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六章 妹妹的要求

    发布时间:2021-04-11 00:00:28   


    尽管眼前的香艳场景和大小两个睡美人绝对能让男人马上冲动起来,但张文这时候脑子里都是舅舅挥刀自宫这事,也就没办法冲动起来了。拿起换洗的短裤、内裤和洗发水就朝草棚子走去,一边打着冰凉的井水浇在身上,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事,一边用洗发水洗着微微有点发咸的头发。张文不由得想夏天可以这样洗,但一到了冬天那可怎么办啊!又没有热水器,难道一过冬就不洗了?

    张文洗得有些愣神的时候,小丹突然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悄悄的趴在了木门上边。眼睛盯着哥哥白净但却不失男人味的身材,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笑呵呵的说:「哥,还没洗好呢。人家也要洗了,一身脏难受死了。」

    「去,着什么急啊!等一会儿再洗不行呀。」

    张文慌忙拿起瓢子挡住了命根子后,见妹妹一副若有深意的眼色扫在自己身上,嘴角还带着调戏的坏笑,马上就挥手说:「你待这干什么啊,还不赶紧去帮妈做晚饭去。」

    「嘻嘻,不用!晚上吃炖菜,现在东西都下锅了,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小丹说着,突然坏坏的一笑,小手拿着自己的小内裤扬了几下,一脸天真的说:「人家和你一起洗好不好?刚才弄那些鱿鱼干现在一身都是臭的!」

    「不行,一会儿妈看到了,咱俩都得死。」

    张文马上就摇起丫头。开玩笑!刚把姐姐给开了苞,这会儿再和小妹鸳鸯戏水,被老妈知道的话,自己还有活命的机率吗?不过一看妹妹的小内裤,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酸,连那种普通小孩子的内裤都不算,只是大人的旧衣服剪出来的,妹妹现在正是女孩子最爱美的时候,连贴身的内衣都是这样,可想而知,她心里应该有过一些委屈和对漂亮衣服的渴望。

    「切……」小丹鄙视的白了一眼后,蔑视着说:「难道你就靠婆娘啊,姐姐在的时候你色胆那么大,连人家屁股都敢乱摸,现在我一个人送上门来,连和我洗个澡都不敢,我看不起你。」

    「随便你,我可不吃这一套。」

    张文得意的笑了笑后说:「你就乖乖等吧,激将法对我可没用。」

    「那这招可有用了吧!」小丹狡猾的一笑,突然把张文披在棚子上换洗的衣服一把抢到了怀里。一边往屋里跑着一边回头做着鬼脸,一脸得意的说:「你就在里边待着吧,不然就光屁股出来。」

    说完,还发出了咯咯的窃笑。

    张文没想到她会来这招,顿时就傻了眼!现在一件衣服都没得穿自己怎么出去啊,难不成用瓢子挡着进屋去?这破天气一到晚上就变得特别凉,待在这的话感冒都是小事,要他妈的把命根子冻坏了那怎么办!想到这,不由得又想起了舅舅挥刀自宫的事,又一阵的蛋疼。

    看着妹妹娇小玲珑的背影一路跑一路笑的拐过了墙角,手上还拿着自己的裤子,像在炫耀战利品一样。张文站在草棚里一时间愣住了,这没半点衣服可以穿的自己该怎么办啊!左右想了一下,似乎是没什么办法,无奈之下只能随便了,继续蹲下来用井水洗着身上微微发咸的味道,一会儿要是妈妈看不到自己跑来找的话,那不是什么都曝光了。

    想着想着,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妈妈在黑暗里用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命根子后上下套弄的刺激感。那爽到整个人像要升天一样的华丽一射,张文甚至觉得那滋味比起在姐姐的小花穴里销魂的蠕动和紧缩,第一次品尝男欢女爱更加的爽快,更加的销魂。想到这,张文不禁停下了动作,低头一看,只是幻想一下陈桂香娇美诱人的身躯和绝美的妩媚容颜,竟然已经硬得一柱擎天了。

    张文正沉浸在罪恶的幻想里时,突然陈桂香走了过来,站在草棚外边有些不耐烦的说:「小文,你怎么还没洗完啊,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一个男孩子洗得和女人一样慢。」

    「马上,马上就好了。」

    张文没想到妈妈会在这时候过来,慌忙的蹲下身。找不到什么遮羞物,只能和刚才一样的拿瓢子遮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

