸死了……不行了。」

    「不是吧,那怎么办啊!」张文看着自己还沾满了姐姐津液,通体光滑的命根子,有些无奈的哭丧着脸说道。不过一看姐姐满脸的醋意,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喜儿不是在这吗?你插她嘴呗,我想看看。」

    张少琳脸色突然一变,坏笑着看了看喜儿说道。漂亮的眼里满是嘲弄的意思,似乎是在挑衅但又有点兴奋的味道。

    「好……」张文这时候已经忍得受不了,哪会再去兼顾她那么多的感受。转过身朝还蹲着的喜儿说:「喜儿乖,把嘴张开……」「爹爹……」喜儿不知道是要干什么,以为是要玩游戏呢。高兴的叫了一声后,听话的张开了嫣红小巧的嘴唇,满是期待的看着张文。

    尽管看着她小小的身躯和稚嫩的小脸,张文多少是有些罪恶感,但却又多了一种难言的刺激。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嘱咐说:「不准咬知道吗?要用舌头舔。」

    喜儿什么都没说,只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张文这才放下心来,走到了她面前,一手扶着她的小脑袋,慢慢的把自己刚从姐姐嘴里出来的命根子又插进了这个小萝莉的小嘴里。看着自己的命根子慢慢进入她的小嘴里,心里马上产生了一种罪恶的快感。一挺腰,又做起了原始的活塞运动,不过对像不同而已。

    张少琳揉着有些发酸的腮帮,挪到了一边,看着弟弟满脸兴奋的挺着腰在喜儿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的,虽然吃醋,但细想一下也没多大的火气,毕竟现在自己作为一个女人,不能满足自己的男人,又能想什么呢。在传统的思想作怪下,也就没在意了,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荒唐香艳的场景。

    抽插了一会儿后,张文没办法再保持这种温柔的节奏了。转头一看,姐姐似乎很乐意看自己插喜儿的小嘴,小脸上满是认真的样子。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双手抓着喜儿的小脑袋后,动作有点粗鲁的抽送起来。

    喜儿感觉喉口被顶得特别难受,有点想呕吐,慌忙想用手去推张文,但男人一冲动起来的力气哪是她能反抗的,只能手足无措的挣扎着,却是半点效用都没有。张文看着喜儿有些难受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了类似于强奸女孩的快感,动作越发的粗鲁起来。

    张少琳在旁边看得都有些傻眼了,刚才弟弟对自己时还特别的温柔,怎么现在就像变成了牲口一样的粗鲁。喜儿的小脸上已经憋得通红通红的,被男人抽插的小嘴似乎是因为难受的关系,从嘴角慢慢的流出了不少的口水,有的都已经滴到了炕上。她使劲的挣扎着,但却半点效用都没有。

    心里对可怜的喜儿十分的同情,但却暗暗的窃喜弟弟对自己的怜惜,眼神都不自主的变得温柔起来。看着弟弟每挺动一下,屁股上就会出现的肌肉线条,不由得心动起来,悄悄的挪到了弟弟的后边,脸色稍微的一红,凑上嘴去,开始亲吻着张文的大腿。

    「啊……」张文没想到姐姐居然会在这种时候亲自己的腿,脑子里一阵的翻腾。一边插着喜儿的小嘴,一边回头看着姐姐既娇羞又妩媚的看了自己一眼后,居然情动的用她的小嘴开始亲自己的屁股,小嘴落在皮肤上的柔软感觉顿时让人兴奋得脑子都快烧坏了。

    前边是喜儿狭小滑湿的小嘴包里着自己的命根子,后边却是姐姐一脸情动的用小舌头舔着自己的屁股,在这双重快感的冲击下,张文再也忍不住了,感觉腰上一麻,全身的神经紧紧的绷了起来,有些发疯的狠狠撞着喜儿的小嘴,甚至把整根命根子都顶进了她的喉咙里边,彻底的掩没在她小小的嘴巴里。