    再抬眼一看,妈妈的脸上明显有点疲劳,额头上还分泌着一层透亮的汗珠,看起来特别的劳累。衣服上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鱼的鳞片和污秽的东西,手上拿着换洗的衣服站在木门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张文心里一默算,自己差不多洗了有将近一个小时了,但衣服被妹妹拿走了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奈的喊说:「妈,我忘了拿衣服来换,现在出不去了。」

    陈桂香这才看见草棚上没挂衣服,眼角一扫儿子满脸的难为情和尴尬,半蹲着身体,简直就像是一个被人偷看的小媳妇一样,不由得扑哧一笑后朝着张文调笑说:「你有什么好怕的,拿个东西把那玩意一挡不就行了,家里又没有外人在,几步就能跑回屋。你就赶紧出来吧!妈现在一身的脏东西有点难受。」

    「这个……」拿瓢子挡住命根子跑出去,张文怎么想这形象都像是一个偷情时被抓奸在床的奸夫所干的事。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

    「还扭捏啥啊……」陈桂香见儿子色胆大到能把女儿都睡了,这会见到自己却一副童子鸡的扭捏模样,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来,说:「没事的,你浑身上下妈哪没看过,这会有什么可害臊的。赶紧出来吧,你这样不穿衣服站这,一会儿刮风就感冒了。」

    「好吧!」没办法,张文只能咬了咬牙,粗略的擦干了身子后拿起瓢子一挡,一把将木门推开,连看都不敢看妈妈那一脸窃笑和带有异样嘲笑的目光,光着屁股一溜烟的朝屋里跑去。

    奶奶的,以前你看的可不是我的。

    「哟,小文你小心点,别把屁股给摔着了。」

    在后边的陈桂香,看着儿子一走一晃的两片白净的屁股肉,哈哈的乐了几声,不忘继续调笑起来。

    张文从没感觉自己能跑得这样快,大概是身上负担少的关系吧。一阵风一样的跑进了屋里后,见喜儿还在睡,姐姐和妹妹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谈着什么,迅速的把瓢子一丢,跳上炕,一把将小丹笑得花枝招展的小身子压了上去,恶狠狠地说:「你个臭丫头,居然敢偷我的衣服,害得你哥我光着屁股乱跑。」

    「是吗?那这是怎么回事?」在旁边的张少琳禁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刚才她们谈的就是想看张文光屁股跑出来的好戏。但这会一看,弟弟的命根子居然是硬立着,不由得心生疑惑,伸出小手一把抓了上去,阴阳怪气的问道。

    「谁知道啊!」张文没去解释什么,总不能说是想起妈妈给自己打飞机的事,情不自禁硬的吧!

    「赶紧把裤子穿上吧,真难看。」

    小丹丝毫都不害怕张文,微笑着伸手把旁边的裤子拿过来递给了张文,眼光却是充满好奇的盯着哥哥的命根子看。这可是小萝莉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见男人身上不同的部位,看着这长长的小棍子和顶端那颗大大的、圆乎乎的小头,心里不由得想:这么长的东西是怎么进姐姐那尿尿的地方去的?肯定很疼!

    张文一边把内裤穿上,一边不忘回头朝她恶狠狠的说:「你这个臭丫头,害得我光屁股出来,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哟,还收拾我啊?这次也是收拾人家的屁股吗?」小丹在旁边一脸坏笑的说着,突然一个闪身,钻进了姐姐的被窝,满脸可怜的说:「姐,姐夫又要吃人家的豆腐了,你就不管管吗?」「臭丫头,我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张少琳脸色一红,被妹妹这么一叫,心里也是有些发甜。不过马上回过神来,伸手在妹妹作怪的小嘴上逗弄似的掐了一下。

    张文见短裤穿着麻烦,现在刚洗完又有点出汗,索性就穿着一条内裤后坐在了炕桌旁边,点了根烟,这才耿耿于怀的说:「臭丫头,现在我刚洗完不想和你闹,等晚上我再收拾你。」

    「怕你啊,晚上我和妈一起睡,有种你就来啊!」小丹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的从姐姐的被窝里钻了出来。看着睡在旁边成大字形的喜儿,灵光一闪,趴到了她的旁边,将喜儿的小裤子抓住后朝张文坏笑着说:「哥,要是你不打我的话,我把她裤子脱了给你看怎么样?」「切,我又不是没看过。」

    张文不屑的说道,不过看着妹妹的小手慢慢的钻进了喜儿的裤子里,不由得有些色心大动的盯着那迷人的小地方看,心里不禁浮现出了一个诱惑人的词:两个小萝莉玩百合?

    「哦,那就算了。」

    小丹心里偷偷的一笑,见哥哥的眼里满是期待和色意。突然脸色一正,将手从喜儿的裤子里抽了出来,一脸得意的看着张文。

    「好了小文,你也别生气了,都是自己家人有什么关系,小妹也是和你闹着玩的。」

    张少琳见弟弟眼睛都直了,不由得嗔怪的拍了拍张文的脑袋后说:「一脑子都是坏事!」「没有、没有。」

    张文尴尬的笑了两声后,感觉整个人有些发困。见姐姐娇俏的脸上满是柔情和娇嗲的看着自己,那双如水如星的大眼睛让人感觉充满了甜蜜。忍不住一个闪身迅速的钻进了她的被窝里,一手环着她的小腰,整个人贴了上去,零距离的感受着姐姐的体温和滑嫩的皮肤。

    「小文,你要死啦……」张少琳禁不住娇滴滴的嗔怪了一声,眼里满是水雾的看着张文说道。

    「要,不过最好的死法是欲仙欲死。」

    张文色色的一笑后把腰挺了挺,将自己的命根子顶在了姐姐充满温香的美臀中间。她就穿着一条小内裤,美腿上那热热又滑腻的感觉让张文舒服得差点就想把她裤子脱了再来一次。

    「啊……」张少琳被顶了一下后,禁不住轻吟了一声,见妹妹投来调笑的眼色,不由得发嗲说:「小文,你赶紧出去吧,姐这被窝小,两人待着冷。」

    「不出去,我就在这了。嘿嘿!你怎么说都没用了。」

    张文说完,耍赖一样的双手慢慢的将姐姐本已经皱乱的衣服轻轻的一撩,双手摸上了她结实但却充满弹性和温热体香的小腹,轻轻的抚摸着,下身也贴得更近,感受着姐姐迷人的体温。

    「哥,你把姐的衣服都脱了。嘿嘿,我在这看戏刚好。」

    小丹趴在旁边看着哥哥和姐姐两人都一脸发春的样子,一副想看好戏的样子。

    「死一边去,小孩子家的看什么看。」

    张少琳白了张文一眼后,又朝妹妹嗔怪道。

    张文现在抱着姐姐娇嫩温香的身子,色胆马上就大了起来。不管妹妹在旁边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直接将手慢慢的钻进姐姐的衣服里,握住了她饱满丰润的美乳细细的揉搓起来,嘴里还不忘调侃说:「你想看啊,没得看!嘿嘿,这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我自己玩、自己看,就是没你的分。」

    「小文,你发什么疯啊,把我当什么了。」

    张少琳只感觉胸口传来一阵麻麻的舒服感,反应过来的时候,弟弟的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小樱桃作怪起来,轻轻的一按,整个身子就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没发疯啊,呵呵!我这就证明我很正常了。」

    张文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她美乳的柔软,那又软又有弹性的双重手感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啊。

    虽然有衣服挡着,但小丹还是可以清晰的看见哥哥的手正在戏玩着姐姐饱满的酥胸,不由得心里一动,就想去揭开被窝捉弄他们一下。

    谁知她还没动的时候,张少琳猛地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小手一下就掐到了弟弟的腿根上边,凶狠的说:「死小文,我让你在这捉弄我。」

    「没……疼,姐你先放手啊。」

    张文那脆弱的腿边肉被姐姐掐得硬生生的发疼,不由得满脸痛苦的直咧嘴。姐姐这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像在报杀夫之仇一样的用力。

    「哼,让你在这瞎来。」

    张少琳见弟弟疼得有些夸张的模样,心里也是一软后把手放开,趁势将张文推出了被窝,嗔怪着说:「有空在这瞎闹的话,还不如去帮妈看一看东西都煮好了没有,一天到晚就知道玩。」

    张文低头一看,姐姐这下手可真不是什么闹着玩的。腿上都有一块瘀青了,不由得有些发疼的一边揉着发青的腿根,一边可怜兮兮的说:「姐,就是块猪肉,你也不用下这么狠的手吧!我这细皮嫩肉的,凄凉啊。」