    脑子一发空,全身没办法控制的抽搐几下后,张文感觉浑身一爽,在喜儿的泪水和低低哽咽中,将自己的百万子孙全灌进了她的嘴里,颤抖着将精华全射进去后,腿一发软,整个人跌坐到了炕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喜儿马上趴到了炕边,眼圈布满了血丝和泪水,捂着脖子大声的干呕起来。嘴里那白色的黏稠精华随着口水一起流淌到了地上,漂亮的脸上也是写满了害怕和不安。但张文没办法去看,这时候身上都是黏稠的汗珠了,全身无力的往后一倒,回味着这香艳罪恶的快感。

    张少琳见喜儿那难受的样子,心里微微的一疼,小手慢慢的摸上了弟弟上下起伏的胸膛,有些嗔怪的说:「小文,你刚才怎么像发了疯一样啊!把喜儿弄得都快死了。」

    「不这样弄她,难道弄你啊!」张文有气无力的随口一说后,指了指纸巾说:「姐,帮我擦一下吧。」

    「真会享受。」

    张少琳嗔怪了一声,但还是拿来了纸巾,擦着弟弟布满喜儿口水的大腿,盯着布满乳白色黏稠物的命根子,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想尝尝的冲动。

    张文感觉姐姐的动作停了下来,抬眼一看,她正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的命根子。心念一动,诱惑着说:「姐,你知道吗?男人射出来的玩意都是高营养的东西,吃了可以美容的,能让女人的皮肤变得更漂亮。」

    「是嘛,你姐姐喂你,把你弄得帅一点。」

    张少琳一听这话,哪会不知道弟弟打的是什么主意,眼珠子转了一圈后,用小手在命根子上刮了一点,放到了张文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姐啊……」张文尴尬的笑了笑说:「虽然它有效果,但到底是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心里有点恶了。再说了我长得不怎么样,就不浪费这好东西了。」

    「你要敢骗我的话,我切了你。」

    张少琳早知道弟弟会是这个反应,妩媚的白了一眼后,把指头放进嘴里尝了起来。一边尝一边还念念有词的说:「不怎么样嘛,没味道啊。」

    看着姐姐一脸正经的吞食自己的分泌物,那嫣红的小嘴还一动一动的,张文真想大喊:「姐,你简直就是祸国殃民的妖女啊!」。但想归想可不敢喊出来,脑子稍微的一转后,有些兴奋的说:「姐,还有一些,你继续尝,别客气。」

    「哼,你就色吧你!」张少琳虽然嗲嗲的嗔怪了一声,但还是慢慢的伏下身来趴在弟弟的胯下,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后,一边调笑的看着张文,一边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食起弟弟命根子上男人最值钱的秽物。

    虽然张少琳的口技不好,但还是仔细的把命根子舔了个一干二净。末了,直起身一边咂吧着嘴,一边若无其事的说:「没什么味道嘛,看这颜色我还以为像牛奶呢。」

    「爹爹……」喜儿这时候已经干呕完了,小脸上写满委屈和难受的坐了起来,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喊了起来难受……」「喜儿不哭啊,姐姐给你穿衣服。」

    张少琳把一卷纸丢给了弟弟后,一边哄着喜儿一边去拿衣服给她穿上,喜儿还是一直哭个不停。

    张文这时候脑子里冷静了下来,感觉到似乎有哪不对劲。看着喜儿难受的抽着鼻子哭泣,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有点抓不着。将她娇嫩的身躯披上衣服包一袅起来后,这才有些懒洋洋的起身,穿着自己刚洗好的内裤,又去拿来糖果开始哄着她。

    「爹爹……疼……」喜儿的情绪就像小孩子一样,在甜甜的糖果面前已经忘了刚才的难受了。不过在稍微的嚼了几口以后,发现嘴巴开始发酸和发痛,不由得撒娇一样的把小头埋到了张文的怀里,可怜兮兮的说道。可爱的眼里满是委屈的神色,微微嘟起的小嘴让人分外的怜惜。

    「喜儿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张文像哄小孩子一样的抱着她摇了两下,脑子却一下就机灵的知道刚才是哪不对了。老妈去给喜儿洗澡,按说应该不会让她一个人回来,但刚才自己用姐姐的小嘴发泄时,喜儿却跑了进来,这只能说明妈妈刚才肯定也来了,只不过她装作没看见而已。