    张少琳微微有些心疼,刚想说话的时候,一挪屁股碰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小喜儿,小萝莉有些不情愿的转了个身后,揉了揉有些发肿的眼睛看着张文,语气委屈的喊了声:「爹爹……饿……」可爱的眼睛还没睁开,就先想到了吃。

    「真是猪啊,一睡醒就想吃。」

    小丹在旁边没好气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喜儿有时候顺眼,有时候却觉得她很可恶,傻傻呆呆的,却分享了自己本来应该得到的疼爱。

    张文呵呵一笑,也不管妹妹近似于吃醋的语气。上前将喜儿还有些迷糊的小脑袋摸了几下后,见她似乎又开始发困,马上温柔的说:「喜儿乖,再躺一会儿吧,等会爹爹给你拿好吃的。」

    「难受……」喜儿有点发傻的坐了起来,摸了摸脖子,发现身上都是黏稠的汗珠,感觉特别的难受。

    「一会儿洗澡就好了。」

    张文笑呵呵的掐了掐她像猫一样可爱的脸蛋,朝妹妹说:「小丹你别吃醋了,一会儿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切,你以为我和她一样是傻子啊。骗小孩的话别找我!」小丹尽管眼前一亮,但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别过头去。

    「好好,都是我错了还不行吗?呵呵!」张文也没介意,微微的笑了一下后开始翻着自己的包里,找出了一本当初来这时在车上买的杂志,丢到了桌上。张文从小在城里生活,爸爸是一个打工的外来者,似乎天生就低人一等,自己虽然成绩好,但每天都是一个人寂寞的待着,没办法融入繁华的都市,几乎没什么可以一起玩的朋友。这样的生活过了十多年了,现在的张文觉得这种有人一起玩闹的感觉真好。更何况一个是疼爱自己又妖娆万千的姐姐,另外两个都是粉雕玉琢、可爱到极点的小萝莉,美色包围的热闹谁不乐意享受啊!

    「什么东西啊?」小丹到底还是个小孩子,马上就被封面上那精美的图片吸引了。尽管脸上还是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但眼睛已经忍不住好奇的瞟了过来,轻轻的开始往姐姐那边挪去。

    「姐,你先看着。一会儿有看不懂的地方你再问我。」

    张文笑着把杂志递给了旁边一脸渴望的姐姐。

    张少琳像是珍惜什么宝物一样的把杂志接过手,爱不释手的翻了几页。稍微能看懂一些,但眼前这本书可比这里那些破旧而且还稀缺的教科书更加的珍贵,眼里闪过了一丝高兴的神色后朝张文说:「小文,我认识的字也不多。晚上你教我好吗?」说完,漂亮的眼里满是期待的神色看着张文。

    「好!」张文笑笑的应了一声,手不自觉的按在了喜儿的肩膀上,喜儿马上就腻到张文的怀里,像小花猫一样的蜷缩着。

    而小丹这时候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心,忘了吃喜儿的醋,也忘了生张文的气,爬到了姐姐的旁边,姐妹俩一起津津有味的看着书。不过小丹却是大字都不认识一个,尽管她看得认真,但一想到妹妹根本不认识字还一副看懂的模样,张文觉得挺好笑的。屋里一时间变安静,姐妹俩依靠在一起看书,张文把还迷迷糊糊的喜儿搂在怀里,轻抚着她有些发黏的秀发和身上似乎有着淡淡香味的汗水。

    这时候陈桂香走了进来,刚到门口的时候就觉得屋里安静得有些怪异,儿子和小女儿凑在一块时不是斗嘴就是戏耍,这会怎么没半点动静。刚进门一看见这场景,心里有些不解,不过一看儿子又和喜儿靠在了一起,喜儿身上还都是汗湿的一片,不由得关爱的责怪说:「小文,你洗完了别和喜儿靠在一起,她身上现在都是汗,别弄了你一身,那就白洗了。」

    「没事的妈!」张文回头一看,妈妈正朝自己走来,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一些。刚出浴的美妇一头秀气黑亮的长发湿漉漉的随意披在了肩上,上身一件朴素的白底蓝花小背心无法掩盖她那浑圆高挺的酥胸,下身仅穿着一条应该是用旧衣服改过,有些不太协调的红色短裤。有一些地方似乎还没擦干,那湿贴在身上呈半透明的衣服下的皮肤更是诱惑无比。一双暴露在空气中,如玉似雪的美腿修长而又白皙,似乎还能清楚的看见里边的血管。这一诱惑人的景象,让人恨不能上前将它们抱在怀里肆意的亲吻。