    就在张文思绪纷乱的时候,陈桂香信步的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平淡的让人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明亮的眼睛扫过了女儿和儿子身上后,藏匿起心里那一点点的荡漾,语气关心的问:「小文,晚上你想吃点什么?」「随便!」张文随口说道,不过从妈妈那看似十分平常?但却有点不自然的口气里,刚才她肯定已经把自己和姐姐的事看得一清二楚。想想自己在妈妈的注视下插着姐姐的小嘴,这样的刺激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张文心里顿时升起了一阵压抑但又刺激的快感。

    「大妹,你感觉怎么样?」陈桂香可不是那种傻傻愣愣的女人,打眼一看儿子先是有些迷茫,但马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底暗道不好,肯定是刚才自己在门口看儿子和女儿荒唐一幕被发现了。心里一阵慌乱以后,马上就转头朝坐在炕边有点不自在的女儿问道。

    「妈,我好多了。」

    张少琳眼里稍微的闪过了一丝难为情,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弟弟分泌物的味道。想想刚才连门都没关上就那么大胆的在这胡来,心里稍微的庆幸妈妈没看见,但也是有一些羞涩和害怕。

    「哦,你先躺着吧,别下炕来,一会儿妈给你烧点水擦一下。晚上我去买点补身的东西给你吃!」陈桂香说完后逃一样的跑了,脑子里浮现的全是刚才儿子的命根子在女儿的嘴里进进出出的场景。儿子脸上的满足和舒服,女儿嘴角那挂成连丝的唾液,没想到男女之间的这种乐事还会有这样羞人的方式,这让一向传统和保守的她脑子里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但也有一点好奇和心动!

    「好险啊……」张少琳见她一出去,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抽去骨头一样的松了一口气,一边拍着忐忑不安的胸口,一边瞪着还抱着喜儿的弟弟说:「都是你,大白天非要乱来,还好妈现在才进来,要是早一些的话,她不是什么都看到了吗?到时候咱们就惨了!」看着姐姐既是着急又是庆幸的嗔怪眼神,张文心里不禁偷偷的乐了起来。心想她什么都看在眼里了,这时候你着急有什么用啊!不过嘴上还是安慰说:「没事的,妈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吗?」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了顿,表情有点下流的说:「姐,你不觉得刚才那样很刺激吗?咱们以后多玩玩怎么样?」「刺你个头啊……」张少琳嗔怪着白了一眼后躺了下来,背过身去,一副就要睡觉的架势,还不忘朝张文说:「你一会儿去看看小妹去哪了,这丫头哭着跑出去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赶紧把她带回来,可千万不能让妈知道这事。」

    「知道了。」

    张文轻轻的点了点头,见姐姐团着被子朝里打算休息一下。这才温柔的拍了拍喜儿的小脑袋,嘱咐说:「喜儿,爹爹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在这乖乖待着知道吗?」「爹爹……」喜儿不舍的拉着张文的手,眼里可怜的神色就像要被人抛弃一样让人心疼。

    「乖,你可不许在这捂乱,姐姐要睡觉知道吗?」张文尽管看着心里有点发软,但还是摸了摸她的小脸后朝外走去。喜儿倒也是挺乖的,坐在原地一脸的不舍,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一脸的乖巧。

    走出院门,张文并没有去找妈妈。毕竟心里有些遐想若要在现实中付之行动还是比较困难的,要是自己想多了,真去大发色心,张文绝对相信老妈能把自己打死。

    在院门外,看着不熟悉的村路和满地的林草,真不知道该去哪找小妹啊。姐姐倒是大大剌剌的没什么所谓,但刚才那样的欺负妹妹,难免在她心里留下了什么阴影。这也是张文最担心的,尽管不认识路,但张文还是一边沿着村路间走着,一边喊着妹妹的名字。

    走了好一会儿后,在满是泥巴、杂草丛生的小路上似乎听到了微微的啜泣声。张文竖起耳朵一听,有点像是小丹的声音,但似乎又有些别的声音掺杂,寻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一看,张文脑子一时间都快炸开了,只见妹妹梨花带雨的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哭诉着,漂亮的眼里满是让人怜惜的泪水,那可怜的小模样加上泪流满面的委屈样,十分的让人心疼。