    娇媚的容颜,还有刚沐浴过后处处透露着清爽洁净的雪白皮肤,无一不在打击着张文的心脏。尤其是妈妈身上还没干去的水珠,让张文产生了想用嘴巴将它们亲吻干净的冲动,张文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这样一个绝色的美艳尤物在这种乡村地方出现,不得不说真是穷山沟里出凤凰。如果现在她穿的不是朴素又不搭配的旧衣服,而是那种真丝薄软的睡裙,那绝对是一个能让所有的男人都为她疯狂的妖艳贵妇。

    「大妹,你怎么现在还陪这些小孩子闹上了。」

    陈桂香看着女儿那杂乱不堪的衣服和一头微微散乱的头发,马上有些关心的嗔怪说:「你也不知道你是刚刚破身的,这两天和坐月子一样的重要知道吗?不能陪他们一起疯!」「知道了妈。」

    张少琳在她面前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马上将手上的书放下,不好意思的低头认错。

    「小丹,你去帮喜儿洗个澡吧,洗完就可以吃饭了!我帮你姐擦一擦。」

    陈桂香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说道。

    「哦。」

    尽管心里还是不太乐意,但妈妈开口了,小丹不敢说个不字。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后,恋恋不舍的看着那精美的杂志,慢吞吞的翻起柜子拿完衣服,就拉着喜儿走了出去。

    「小文,你待这干什么,还想在这看女人洗澡啊。赶紧出去!」陈桂香一边拿着那个已经掉了不少漆的大铁盆子,一边朝还赖在炕上和姐姐眉来眼去的张文说道。

    「妈,我在这应该没关系吧!」张文悻悻的说道。心里确实特别的想,尤其是想像一下妈妈就要帮姐姐清洗那被自己宠爱过的蜜处时,心里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什么有没有关系,女人洗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没看过你姐那,赶紧给我出去。」

    陈桂香严厉的说着。把热水倒进了盆里,里边还随手洒上了几片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叶子,已经枯萎了看起来特别的黑,却有一点类似于柠檬一样强烈的味道。

    「好!那我去厨房看看了。」

    张文无奈地应了一声后,恋恋不舍的看着已经把被子拉开,露出玲珑曲线的姐姐说:「姐,你小心点,一会儿可别感冒了。」

    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双修长的美腿和仅穿一个小内裤的娇翘香臀。

    「真啰嗦,你妈我伺候女人坐月子都没问题。去去去!」陈桂香有些不乐意的把满脸色意的儿子推出门后,马上砰的一声把那结实厚重的老木门关上了。

    张文虽然是满想看的,但妈妈态度这么坚决也就不好去强求了。走到院子里,点了根烟后蹲在井边吸了起来。地上杀鱼的那些血水还没冲刷干净,掉落的一小点鱼内脏已经吸引了不少的苍蝇,空气里那刺鼻的腥臭味久久不散,张文闻到这难闻的味道后不禁皱了皱眉,又站起身吊儿郎当的朝厨房走去。

    刚走到拐角的时候,听见了草棚那传来哗哗的水落地的声音。心念一动,知道是妹妹带着喜儿在洗澡,想着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一起光着屁股戏水的场景,心里不由得有些发痒,磨蹭了几下后咬了咬牙,心想:你看过我洗澡,我这当哥的看一回也没什么关系吧,一边浮想连连,一边迈动有些轻飘的脚步朝那走去。

    还没走进去,已经看见木门底下有双小脚大大的叉开着,张文不由得猜想是不是哪个小萝莉开始洗那最关键的部位了。一边走一边不由得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靠到了棚边后,怕她们发现,只能悄悄的趴到了草棚的旁边。一听,里边传出了妹妹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死喜儿,没听见我让你把腿岔开啊?你就岔这么点我看不着啊!又不是要剁了你的脚,有什么害怕的。」

    张文头一下就大了,妹妹要把喜儿的腿分开?难道她是想玩女同?发誓脑子里绝对没任何不好想法的张文马上垫高了脚,从顶上探出了脑袋偷看里边的情景,这一看鼻血差点都狂喷出来了。

    只见喜儿一脸无辜和委屈的一脚站地,另一脚跨在了高高的木桶上边,大大的岔开着自己的脚,左手扶着木墙勉强的支撑着身体的平衡,那中间无毛的小肉缝尽情的裸露着,上边的小花瓣泛着晶莹的水光,粉红色的鲜嫩美肉让人特别想用嘴去品尝一下。而小丹则是蹲着身子,小屁股都快着地了,在喜儿的下边好奇的看着女孩子最隐密的地带,小小胸脯和上边那一点可爱的肉色樱桃也是一览无遗。

    靠,两个一丝不挂的小萝莉难道具要玩女同?太、太刺激了。张文看得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嗯……毛比我少,不过肉似乎多了一点。」

    小丹还没察觉到哥哥就在她的头顶上看得已经是目瞪口呆了,还一边用手轻轻的拨弄喜儿的小花瓣,一边满脸认真的说道。拨了几下后开始用手指在那来回的刷着,似乎越玩越有趣一样,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小孩子得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那样。

    「……痒……」喜儿被这一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舒服的表情。腿一软,差点就站不稳掉下去了,不过还是扶着木墙不敢乱动,无辜的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小丹在她下身乱动的小手。

    「我也知道痒,你别乱动了。」

    小丹感觉喜儿已经渗透出一些温热黏稠的露水来,更有兴趣的用手在那乱刮乱蹭,还坏笑着抬起头问:「喜儿,我哥摸没摸过你这里啊?」「爹爹……摸过……」喜儿点了点头后说道,小小的嘴里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不过似乎对于下午张文对她粗鲁的口爆仍心有余悸一样,可爱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哼,就知道那色狼哥哥肯定摸过,我说他也不可能那么老实。」

    小丹冷哼了一声后,似乎是报复一样突然把一小节手指塞进了喜儿那紧得不像话的小花穴里。

    「……啊……疼……疼……」由于小花穴没有充分的滋润,喜儿马上疼得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把腿夹紧,但却迎来了小丹凶狠的目光。马上害怕得不敢动弹,不过微微打颤的腿似乎没办法再站稳了。

    靠,别把处女膜给弄破了,张文担心的想着。但看着妹妹的小手指在喜儿的下身作怪,却又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死色狼,臭哥哥,竟然摸我屁股,让你疼这小傻子!」小丹好奇的继续用手指枢弄着喜儿的小花穴,嘴里却是骂骂咧咧起来。不过她的手指甲好像有点长,把喜儿敏感的小地方弄得特别疼。

    「疼……」喜儿抽着鼻子,害怕得很。小脸上尽是求饶的表情。

    小丹一看她就要哭了,马上把手指抽了回来。看着那半截带满了黏稠露水的手指后,脸上狡猾的一笑。把手指伸到了喜儿的嘴边,命令说:「给我舔干净了……」喜儿慌忙夹紧了腿,一脸害怕的站着,看着眼前的手指似乎有点明白什么,但又不知所措的没半点动作。

    「怎么,还用我把你的嘴掰开吗?」小丹脸色一冷后威胁道。

    喜儿没办法,只能苦着脸抓住小丹的手指,脑子里不知道想的是不是张少琳那生涩的口技,居然有模有样的开始用舌头舔起了小丹的手指来。小丹只感觉手上一痒,喜儿温热的口腔特别的舒服。一边享受着一边得意的说:「呵呵,别看哥哥那么疼你,你要不听话的话,以后我还弄你知道吗?下次可没这么好了。」

    喜儿一边舔着一边委屈的点了点头,将小丹的手指整个含进了嘴里,细细的吸里起来。

    张文没想到会看到这样香艳邪恶的一幕,脑子里的蝌蚪使劲的翻腾着没办法安定下来,下边的命根子自然也是硬得像铁一样。趴在棚上看着两个小萝莉精致漂亮、娇小玲珑的身子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了,现在竟然看到妹妹邪恶的在调教喜儿。这两个小萝莉光着屁股站在一起本身就已经让人发疯了,再加上现在妹妹居然让喜儿给她舔手指,这实在太不像话了。张文有种想上去将她的手指拔出来,再把自己硬硬的命根子插进喜儿的小嘴里边的冲动。