    张文稍微的一观察,那男的长得虎背熊腰特别的壮,布满肌肉线条的胳膊都有自己的大腿粗了。脸色和身上都是大小不一的疤痕,身材高大,长相也是鹰目剑眉,显得特别的凶狠。尽管心里没什么底,但张文还是气得脑子都快翻了,鼓起勇气一下冲了过去。在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打过去往他的后脑就是一下:「你他妈的是谁啊!赶紧放开我妹妹。」

    让人意外的是那中年男人只是脑袋稍微一晃后就转过脸来,似乎张文这狠狠的一拳对他没什么影响一样。他揉了揉脑袋,像野兽的目光在张文的身上扫了一圈后,语气有些发冷的问:「你就是小文?」张文被看得全身都发毛了,不过还是马上把错愕的妹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边安慰似的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强狠着说:「我就是,你他妈的谁啊?敢在这抱我妹妹!」「哥……」小丹猛地一回过神来,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张文一挥手将她的话给打断了。尽管面对着这样一个强壮的男人心里多少有些害怕,但脸上还是一副坚毅的表情说:「小丹别怕,哥在这,谁都欺负不了你。」

    尽管张文的语气很是坚定,但半蹲着的中年男人一站起身来,张文不由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家伙可不是那些一般瘦小的渔民,足有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浑身黑的像黑铁一样,结实又发亮,每一块隆起的线条似乎都蕴藏着能把野兽杀死的力量。中年男人表情冷冷的扫了张文一眼,见他虽然露出了怯色,但却没有半分的退缩,反而把小丹抱得更紧,眼里闪过了一丝欣赏的神色后,大笑起来:「哈哈,不愧有我老陈家的血统,个子小归小,是个男人。」

    他的笑声简直像在刮台风一样的特别大声,张文感觉脑子里稍微一疼,但还是疑惑的看着他。这时候在哥哥怀里脸色已经有些平缓的小丹突然一下就跳开了,跑到中年男人的面前一把拉着他的胳膊,撒娇又像是责怪一样的朝张文说:「哥,你想哪去了,这是咱小舅。」

    「小舅?」张文疑惑的说了一声后,还是不相信的看着眼前那简直就是金刚缩小版的壮实男人。脑子里怎么想都不觉得这样强悍的非人类身材,和妈妈那玲珑娇小的身躯能带上半点的血缘关系。

    「你小子啊,半点力气都没有,哪像个男人啊。」

    中年男人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后,突然一个箭步的走到了张文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的手简直就比那些什么强力钳更有杀伤力,张文只感觉手上像是被一把机器控制的铁钳夹住一样,这一下就像是直接忽略了肌肉的保护而捏到了骨头一样的难受。张文不由得难过的咧起了嘴,叫喊着骂道:「靠,你这死猩猩赶紧把我放开,你想杀人啊!」「这小身体。」

    大汉轻轻的笑了笑后才将张文放开,笑呵呵的说:「小文,你爹带你出去那么多年,怎么就把你养得那么瘦,是不是外边的生活不好啊!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和树枝叶差不多,掰断简直太轻松了。」

    「舅,谁和你一样都是牛啊。你也不看看我哥现在可是高中生了,都读书去了,谁和你一样整天就对着一帮畜生啊。」

    这时候的小丹哭红了小鼻子,转头一看张文手上那鲜红的手印倒是先心疼起来,一把握住哥哥的手后,不满的朝他吼道。

    「靠,奶奶的真疼啊,」

    张文一边晃着像是骨头都散了的右手,一边打量着眼前这只猩猩,妈的又高又壮的,背心短裤的简单穿扮,连小腿上都是一块块的肌肉,真他妈的是穷人家能养得出来的人吗?得多少营养才堆的上去。

    「哥,你别生气了,舅舅不是有意的。」

    小丹看着哥哥一脸的扭曲,顾不上还没哭完的泪水慌忙的劝解道。

    「我知道!」张文继续摇着手,一脸疼痛的说:「我就是没想到在这还能碰上这样的人,奶奶的真疼啊!」「废话嘛!」中年汉子呵呵的大乐了几声后,突然脸色一阴,朝小丹问道:「娃子,你刚才还没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奶奶的你赶紧说,舅舅把那家伙找个风水不好的地方给他埋了。妈的敢弄哭我家娃子,这是找死吧!老子成全他,也算做个美事。」