    「乖……」小丹感觉手指在喜儿的嘴里一舔一热的,不知道她是从哪学的,居然用舌头来回的舔着,弄得自己隐隐有点发痒,马上就抽了回来,拿起瓢子继续洗了起来。可怜的喜儿站在原地一脸的委屈,小丹也不好好帮她洗,只是心情好的时候偶尔拿起一瓢冷水就朝她浇过去而已。

    张文看着她受欺负虽然心里有点难受,但可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伸张正义,趁她们没发现的时候就赶紧溜边偷偷的跑了。挺着个鸡巴走路还真麻烦,小心翼翼的溜到了厨房边后,张文这才发觉手上的烟已经烧得只剩烟头了,刚才自己看得估计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那邪恶的一幕实在太勾引人了!

    重新点了根烟后,张文心里不由得想:妈妈是一个充满诱惑的艳丽少妇,姐姐又像是个妖精一样特别勾引人,妹妹古灵精怪的,说话露骨,丝毫不会隐晦一些,喜儿那样的漂亮,又对自己百依百顺,几乎不会拒绝自己的任何要求。四个不同风味的大小美女,不管是玲珑的身材或是漂亮的小脸在脑海里开始交织起来。

    张文想想进了这个家门开始,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和吃饭,命根子起码硬上十个小时,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在这环境下生活,能活个十年大概差不多已经是精尽人」了。忙着当色狼,还得忙着意淫,心里老有罪恶的快感,还他妈老想着人性和道德。这生活过的啊!真是香艳中爽快,无耻中的凄凉!

    尽量让自己的色心平息下来以后,张文这才把烟头一踩朝屋里走去。从刚才的脚步声判断,妹妹应该已经洗好回屋了,果然一进门就看见四个大小美女正坐在一起。姐姐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脸上还有一丝刚刚洗过的清爽,玲珑的曲线,娇媚的面容分外的动人,妹妹则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说笑着,旁边的喜儿似乎也忘了刚才被欺负的事,傻笑着在旁边玩着几块破木头。

    坐在她旁边的妈妈陈桂香湿漉漉的头发已经微微的干了,一头柔顺而又飘逸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香嫩的肩膀上,比起那些明星模特儿来丝毫不逊色,反而多了一种淳朴浓郁的美。虽然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但不知道是不是这的环境的关系,她的身材几乎没半点的走样,看起来顶多就三十出头。和姐姐坐在一起,说是姐妹一点都不过分。

    陈桂香和女儿说笑着,见儿子进来马上说了声:「小文饿了吧,你们先坐着吧!妈去看看菜好了没。」

    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妈,我去帮你!」小丹撇下了在炕上一脸傻笑的喜儿,乖巧的跟了上去。

    张文慢慢的坐到了桌边,看着姐姐娇羞的样子,心里一动,轻轻的将她的发丝拿到了手里闻了一下,由衷的赞叹说:「姐,你的头发真香啊,」

    「去去,没个正经的。除了这个你就不能说说别的词。」

    张少琳被夸也是心里一喜,看着弟弟那迷恋的模样就特别的高兴。但还是轻声的嗔怪着,说是责怪,不如说是撒娇。

    「呵呵,当然就得说这个了。」

    张文色色的一笑,慢慢的凑近了她的耳边,一边在那小巧精致的耳垂上吐着热气,一边轻声说:「尤其是姐姐腿中间的那些水,吃起来特别的香甜。我现在都快想死了,还想再好好的品尝一下。」

    「去死,你也敢来调戏我。」

    张少琳被弟弟粗热的呼吸弄得心里稍微的颤了一下,脸上微微一红,想起弟弟趴在自己身下将自己的腿大大分开后,用嘴去亲吻那个地方时的酥麻感觉,忍不住也是有点躁动起来。不过还是一脸撒娇的拍了张文的脑袋一下。

    「爹爹……我想喝……」喜儿总是能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跑出来,慢慢的挪到了张文的面前,闪闪的大眼睛满是渴望的看着张文,语气傻傻的说道。

    「喝什么?」张文听她这样一说,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小萝莉不会也是要喝姐姐那欢愉的露水吧!不过随后一想也不可能,她应该是想喝可乐了吧!