    张文看着他眼里透露的凶光和一脸的狠色,发自内心的感觉这绝对不是随便说着玩的,眼前这个自己得叫他舅舅的怪物绝对能干的出来这事。心里马上害怕起来,但仔细琢磨后又知道妹妹肯定没和他说自己和姐姐一起弄她小屁股的事,这才放下心来,一脸责怪的问:「你干什么啊,把我手弄得那么疼!我他妈的就写字的,又不是什么打架的,弄坏了我的手,写不出字的话有个屁用啊。」

    小丹还一脸心疼的揉着哥哥手上的瘀青,一边揉着一边用有些红肿的大眼睛瞪着中年大汉,用清脆的童音威胁着说:「舅舅,你下手还真不知道省力啊,都青成这样了,一会儿让妈看到的话看她不打死你。」

    「无心、无心的。」

    中年汉子尴尬的笑了笑后,眼里闪过一丝害怕的神色。马上凑上前来拍着张文的肩膀,用商量的口吻说:「小文,舅刚才也是无心的,咱们都是男人的不能那么娇弱是吧。不过你的身板子也太弱了吧,我都没怎么使劲,你就受不了了!」「我哥是读书人,你以为是干苦力的啊!」小丹这下已经彻底的忘了刚才被姐弟俩一起调戏的不满,站到了张文这一边来,没好气的白着舅舅说道。

    「算了。」

    张文笑着拍了拍还气乎乎的小丹后背,自然的拉起她的小手后,有些疑惑的朝眼前这个自己不太熟悉的舅舅问:「舅,你去哪啊?」一声舅叫得他似乎有些别扭,冷不防的见着这个多少年没看到过的小外甥确实有点不太习惯。不过还是应声说:「我要去一趟集市卖东西,赶船时就碰见小丹在这哭。有没有什么要捎回来的,我带着一起回来?」「集市?」张文还是第一次听说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有这玩意,顿时疑惑的看向妹妹。

    小丹马上解释起来:「哥,集市不在咱们这,得坐宝爷爷的船出去外边,有时候一个月就去一两回。村里人卖东西除了海货,别的都得去那才卖得出去,舅是抓蛇的,所以也得去那才能卖掉。今天刚好宝爷爷的船要出去,所以村里不少人都收拾东西一起出去换点别的东西。」

    「是啊,呵呵!不就在那吗?」说到抓蛇,中年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靠着这门手艺,他的日子在这一带也算是小康了,时不时的还能打上几斤烧酒回去喝一喝,还能有点钱接济一下两个生活都不太富裕的姐姐。

    张文顺着他的手指一看,这才看到前边的路上有几个麻袋堆放在一起。仔细一看,里边都是一条条的蛇相互挤压着,长长的蛇身不规则的蠕动来缠绕去的,有的吐着信子,有的睁着冷冷的眼睛,光是这一看就让人毛骨悚然,全身的鸡皮疙瘩像是不要钱一样的跳了起来,越看越不自在。

    「好了,舅得赶时间去出船了!小文你们先回去吧,现在是潮热的时候,蛇多,没事别往草丛里跑知道吗?」中年男人哈哈的一笑后,收回遍布咬痕的手就转身,一把将麻袋提起便朝海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悠闲的哼着小曲。

    看着他黑塔一样的背影和手上那一袋袋蠕动的蛇,张文只感觉脑皮都开始发麻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像是自己有生命一样地剧烈跳动着,赶紧拉起妹妹的手,一边朝家里走去一边问:「小丹,这舅什么来头啊,长得和猩猩一样,也没听你们和我说起过。」

    「人家忘了嘛!」小丹紧紧的拉着哥哥的手,一边走一边诉说起来。原来这个舅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名字叫陈强,小的时候就随他们村里的一个手艺人学抓蛇这门活,家里的环境靠着他这门手艺一直都算不错。后来外公临死前也给他娶了个媳妇,并生了个闺女。说到这的时候,张文见妹妹一脸扭捏的样子,似乎不好意思说接下来的话,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张文马上有些着急的追问:「小丹你倒是快说啊,没事在这吊我的胃口干什么。」

    小丹脸上满是羞涩的潮红,难为情的说:「后来都说舅是个不是男人的男人。」

    「什么不是男人的……男人?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张文有些不解的问道。

    小丹眼光扫过了哥哥的下身,又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这才凑近张文的耳边一副神秘的口气说:「后来我听小姨那边的人说,有一次舅晚上喝得迷糊的时候抓了一条过山峰,喝多了结果不小心被蛇咬了。但那个专门治这种毒的草药刚好没了,你猜他怎么做的。」

    过山峰?张文只是在电视上看就知道那是特别毒的一种蛇,如果没有血清的话,那八成就是一个「死」字,不过民间有治疗蛇毒的土方子也不算奇怪。只不过被咬了以后刚好没有药的话,那现在怎么还能活着。张文脑子里想起那蛇一张大嘴后吐出的血红信子,感觉全身开始发毛,但还是好奇的继续问:「没有药那后来怎么办呢?」「你知道咬哪了吗?」小丹神秘的一笑后,眼光有些暧昧的闪过了哥哥的命根子。

    「不会是这吧?」张文顺着妹妹的眼光,马上猜到了受袭的是关键部位。顿时就吓呆了,脑子里浮现出一条毒蛇咬住小弟弟的场景。这……这太他妈凄凉痛苦了吧!还不如直接挨一发子弹利落一点。

    「就是咬到那了,当时小舅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小丹说话的时候眼里突然有了一种害怕的神色,比划着手做了一个砍下去的动作说:「后来小舅更狠,知道等蛇毒一走过血里肯定没命,一刀把自己那给切了,疼得晕过去以后,在家发烧了半个月才保住了一条命。后来大家都说他下得了手是真男人,但没那玩意又不是男人了。」

    小丹说完,羞红着脸不自觉的盯着哥哥的下身看。

    切了?顺着妹妹的手一起比划了个切的动作后,张文想想挥刀自宫这词和一条掉下来血淋淋的命根子,感觉自己都有些发疼了,太阳穴一阵的发鼓。奶奶的这是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切完了还那么有男人味,人才啊!张文心里瞬间就把这个假舅舅上升到了个神仙一样的高度,不过心里又好奇那舅舅以后该怎么撒尿啊。

    「哥,你可不能和别人说是我告诉你的。」

    小丹见哥哥一副蛋疼、鸡鸡疼的发愣,偷偷的一笑后拉着张文的手,一脸可爱的撒娇起来。

    「不会,不会!」这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张文把妹妹的手放开后有些无神的走着。脑子里满是那自切的场景,无论怎么去想像都没办法想到那该是怎么样的决心才能把那东西切了,让这太平的年头多了一个复古的太监,太吓人了。估计上床的时候一说这话题,马上就吓得阳痿了。

    「小文,你们回来了。天都快黑了,别老在外边跑,蚊虫多知道吗?」院子里,陈桂香正蹲在井边掏米,见儿子进来后一副失神的样子,马上关心的问:「小文,你怎么了?」「嗯,啊。妈,什么事?」张文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尽量不让脑子里去想那蛋疼的场景。实在是太吓人了!

    「你魂飞哪去了,妈是说天黑了虫子多,让你别在外边走。」

    小丹窃笑着白了一眼后,挽起袖子,帮妈妈把晾晒的鱿鱼清扫去上边的灰尘。

    「嗯,知道了。」

    张文应了一声,正想往屋里走的时候,陈桂香在后边喊了起来:「小文,趁现在天还没凉,你先去洗了吧!」「好……」张文迷糊的应了一声后走进了屋里,一看炕上的姐姐和喜儿都睡得特别的香。姐姐像小孩子一样顽皮的把被子踢得很乱,衣服也因为香甜的美梦变得皱乱得很,领口那露出酥乳的一角,白花花的酥胸半露,特别的诱惑人,喜儿大字形的躺着,似乎从那宽敞的短裤口可以看见她里边没穿内裤的幼嫩小肉缝,半隐半现的十分迷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