    「那个……罐罐……」喜儿虽然傻,但多少还是有一些表达能力,一边说着,一边比了一个开易拉罐的动作,还忍不住舔了舔小嘴唇,一副馋坏了的样子。

    「是可乐啊,你等等我去拿。」

    张文点了点头后站起身。

    张少琳马上拉着弟弟的手一脸微笑的说:「小文,我也要,你也帮我拿好不好?」「好,一会儿我用嘴巴喂你!」张文色色的一笑后,在姐姐娇嗲的嗔怪声中大笑着跑到了草棚,把早就冻在井里的啤酒和可乐拉了上来,捧在盆里刚想往外走的时候,眼睛扫到了木桶里有几件已经泡在水里的小衣服,看着在最上边的那件黑色小内裤,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马上就挪不动脚步。

    将盆子放在了一边,轻手轻脚的将它拿了上来。一看样式和款子不像是小孩子穿的,也不是姐姐刚才换的,心里一猜就知道肯定是妈妈换洗以后留下的。张文想到这,心跳不由得有些加快,将那湿漉漉的小内裤拿到鼻子下一嗅,即使已经泡过水了,但似乎还能闻到妈妈那清香成熟的味道。

    再仔细的一看,中间居然有几根乌黑柔软的体毛,一弯一曲的,不用说都知道是什么部位的。张文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颤抖着手不由自主的拿到了眼前,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根看似普通但却像有无尽魔力的体毛,忍不住轻轻的将它含到嘴里舔了起来,虽然没什么味道,但张文却感觉十分的刺激。

    就在张文沉浸在遐想的世界里,幻想着她那丰润成熟的身子,甚至脑子开始想像自己和她交欢时到底会是怎么样销魂的感觉,正情不自禁的把那体毛放在嘴边忘情的舔吸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小丹惊讶的声音:「哥,你变态啊,怎么舔那东西啊!」张文猛地回过神来,一回头见妹妹手里拿着一碟咸鱼干,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大眼睛里满是吃惊和错愕的神色,冷汗马上就流下来了,慌忙把手里那小体毛夹藏起来,按捺住快跳出身体的心脏,强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什么变态啊,你又在这乱喊什么。」

    小丹疑惑的看着哥哥的手,刚才似乎看到了一根体毛,但现在又什么都看不到了,顿时不解的问:「那你在这蹲着干什么?」「小屁孩哪管那么多的事!」张文见她没有继续怀疑,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把妈妈那根迷人的体毛放进了口袋里,捧起盆子从她身边走过,边走边说:「还不是来拿饮料喂你们这群小馋猫。」

    「少装了哥!」小丹跟在后边,突然狡猾的一笑说:「我刚才看到你从妈的内裤上拿了一根毛,而且还舔得很过瘾。」

    「别瞎说,我哪有啊!」张文一听她这么说,顿时就慌乱起来。到底还是被妹妹给看到了,如果被她一顿宣传的话,那自己还怎么在这个家待下去。这两天出了这么多的事,要是再被知道自己拿了妈妈的体毛做猥亵的事,那就真的彻底完蛋。

    「没关系。你不承认也行!」小丹咯咯的一笑后,大眼睛看着开始有些紧张的哥哥,一脸奸笑的说:「到时候我就去和妈妈说,不管她信不信都行,反正人家又没有说谎。」

    靠,你这臭丫头是想玩死我吧!张文暗骂了一句后,想想要是真被妈妈和姐姐知道了,那自己岂不是死得很难看。看着妹妹那得意洋洋的模样,没办法只能低下声来说:「好了小丹,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知道吗?」「为什么啊?」小丹摆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笑嘻嘻的问道。

    张文苦着脸说:「好妹妹,你就答应我,装作不知道好不好啊?」小丹脸上尽是得逞的奸笑,眼见都快走到了房门口,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几眼后,勾了勾手,示意张文凑过去。张文马上乖乖的低下身凑上耳朵,却听到了更让人兴奋和血脉贲张的话。

    「哥,我看你亲姐那地方的时候她挺舒服的,人家要你下次也亲亲我的,你不答应的话,一会儿我就去告诉妈。」

    小丹说完以后眼里闪着精光的看着张文,可爱的童音虽然十分的好听,不过语气里却是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张文看着妹妹那可爱的小脸,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张着嘴一脸吃惊的看着她。没想到妹妹提出的要求居然是这样的香艳,小孩子有好奇心是一回事,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真的想试试还是想捉弄自己?尽管心里十分的忐忑,但脑子里却也忍不住幻想起妹妹那无毛细嫩的小肉缝,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点了点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